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期

交易員的一天

我是一名交易員,我每天在賭場穿梭,我拿你的錢賭博,但是你不用擔心,因為你不會察覺這件事,就算發現了你也無能為力。

交易員的一天

記者 陳祐元 文  2012/04/08

早上

七點整,還想繼續睡但是理智告訴我要立刻起床,坐起身子開始新的一天,送報生一早就將今天的報紙放在各家門口,其實我很不喜歡看文字的,我更喜歡在數字間遨遊,幻想自己能夠預測它、駕馭它。例行公事般地刷牙洗臉,這實在是一天中最無聊的事情之一,還好做這些事可以讓我昏沉的腦袋清醒,以應付接下來的工作。

吐司配咖啡、筆電跟報紙,真是完美的早晨,股票最近起伏不定讓我必須時時刻刻注視著電腦,只有房地產仍在這個不景氣社會中逆勢成長,這真是有錢人無恥的玩笑,居然把房子當成大富翁在玩,誰佔的土地多誰就擁有權力,雖然殘酷卻是不爭的事實,若是房子價值可以居高不下,我們銀行的收入一定會源源不絕,這種掌控百姓生殺大權的感覺真好。

一如往常,上班時間路上總是塞滿車,大家都為了生活努力打拼。我喜歡這種車水馬龍的感覺,大家努力工作期望有一天可以賺進大把鈔票,真是資本主義給人的一種錯覺,缺乏社會資本的人根本就沒有競爭機會,不過也還好資本主義不斷灌輸「努力就能成功」這種思想,才不會有人質疑我們實質工作內容是什麼,因為每個人都辛勤工作,根本沒人發現我們拿投資人的錢賭博,就算發現了他們也不會阻止。 

九點二十分交易所已經擠滿了人,距離上班時間剩下十分鐘,我可以看出來旁邊的人各個摩拳擦掌,迎接等一下的大廝殺。這真是一份有趣的工作,每天只需聚在一起賭博就可,膽小的人賭得少、賺得少,我們則是以賭大為優先考量,畢竟這樣才賺得到錢。


證券交易所沒那麼可怕,它其實就像賭場一樣。(圖片來源/Google)
 

開戰

九點半股市開盤,整個交易所瞬間熱鬧起來,交易員四處奔走尋找買賣家,幾個小時前就知道倫敦今天開盤跌了不少,本以為美國會跟著大跌,但是開盤居然還小漲了一下,一定又有投機客挹注大筆熱錢進來操作,這種畸形成長大有問題,與其說我們交易員是幫一般大眾謀福利,倒不如說交易所就是交易員跟投機客的戰場。

當初房地產就是這樣被炒高的,結果銀行看著競爭對手日益壯大,最後也跟著跳進房產泡沫中,事實證明我們輸了,整個房產大跌,股價市值蒸發好幾兆美元。有了這個做前車之鑑,現在公司比較步步為營,因為下錯一步棋可能會全盤皆輸,不過當然也不能太過拘謹,這樣非但一毛錢都賺不到還會害公司賠錢。

不斷有投資人的電話打進來,跟那斯達克交易所(NASDAQ)相比,我更喜歡紐約證券交易所(NYSE)給人的感覺,一種緊張壓迫的氣氛,腎上腺素激發的潛能可以讓我應付各式各樣的狀況。有別於紐約證交所,那斯達克只靠著電話或網路就能進行買賣,根本看不出交易員的實力,在紐約證交所才是我的天下,在這裡我才能充分展現實力。


激烈的交易才有挑戰性。(照片來源/Google)

 

下午

中午十二點一過,倫敦市場收盤,股市逐漸走低,投資人一見苗頭不對,趕緊開始賣出股票,而我則是依照多年經驗,盡量替公司在最低點買到股權。

在金融業行走八年了,看過無數的投資人,幾乎所有人都是買高賣低,讓我不禁懷疑起這種現象是不是人的天性?投資人看到一支股票開始上漲就會選擇去買它,但是事實擺在眼前,在它漲的時候去買一定會買到高點的,當股價開始下跌投資人又大量拋售股票,這樣不就穩賠不賺嗎?這麼簡單的道理,投資人就是永遠不了解,所以不要怪我們拿他們的錢賭博,畢竟這麼簡單的道理都學不會,投資人有什麼資格說我們這群華爾街天才呢?會提出意見都只是在放馬後炮,沒人會在事前就自我反省的。

從我大學時就認定金融業才是世界的趨勢,想要在這個世上站穩腳步一定要有錢,而最快致富的方法就是進入華爾街。我以前是唸理工科的,照理說跟財金完全沾不上邊,但是因為後來看了很多書發現到理財的重要,才開始進入金融界,而且我發現金融界是個半虛構的東西,大家每天在交易的商品真的有投資人、交易員等,但是交易的東西往往看不到也摸不著,有點像是半實體化的電玩遊戲。

還在思考這些事情時已是四點整,一天的交易結束,滿地雜亂的交易單,真是相同工作心情大不同,交易成功的人意氣風發,等著拿到最佳員工的表勳;慢了一步的交易員則垂頭喪氣的看著股市看板。不過氣餒的心情也只有當下,因為這不過是眾多賭盤中輸掉的一局罷了,每天的輸贏都是重新計算的,晚上收拾好心情明天又要再度踏入這個賭場。

四點鐘下班只是股票交易結束,隨之而來的是要看東京股票市場有什麼變化,以及歐洲有什麼新的動態。以前是不用理會亞洲市場的,但是隨著中國崛起,亞洲市場越來越重要了,這些亞洲人對於數學既謹慎又細心,已經是塊不能忽視的市場,全球化有好有壞,好處是讓我們可以更容易賺到其他國家的錢;壞處是有更多的競爭對手虎視眈眈。


每天的工作就是在眾多交易員中脫穎而出。(影片來源/YouTube)

晚上

洗澡讓人可以好好思考,我總認為在金融業待久了就像染上毒癮,看到好時機一定要賭一把,似乎不賭就會全身不舒服。在金融業最有趣的是,我們賭的都不是自己的錢,總是有投資人會傻傻的奉上錢財,希望我們幫他們賺錢。真是愚蠢的想法,如果我們沒有先賺夠怎麼輪得到他們來賺?還好一般人不知道這件事,交易員也不會「好心」到去提醒投資人。

這個世上愚蠢之人佔多數,不過也還好有他們社會才能運行,還好有他們股票才有價值。一般人看到我們拿他們的錢去賭博應該會阻止,但是大家似乎都默許這個行為,只要能賺錢就不會有人提出問題,要封住世人的口真是太容易了,我們只須提交每季的報表,只要呈現上升就會有大票投資人蜂擁而至。

躺在床上我想著我的工作,每天這樣豪賭好像不太好,有時候一不小心就損失好幾十萬,不過虧損這種事就交給高層去處理,距離上一次金融海嘯已經過了四年,最近各家銀行又有越賭越大的趨勢,搞不好哪天又會發生一次金融海嘯,不過我只是一名交易員,以公司利益為前提做的事一定不會錯。在心裡這樣告誡自己後,我閉上眼睛等待明天在賭場上繼續廝殺。

記者 陳祐元
我喜歡攝影跟拍片:) 而且不管課業重不重 都希望可以把歡樂帶給身邊的所有人~ 希望大三可以越變越強!  
記者 陳祐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