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期

黃五妹 與自然共生

笑容可掬的黃五妹,散發十足的親切感,翻著一頁又一頁的舊照片,彷彿過去的歷史與記憶也跟著被翻閱,穿越50年的時空,娓娓道出關於中興新村的光陰故事。

黃五妹 與自然共生

記者 林彥伶 文  2012/04/29

上午,春天和煦的陽光從樹葉間的縫隙灑落,老人家在樹蔭下做運動,小孩子在一旁玩耍,怡然自得的悠閒構成一幅溫馨的圖畫。穿越蜿蜒小巷,高大的松樹成為最明顯的地標,推開年代已久的紅色鐵門,來到黃五妹的家。


笑容可掬的黃五妹,散發十足的親切感。(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初來乍到 中興新村

有著一頭蓬鬆捲髮,笑容可掬的黃五妹,散發十足的親切感。黃五妹從櫥櫃中拿出相簿,翻著一頁又一頁的舊照片,過去的歷史與記憶也跟著被翻閱,彷彿穿越50年的時空,回到南投中興新村剛建村不久時的模樣。

黃五妹描述1950年代,台灣的國民政府與中國政府之間的局勢仍相當緊張,省政府為了疏遷避難之需、緩和中央的緊張氣氛並分散風險,在南投規劃大型的造鎮計畫。在這樣的時空背景下,政府建造了新的政治中心──中興新村。當時,擔任省主席的嚴家淦相當鼓勵台北的公務人員搬遷到中興新村,中央政府也允諾會給予來此地的公務人員宿舍居住。

黃五妹的丈夫是公務人員,那時一個月領的薪水相當微薄,大約只有幾百元的薪資,還要撫養3個子女,生活過得辛苦。為了增加更多經濟收入,黃五妹的丈夫還曾參加台灣農技團,遠赴中南美洲的邦交國家指導農藝技術。因此在國家提供優惠條件與鼓勵的情況下,黃五妹一家人於民國52年底,從台北搬到了中興新村的光明里。

黃五妹剛到中興新村時,中興新村仍處於建村的階段,許多公共設施與國家宿舍尚未建置完成,大部分的空間也都還是一片旱田。黃五妹說:「那時候的中興新村幾乎沒有馬路,旁邊都是蕃薯田、甘蔗田,到處都是雜草,很偏僻的!」但在省政府的規劃下,中興新村逐漸從旱田變為一座充滿綠樹的花園城市,一座公共設施完善、生活機能完整的新市鎮。之後台灣與中國並沒有發生戰爭,更沒有飛彈攻打台灣,而黃五妹在中興新村一住就是五十個年頭。


黃五妹翻著一頁又一頁的舊照片,娓娓道出關於中興新村的光陰故事。(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花園城 充滿綠意

中興新村這塊土地因省政府的疏遷計畫,使原本來自中國大陸的許多公務人員陸續搬遷到此定居;也因這樣的機會和時代背景,讓中興新村融合來自中國大陸不同省籍與台灣各地的居民,共同組成一個生活聚落,發展其特殊的公務員文化。黃五妹表示,雖然大家來自於不同的故鄉,但大部分的人都是公務員,彼此性質相近,鄰里間沒有隔閡,彼此相處融洽。她笑著說:「中興新村的環境讓人覺得很舒服,人也很單純,人跟人的距離很近,大家一起生活都很快樂。」

在中興新村生活,除了人與人之間很親近之外,人與大自然的關係也相當緊密。以英國花園城為概念打造的中興新村,在造鎮時就規劃了完善的綠化工作,大量種植各樣樹種,讓現今中興新村的公共空間隨處可見綠樹成蔭的情景。另外,宿舍區的房舍大多有庭院可讓每戶人家種植花草,這樣的環境也讓黃五妹覺得相當理想。黃五妹的院子就像小型的農場,充滿豐富多樣的物種,形成一個活潑的植物園生態,對她而言,每一棵花草樹木都相當珍貴,向人介紹院子裡的植物時,黃五妹更不時露出欣喜的笑容,還笑著稱自己為「李家農場的場長」。

由於黃五妹的丈夫先前在省政府農牧局任職,在一次出差時長官送給他兩棵松樹盆景,日子久了,因盆景的環境已不適合松樹生長,於是黃五妹便將它們放入院子的土壤裡自由生長。一轉眼30幾年過去了,原本在盆景中的細小枝苗在她細心地照料下逐漸茁壯成蔭,長成青翠高大的松樹。但因為中興新村的宿舍多是僅有一、二樓的低矮房屋,鄰居擔心夏季颱風來襲時,若高大的松樹因強風而倒下,會造成附近住戶安全上的威脅,於是在幾年前鄰居曾建議黃五妹砍伐種植多年的松樹。


原本在盆景中的細小枝苗在黃五妹細心地照料下逐漸茁壯成蔭,長成青翠高大的松樹。
(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起初,黃五妹相當不捨,因為對於這兩棵已經相處超過30多年的松樹,她已有深厚的感情,院子裡的松樹就像是她的家人一樣。但基於附近住戶的安全考量,她還是決定請伐木工人將松樹砍掉,砍樹的當天卻發生一場意外,因工人沒有做好安全措施,在上半段的樹幹倒下時,工人也跟著從樹上摔落,也讓砍樹的工作暫時停擺。


保留美好環境

砍樹的意外發生後,黃五妹到歐洲旅行跟著旅行團來到德國的黑森林,黃五妹描述,當她看見黑森林的林木時,她感到很驚訝:「這不是我家院子裡的樹嗎?我花了這麼多錢和時間飛到德國就是看我家的樹!」德國黑森林大部分的樹種為松樹和杉木,因工業化和農業開發導致森林比率快速下降,近年德國開始著重環保而加強恢復造林,保護黑森林的林木。那次的旅行,讓黃五妹更加重視與珍惜院子裡的松樹,回國後她也決定再也不砍樹了。

黃五妹覺得種樹除了對環境好之外,也帶來許多益處,她說:「樹提供我們清新的空氣,樹蔭形成的天然遮蔽也讓夏天涼爽很多,感覺比較環保,種樹挺好的!」她選擇尊重樹木生存的權利,也珍惜植物為人類帶來的舒適的環境,黃五妹表示,在她的能力範圍內,她會盡力保護樹木、與自然和平共生。


種植30多年的松樹就像黃五妹的家人。黃五妹希望在能力範圍內盡力保護樹木,
讓樹自由生長,人與自然和平共生。(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中興新村在1998年省政府虛級化後,許多景觀和公共設施也因疏於管理與照顧而荒廢。前幾年為了避免落葉造成環境髒亂,省府單位基於環境衛生考量砍伐中興新村的樹木。但她認為中興新村從旱地變為綠樹成蔭的環境,多來自前人所做的努力,因此黃五妹覺得中興新村的綠化環境被破壞相當可惜。

回顧中興新村今昔的樣貌,精省後的昔日榮景與政治風采不再,黃五妹覺得中興新村的過節氣氛與先前有明顯的落差,特別是在國慶日的時候,以前的日子總讓她特別懷念,「中興新村在光復節到處都插滿國旗,很多外縣市的人都會來這裡,晚上還有國慶煙火,那時候很熱鬧的!」現今,剛建村時來到此地的第一代公務員已逐漸凋零,年輕人口也外流,使得中興新村失去了以往的活力,黃五妹無奈地說:「現在中興新村冷冷清清的,都變成『老人新村』了。」

五十年漫長的歲月過去了,黃五妹看著中興新村今昔的起落,從建村到精省,再到近幾年中部高等研究園區的開發計畫,將近80歲的黃五妹面對中科的進駐,她期望中興新村在未來仍能保有原本舒適、純樸的環境,並維持好的景物留下中興新村建村的時代意義。


五十年漫長的歲月過去,黃五妹看著中興新村今昔的起落,
她期望中興新村在未來仍能保有原本舒適、純樸的環境。(照片來源/林彥伶攝)

記者 林彥伶
我是奇異果的忠實愛好者噢! 喜歡到處走走唱唱歌, 最喜歡的詩人是鯨向海, 如果能再長高十公分,我就心滿意足了!
記者 林彥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