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期

在文學裡撒網的討海人

在一片一片推湧前進的浪潮中,穩健住雙腳,廖鴻基以最真摯率直的眼光,看著在臺灣這艘船,還有旁邊不斷起伏的白色波浪。

在文學裡撒網的討海人

記者 陳思佑 文  2012/05/06

人與土地之間的感情無法分離,人依靠著土地而生、而活、而繁衍,但是卻有一群人,他們依靠著圍繞在土地旁邊的海水生活,每一趟賺錢的旅程都必須駕駛著漁船遠離陸地,在離開陸地的這個期間,有人稱為出征,有人稱為送死,有人則稱為逃避陸地所帶來的種種壓力。而廖鴻基在經歷了之後,便開始執筆寫出自己的一片海洋文學。


廖鴻基在《漏網新魚:一波波航向海的寧靜》書中的作者照片。
(圖片來源/Google)


在文字中撒網

身為臺灣著名的海洋文學作家,廖鴻基從十幾年前就開始執筆,在以〈鬼頭刀〉一文獲獎,獲得注目以來,他做過非常多種的工作,工作性質甚至難以拉上關係,但最後,在友人的建議下,開始了毫無經過寫作訓練的創作,執筆寫出自己一生與浪潮之間難分難捨的情誼,試圖在文章中,與自己的內心對話、與海洋對話,撰寫出如海洋般內涵豐富且具有多面性的文字故事。

這幾十年間,廖鴻基出版了十幾本書,散落著每一次提筆記下的短暫小事。文筆帶有繁複卻真摯的色彩,在美景當前的時刻,用洗鍊與富含想像力的各式描繪,去展現一個似乎看過的人都知道、卻從未如此想過的表達方式,但即使文筆中富含有浪漫情懷,整篇作品的語調卻一直保持著一定程度的平穩、冷靜,宛如在海中即使船隻載浮載沉,卻依舊穩穩顯現於海平線上一端的模樣。

廖鴻基對於海洋的喜愛,也展現在他奔走不遺餘力的海洋保育事業上,《鯨生鯨世》一書,記錄了他與花東外海的鯨豚們難分難捨的故事,生長在花蓮的他,從小就生活在海洋旁邊,長大後甚至自稱為了逃避陸地而上船當船工。在航行過各大洋之後,他最後回到臺灣,為後山外的那一片珍稀寶物奉獻心力。廖鴻基不但成立了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發起了類生態調查計畫,最後更執筆寫作,把一切故事記錄下來。


2011年出版的《漏網新魚》一書,封面的照片與文字皆由廖鴻基親自書寫、繪畫,
每一張圖片都提有一首短詩,非常有趣。(點圖可放大,圖片來源/露天拍賣)


充滿船與鯨豚的海洋人生

《漏網新魚:一波波航向海的寧靜》堪稱是近幾年廖鴻基在奔走各個地方後,停下腳步來回顧、整理的紀錄,隨著時間過去,在整個出版生涯中,免不了會出現幾隻遺漏的「魚」,而把這幾隻遺漏的「魚」重新網起,匯集成一本「新書」,就是這本書的概念。話雖如此,裡頭一貫屬於廖鴻基的筆觸卻沒有絲毫改變,隨處依然可以見到散落的海洋味道,以及在生活中人與人互動所產生的種種情感痕跡。

廖鴻基的每本書裡,都會提到他早年在船上工作的回憶,或許正因為那些在海上的生活,才讓他可以用平穩的心去看待之後人生旅程的起伏。因為在海上獲得的真理,也同樣可以應對在現實生活中。從字裡行間可以察覺的到,廖鴻基的作品,很大部份都是由那些在船上起伏的片段所構成,連他女兒也曾經說過「我爸爸的辦公室在太平洋」,足見他在浪堆裡看見太陽的日子有多頻繁。

另一個構成廖鴻基文章的重要成分則是鯨豚,他長時間投身於鯨豚保育工作,除了調查臺灣東岸的鯨豚分布之外,也時常乘船出去看那群黑潮帶來的嬌客們在海中的英姿。在《腳跡船痕》等書中,一再描寫到賞鯨的景象,有船長與鯨豚們相處的智慧,有遊客見到鯨豚時種種彼此的互動,也有自己在每一次出航工作時的心路歷程。長時間在海上待久了,回頭望向岸邊,同樣思考起了整個國家、人民與外頭這片海洋的關係。


書本中經常出現廖鴻基自己拍攝的照片,這張是作者自己拍攝的海豚景象。(圖片來源/廖鴻基部落格)


魚、漁、嶼

在文中,廖鴻基曾感嘆,「好幾次撥放海邊拍的照片給當地朋友看,發現大部分人不認得他們的海邊」充滿垃圾與廢棄物的海灘是常態,但實際上人們的記憶與現況對不上線,甚至有人完全無法認同自己生存在一座海島上,因為臺灣在世界地圖上雖然很小,但其實臺灣很大。

臺灣不只經濟與觀光要靠海洋支撐,人民生活也充斥著海洋的饋贈,其中又以漁業捕撈獲得的漁獲最為常見。臺灣市場隨處可見販賣漁產的攤販,從小到大都可以吃到魚,這是海島國家的特權,但是人們卻習以為常,沒有去思考海洋資源如何平衡的問題。一年比一年銳減的漁獲量,一年比一年悽慘的捕撈業,臺灣靠著遠洋漁業撐起一片繁榮的景象,卻像是在破壞島嶼周遭的海洋後,不辭千里地去破壞別處來利益自己。


期待把漏網的抓起來

《漏網新魚》一書,與之前幾部作品相比,多了許多講述廖鴻基在平時生活中遇到的小事,即使不一定跟海洋有所相關,但仔細觀察後還是可以見到絲縷相連的脈絡,或許是作者實在與海洋牽扯太深,導致所有的故事看起來都像跟海洋有關,甚至每一本書拿起來都像有濃濃的海味,令人在閱讀當中,會不自覺地沉浸,就好像跟廖鴻基一起搭船出海。

散文的格式裡,夾雜著人生敘事般的小說,這是廖鴻基公認的寫作風格。只是有時也會出現並非以作者觀點出發的文章,這一類的故事使一連串由作者經歷演變成的段落,獲得喘息的機會,從「人」變成「物」,在這其中作者試圖探索它們的看法,而並非只是一味地寫出自己的故事。


廖鴻基的小詩加上繪圖,在文筆之外,透漏了另一面的作者觀點。(圖片來源/截圖自博客來)

文章裡也會出現點綴黑白印刷的圖片,大多數是廖鴻基在行走海岸邊時所拍攝下的景象,少部分是廖鴻基自己所繪的海上風光。結合上他形容海、海上的雲、另一方的海平線……複雜也多樣的海洋面貌也直接建構在讀者面前,在作者帶有理性的溫情語氣裡,不時也會加入台語對話,展現了與鄉土結合的親切感,也似乎展現了那個衰老的行業現今的模樣。

身為臺灣現代的海洋文學大家,廖鴻基不停地反思自己與海洋之間的關係,一本又一本的書就是他的思考紀錄,日常生活中的小事激發了他的靈感,即使這些靈感是屬於那些生活跟海息息相關的人才會擁有的,生活在都市環境的人難以接觸,卻仍舊可以透過閱讀這些作品,碰觸到海洋深層的世界,藉由廖鴻基在各地遊走的經驗,靠自己思考這樣的情境是否真實。他的文章沒有什麼高潮起伏的波瀾,只是像海浪一波一波地打上來,浸濕岸邊的腳,帶來一絲清醒的涼意。

 

延伸閱讀:廖鴻基在聯合文學的部落格──海神的信差

 

記者 陳思佑
依舊磨練當中。 試著學習如何用最淺顯易懂的方式把自己的觀點表達出來。即使腦袋已經跟上或是超越目前進度,仍然想要用最踏實的方法去抓住。 但,人生仍是要有足夠的調味料,我的口味有點重。
記者 陳思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