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期

林以涵 打造台灣社企網站

兩個月前,一個嶄新的社會企業交流平台上線,分享豐富的社會企業新聞,解釋社會企業如何用專業的管理達到服務及改變社會的目的。這個平台是一個26歲的女生,憑著一股想讓更多人知道社會企業意念,從無到有實現了夢。

林以涵 打造台灣社企網站

記者 許鈺煊 報導  2012/04/22

兩個月前,一個名為社企流的網站悄悄上線,它是個嶄新的交流平台,分享豐富的社會企業新聞以及相關文章,解釋社會企業如何用專業的管理達到服務以及改變社會的目的。這個平台不是由任何企業以及基金會建立,而是一個26歲的女生,單純的認為台灣應該要開始認識社會企業,於是從無到有實現這個夢。


社企流活動,林以涵(右一)擔任主持人請教專家社會企業的趨勢。(照片來源/許鈺煊攝)


每個經驗都推著她走上這條路

林以涵從外表來看跟一般上班族女生沒什麼不同,剛出社會有一些工作經驗,對自己的未來抱有很多期望,也想嘗試許多可能。她在25歲生日的時候告訴自己:「就這一年,我要找尋我真正想要做的事情。」林以涵畢業於政大公共行政系,之後赴美念公共事務研究所,雖然一直念政務相關的學系,但林以涵從沒想過要進公家機關工作,「我們同學會大家都會狂聊最近升幾等、福利怎麼樣。」林以涵對這樣的生活沒有興趣,反而因為從小就喜歡做許多志工服務的工作,未來也立志進入非營利組織工作,希望可以用自己的力量讓社會變得更好。

這樣的種子埋在林以涵心中,因緣際會而發芽。在大學時,學校把非營利組織管理的課程安排進公共行政系,讓林以涵開始接觸她感興趣的部分。在美國念研究所時,學校也將原本應該放在商管學院底下的社會企業管理挪到公共事務領域來修習,「要是學校沒有這樣排,我應該就不會接觸到這門學問了,因為我自己平常也不會主動去修商管的課。」

一切就像是安排好的一樣,林以涵在過去的人生中,每一個經歷過的事情都將她推向現在。讀碩二的時候,她開始幫一家美國的社會企業顧問公司工作,提供社會企業需要的協助以及知識,告訴他們如何寫一份好的企劃或是找到資源。因為這個工作經驗,讓林以涵對於社會企業的資訊十分敏銳,也見識到許多美國的社會企業運作的方式,可以帶回台灣分享。


小小夢想全世界支持

回到台灣後,林以涵發覺台灣的社會企業環境很不成熟,幾乎很少人知道社會企業的概念,社會企業家之間的交流也不多,大家各自在台灣不同角落做自己的事情。當時林以涵便開始發想,如果有一個平台可以讓大家更理解社會企業,也可以讓企業家彼此交流,就可以讓社會企業的理念分享給更多人,最重要的,這個平台必須要是中文,大家不用再一直去國外網站查資料。

經過多方諮詢,林以涵得到許多社會企業前輩的支持,當時她還是繼續在幫美國的公司工作,她的老闆也支持她,除了繼續請她在台灣幫忙公司,也會將搜尋到的亞洲社會企業資訊跟她分享。「如果不是因為工作的關係還有這麼多人的幫忙,也沒辦法成就這件事。」林以涵笑著說要是她是一個上班族,沒有一個這麼有彈性的工作,那一定沒有時間弄網站。也因為這份工作,讓她在經濟以及知識上都可以有很多資源支持網站建構與管理。


社企流編輯團隊第一次舉辦對外活動,邀請許多專家來進行分享。(照片來源/許鈺煊攝)

社企流的編輯團隊總共有六人,林以涵是總召集,其餘五人都是她之前認識的朋友,主動協助社企流的建置。每個人幾乎都沒有這方面的背景,都是邊做邊學。六個人沒有拿任何薪水,從網站建構、內容設計到文章撰寫和辦對外活動,都是大家合力完成。社企流從上線到現在兩個月,內容已經十分的豐富,也累積了兩萬多個瀏覽人次,這個團隊的力量不容小覷。


社企分享循序漸進

社企流目前的內容以淺層的知識介紹為主,定期分享關於社會企業的案例,也有專欄作家會發表自己的想法。林以涵發現,目前台灣人對於這方面真的很不熟悉,所以會先分享較簡單案例跟文章,希望下半年可以開始發佈比較深入的探討。

「希望大家以後想到社會企業,會第一個想到社企流。」這是林以涵對自己的期許。除了將概念帶進台灣之外,社企流也希望鼓勵台灣社會企業彼此交流,網站上做了一個社企地圖,將台灣較為成功的社會企業放在地圖上,讓更多人可以知道,也讓企業彼此交換經驗。


社企流網站上的社企地圖,上面的電燈泡為社企流的Logo。(圖片來源/社企流)

「我覺得我現在生活很容易隨時隨地都會想著社企流要怎麼發展。」雖然不是全職的工作,但林以涵已經離不開這個她用心呵護的樹芽,覺得自己永遠都離不開社企流了!網站架設之後,她也常收到讀者的信件,感謝他們創立了社企流,讓大家可以知道更多相關知識。

當初林以涵在美國工作,幫助了許多美國的社會企業,但她更想回來台灣貢獻一己之力。這三年的工作經驗讓林以涵開始成為社會企業的專家,她也希望用她的專業,帶給台灣社會不一樣的改變。

未來會長什麼樣子?社企流會走到哪裡?林以涵笑著表示她想要再看看,未來還有許多可能,26歲這一年她決定要把社企流弄好,27歲要做些什麼?林以涵自己也是充滿期待。

記者 許鈺煊
言午金玉火宣,我的名字奧妙在他都是兩個字組成的! 常常有人問我,為什麼是火部的煊? 「因為我的命中缺火,所以要加上去」 「哈哈哈感覺加太多了」 沒錯,我就是有一團火在心裡燒著,想要照亮黑暗的角落。
記者 許鈺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