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

《經過》─不間斷的過去與未來

勾勒片中以故宮為故事主軸發展出的角色關係;觀察片中提到的故宮文物,其深意與現代社會交相映襯後,所產生的微妙異同。

《經過》─不間斷的過去與未來

文/ 彭敬雅  2007/10/07

由故宮出資、國內導演鄭文堂拍攝的《經過》,背負故宮欲擺脫的嚴肅形象包袱,除對故宮所經歷和象徵的歷史、國族意含有所呈現,也強調當下社會現代感,如何精確傳達給特定觀眾、突顯影片價值,而不被打入宣導片票房冷宮,考驗鄭文堂的導片功力。

影片開頭,東部橫貫公路太魯閣秀麗山景映入眼簾,大學時代的男主角東橫(戴立忍飾)與當時女友和女主角靜(桂綸鎂飾)及友人,自在穿梭於山林,風景如畫。乍時南胡聲起,時空換置到二○○五年台北街頭,此時東橫已是一名評論作家,在步調快速的台北生活中,他在一名拉南胡賣藝的盲人面前停步,靜靜聆聽半刻,投了幾枚零錢到賣藝盲人碗中,東橫再度舉步投身匆促都市中。盲人的碗公旁擺放一片厚紙,上方洋洋灑灑八個大字──「人生缺憾 一碗承受」,為故事揭開序幕。

 

 

 

這裡有一個山中的博物館,她本來只是想暫時經過這個島嶼,可是命運卻讓她留了下來。

 圖片來源:《經過》官方網站

 

女主角靜是一名故宮研究員,從小深受故宮老館員阿超伯(田豐飾)口述故事影響,對位在故宮內,收藏第一批運送來台文物的山洞,有著難以言喻的嚮往。然而山洞並不開放,無論靜如何央求,上司仍不為所動。在一次要求失敗時,上司詢問靜:「不過是個山洞,何以如此堅持?」靜沒有正面答覆,只是鍥而不捨要求:「拜託啦,人,都有夢想的啊!」展現她堅定、不願妥協的性格。

 

此時,特地來台尋找蘇軾寒食帖的日本人島(蔭山征彥飾)來到故宮,但寒食帖並未展出,島的失落與對寒食帖的執著吸引了靜的注意。雖然不明白原因,但靜之於山洞、島之於寒食帖,那樣相同的渴望、相同的心情,讓靜想伸出援手。從大學時代便暗戀東橫的靜,與東橫分享此事,卻遭東橫冷漠以對,此刻的東橫因多年感情生變,女友遠嫁他鄉,對生活已不再充滿以往熱情。

 

片中靜與島相約喝酒互吐心事後,喝醉的靜來到東橫住處的場景令人印象深刻。感情、寫作遇瓶頸的東橫,已許久沒有收入,他自暴自棄說出:「反正我這裡的房租等於是妳在付的。」此話引發靜激烈反彈:「一攤死水,人沒老心都老了!」、「心眼那麼小,你離藝術愈來愈遠了!」在衝突中,靜摔破了瓷碗,神智不清的她,仍堅持找到缺角、緊握手心,才沉沉睡去。靜對缺憾並不逃避,就算瓷碗已破、就算東橫不接受她的感情,她仍堅持面對、堅韌向前。這樣的態度撼動東橫,他彷彿被打醒,明白自己不應繼續躊躇、沉浸在過去的缺憾中,應該提起勇氣、勇敢放手、放過自己。

 

有些事物的殘缺,是一種必經的過程,就讓它這樣罷;

人生缺憾,不過是茶餘飯後的一場回憶罷了。

 

影片推演中,不難看出鄭文堂對於符號的用心及深厚的隱喻功力。「東橫」、「靜」、「島」,是《經過》的三大要素:東部橫貫公路代表著那段單純美好、放逐在現實社會之外自由自在的年少生活;靜代表著存放在故宮中涵義悠遠、歷久不衰的文物;島則代表著台灣這座美麗的島嶼。

 

除了細緻的符號,故宮珍藏的書畫也被鄭文堂以貼近的角度、緩慢的運鏡手法呈現在螢幕當中。南宋夏圭《溪山清遠圖》、元代趙孟頫《鵲華秋色圖》,在靜進行研究簡報時,帶出前者緊湊、強烈,後者悠遠、幻夢的深意,彷彿隱含著都市社會急促節奏與山居生活緩慢生息的相異、對立。

 

不同的差異,持續流串在《經過》影片中,男主角迷失、女主角堅定;《溪山清遠圖》、《鵲華秋色圖》運筆不同;以及台北、太魯閣時空對比。片頭由太魯閣景色帶出故事,片尾男女主角在岩石上遠望山川放聲呼喊,收在山。對於都市的描寫,鄭文堂細心琢磨,以故宮地點台北為基點,敦南誠品、雲門舞集等場景突顯出屬於台灣本島的獨特。

 

中國書法在本片存在舉足輕重的角色,西元一○七九年,蘇軾遭小人陷害貶謫黃州,期間以行草完成鉅作《寒食帖》。島從日本遠道而來尋找《寒食帖》,主要因為他在公司被人鬥爭、遭降職,在尋問館員得知《寒食帖》未展出時,失落的島縱身台北街頭,巧遇一場由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創作的《行草》,雲門舞者淋漓舞出水墨靈動,王羲之、張旭、懷素等名家手跡,透過激昂慷慨的樂聲,敲打著島的心靈,鼓舞他不要放棄追尋。

 

片中島訴說這趟來台帶著流放心情,和之前來台洽公感覺很不相同;來到故宮,「安靜」是他觀察到珍藏文物的共同性格,紛亂的心逐漸恢復平靜,透過故宮,島看到最初的自己。靜和東橫決定以簡報方式讓島更貼近《寒食帖》,蘇軾書寫《寒食帖》那樣苦澀、天真、了無牽掛的筆法,最終讓島忍不住掩面哭泣。

 

故事最後,島經過尋找,回到日本;東橫經過失意,回歸以往生活步調;靜的情感好似經過東橫、也經過島,卻尚未有結局。故宮經過台灣,恰巧留了下來,而其實每個人的生命,都正在經過什麼、或已經過什麼;終點在哪,我們無從得知,「尋找」,是繼續感受生命的唯一方式。究竟要以何種心態去找尋生命真諦,我想,不如咀嚼片中阿超伯反覆說的:「記住啊,虛實交替之間,不要有斷點啊!」認真感受罷。

 

記者 彭敬雅
接觸設計是大學以後的事 累積了一些實作經驗後,右腦似乎正逐步開化中 除了畫圖,還很愛寫字 喜歡聽別人說話然後幫他說故事   感興趣的範圍 在於研究社會中人們的思想與行為,文化與認知 很喜歡傳播理論   專長是排版,平面設計,網站設計及多媒體設計 歡迎與我連絡:chingya108@gmail.com 個人網站  
記者 彭敬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