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期

貓奴文化面面觀

不同文化中,貓咪的象徵意義不盡相同。華人社會畏懼黑貓帶來厄運,尤以「四蹄踏雪」為最;西方國家一度認為貓是女巫化身,乃不祥之兆;古埃及文明則曾將貓視為神明般地崇拜。近代有一群自稱「貓奴」的人,將寵愛貓咪視為天職。
讀取中

貓奴文化面面觀

記者 王俐文 文  2012/04/22

不同文化中,貓咪的象徵意義不盡相同。華人社會畏懼黑貓帶來厄運,尤以「四蹄踏雪」為最;西方國家一度認為貓是女巫化身,乃不祥之兆;古埃及文明則曾將貓視為神明般地崇拜。近代有一群自稱「貓奴」的人,將寵愛貓咪視為天職。

讓我們看看,貓奴究竟有哪些異於常人的特色。

記者 王俐文
嗨,我是王俐文,沒有綽號,我覺得這個簡單的名字就是最真實的自己。我在台北長大,來到風城念大學。習慣於台北快速的腳步,在交大這個讀書風氣盛行的環境,也不由自主地會把課表以外的行程填滿。 我喜歡影像,喜歡文字,喜歡新奇東西的味道,對我而言,很多東西都有值得回味的地方。用鉛筆勾勒美好的景象,花上一個下午用雙手完成一件作品,是我的興趣。有人說,我是個安靜的旅人,手巧而心細、心細則眼利,雙腳帶我去過的地方,會沉澱為靈感的基石。因為愛上拍攝各地的老房子,近來我對美的定義,漸漸轉為斑駁的磚牆和角落的那株雜草。 在傳科系念書是一個充滿起伏的挑戰,新聞稿的時間壓力和自己對作品的要求交織成密密麻麻的大學生活,偶爾對著路邊的貓咪傻笑放鬆心情。對我而言,人生是需要不停奮戰的長假。  
記者 王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