第132期

當一天的沙發馬鈴薯

對於現代人而言,「看電視」是一個紓解壓力的休閒活動,隨著歌唱節目、綜藝節目、談話性節目紛紛出現,千奇百怪、令人拍案叫絕、捧腹大笑的內容,就是為了滿足我們這群胃口越來越大的觀眾。

當一天的沙發馬鈴薯

記者 胡乃文 文  2012/04/08

對於現代人而言,「看電視」是一個紓解壓力的休閒活動,隨著歌唱節目、綜藝節目、談話性節目紛紛出現,千奇百怪、令人拍案叫絕、捧腹大笑的內容,就是為了滿足我們這群胃口越來越大的觀眾。


康熙來了 成癮的開始

「康——熙——來——了——」,聽到這首片頭曲,就代表晚上十點的歡樂時光要開始了。《康熙來了》從2004年開播至今,已經進入第八個年頭,我算是在近兩年才稱得上是「忠實觀眾」,因為我幾乎天天都會收看《康熙來了》。即使上大學後不住家裡,宿舍的寢室裡也沒有電視,但我還是會從網路來尋找到我想看的節目。

剛開始我對主持人蔡康永、徐熙娣並沒有特別的喜好,對節目也沒有非常沉溺,只覺得很好笑、看了可以很放鬆。但是後來越看越喜歡,漸漸進入所謂「成癮」的狀態吧!畢竟台灣的談話性節目這麼多,如以前的同一時段還有《我愛黑澀會》、《麻辣天后宮》等節目,九點也有《王牌大賤諜》,十一點則是《大學生了沒》跟《國光幫幫忙》,但唯獨《康熙來了》,是我每天必看的節目。


最近一次看的單元是「男人四十只剩一張嘴?!」來賓的反應和對答讓我在螢幕前忍不住大笑。
(影片來源/YouTube)


康熙來了 轉變的過程

仔細想想箇中原因,我覺得「主持人」是很大的決定性因素之一。並不一定指蔡康永或徐熙娣本身具有多大的魅力,而是他們兩人「組合後」的效果,遠遠超過我所想像的。畢竟蔡康永是作家,之前主持過《真情指數》這種正經的談話性節目;徐熙娣則是以無厘頭著名,所以這樣「書生與瘋子」能擦出什麼火花,也讓我很期待。

剛開始,甚至直到現在,都是由蔡康永掌握主持的節奏、談話的內容,徐熙娣則是不時丟出好笑的話語,為節目增添效果。不過,我覺得自從徐熙娣當媽媽之後,她的角色也有些轉變。原先時常會肆無忌憚地吐槽來賓、不顧形象地搞笑,說話也常口無遮攔,但現在則較為節制,有時候甚至會真情流露、大談媽媽經。現在的徐熙娣多了「母愛」的感覺,攻擊力不再那麼強,辛辣程度有別以往,但對我來說,這樣她更討喜、更真實。

至於蔡康永,儘管他從未將自己定位在「讀書人」的身分,也不認為像《康熙來了》這樣的節目是要給大眾教育意義或生命啟示,但他的談吐仍為綜藝圈帶來一點新意。蔡康永主持時會出現很特別的比喻或引經據典,那些電影或書籍可能都不是我們平常會去接觸的,但他有別於主流的思維,就是他的風格,也讓他獨樹一幟。只是從小家境富裕的他,不時會出現「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和觀眾的距離也因為這樣更遠了。

現在兩人在《康熙來了》的表現已十分自然,互動、對話都很流暢,節奏也掌握得很好。不過徐熙娣因為懷孕,最近由徐熙媛代班,整體的感覺就遜色很多。徐熙媛的風格比較柔軟、優雅,但我覺得這樣的主持人也比較無聊一點,畢竟徐熙媛不是不好笑,只是跟蔡康永的默契還不夠,也不太會主動接下主持夥伴的話,實在很可惜。

徐熙娣自創的「徐老師一分鐘健身操」曾風靡一時,甚至搬上金曲獎的典禮上表演。
(影片來源/YouTube)


來賓與內容 吸睛兩要素

除了上述的特色以外,其實《康熙來了》還有吸引我的一點,就是來賓陣容。舉凡沈玉琳、梁赫群、曲家瑞、小鐘都是節目常客。他們都是很擅長說故事的人,只要主持人適時引導,他們便能創造高收視的橋段、吸引粉絲愛戴。我常忍不住想:製作單位到底是怎麼挖掘到這些人的?真的太厲害了!

另一方面,常常被主持人欺負的來賓也是一大焦點,像是許建國、劉真、郭惠妮、小甜甜等均在此列。當主持人嘲笑他們,他們的反應都很有趣,也幸好這些玩笑無傷大雅,所以才能製造出幽默的效果。

此外,《康熙來了》總是能想到很別出心裁的主題,如「白斬雞男星變身黝黑型男」,就邀請皮膚白皙的男明星將全身塗黑,比較前後的樣貌,在場來賓都哄堂大笑。「為何他們相當堅持留長髮或短髮」則讓男明星戴上假髮,改造後有人像邱毅,有人像海盜船長,連我在螢幕前也忍不住大笑。「棒棒堂大戰胖胖堂」請來偶像團體和三個中年藝人組成的團體進行pk賽,懸殊的表現讓人又心酸又忍不住拍案叫絕。


曲家瑞是最近曝光率很高的節目來賓,我也很喜歡他的談話風格。(照片來源/曲家瑞的FaceBook)


觀看節目同時 轉移身分

儘管我是《康熙來了》的粉絲,但因就讀大眾傳播科系,學過的理論與分析過的案例也告訴我觀看電視就是做工、媒體充滿腥羶色、置入性行銷充斥等問題。因此,現在看電視時,也會在無意間思考到這些問題。

身為傳播科系的學生,我的確該在單純享樂之餘,思考電視節目對我們的影響與意義。即使我喜歡《康熙來了》這個節目,但不諱言地,它的商業化、惡質化的確越來越明顯。從美食推薦、景點遊覽到女星舞蹈大賽、性感美照改造等單元,都不難看出背後的意圖,就是要行銷商家與藉由女星裸露、性感的形象來吸引收視率,並透過高收視率得到更多廣告商的青睞,節目收益便能更加可觀。

然而,有時候我還是會忍不住想拋下那些理論與自省,將「觀眾」與「傳播人」這兩個身分分離。我希望自己在意識到這些問題之餘,還是能夠用純粹休閒、娛樂的眼光收看節目。畢竟現代人的壓力很大,當我們按下電視的開關時,只是想讓腦子休息一個小時,讓自己有所遁逃。不過,當節目一播完,我們還是得撿回自己的角色,並勇於面對、並設法改變這些電視圈的亂象與問題。

記者 胡乃文
嗨~我是胡乃文 喜歡: 巧克力、孫燕姿、陳綺貞 討厭: 拍照、香菇、拖拖拉拉
記者 胡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