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

「享受」時尚 「享瘦」時尚?

西班牙禁止BMI值低於18的模特兒上伸展台,PRADA設計師帶頭為"反紙片"宣傳, 時尚界開始吹起一股自然也可以美麗的新風潮,「享瘦」能不能同時「享受」?

「享受」時尚 「享瘦」時尚?

報導/ 呂伯芬  2007/10/07

今年甫結束的米蘭時裝週中,世界知名服裝品牌PRADA第三代掌門人Miuccia Prada首度起用擁有健康體態的荷蘭模特兒拉蕾史東走秀,做出「反瘦」宣示。在此此之前,馬德里時裝週主辦單位也公告,嚴禁過瘦模特兒登台走秀,這項公告引起時尚界一片譁然。「女人要瘦」、「瘦,即是美」等觀念在二十一世紀的社會裡,引發非同小可的質疑與挑戰。

 

從全球時勢反觀台灣大環境,整形美容、塑身瘦身字眼充斥在各商品、媒體廣告、電視節目等,社會整體環境透露出來的氛圍就是「想瘦、享瘦」。女性主義者Wendy  Chapki曾經討論過,美貌與瘦身等文化訊息如何對她自己及其他女性理解「幸福」和「女性化」的想法產生負面作用。而根據東方線上消費者資料庫調查,台灣女性現階段最想要的東西分別是:「美滿婚姻」、「親情」以及「窈窕身材」。從中可以看出社會期望下,女人似乎越來越嚴格地要求自己。

 

社會時空背景塑造女性對自身體態完美的追求,加上媒體影像無所不在,促使女性對「瘦」的極致追求。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張玉佩教授就認為,現今瘦即是美的審美觀,是資本主義下對於奢華的追求。廣告商利用大量的符號和意象將美與奢華、富裕的生活作連結,企圖在媒介傳播過程中影響社會大眾的消費習慣。實踐大學行銷管理學系陳怡雯也提到:「身邊的人喊著要變瘦、電視上的藝人也說要瘦,整個社會好像覺得胖子就是罪,而瘦就是美。」

 

對於女性來說,媒體如同一面鏡子,反射出來的是社會價值下認定的主流美。張玉佩表示,在媒體形塑下,「瘦」是一種身分地位的彰顯,代表不用付出勞力的生活。而曾就讀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的彭敬雅則說,傳播其實存在著商業或其他背後的因素,而把時尚觀念大量傳播。媒體傳播的時尚其實是很主觀的,這也促使現代社會中,大多數的人把瘦和時尚連結在一起。

 

另外彭敬雅還提及,就之前讀設計的環境來說,設計衣服都以人體立檯為基準,造成做出來的衣服尺寸受到侷限,這其實是結構上的問題。「因為伸展台上都要求modle身材不要太過凹凸有致,才不會破壞衣服的原創和美感,瘦和時尚的關連性也就愈來愈強烈。」雖然許多人都高聲疾呼時尚品味不代表名牌,卻從來沒人抗議時尚與瘦的正相關性。時裝衣著出色與否難道不是人的主觀賦予?現今社會不是追求服裝美感與舒適兼具,以人為基礎的設計;而是要求一種近乎折磨人的方式,來展現服裝的美。關於這點,陳怡雯說:「很多衣服真的穿S號比較好看。」

 

女人為了迎合社會要求,瘦了還要再瘦,扭曲的價值觀,造成女人監視女人的局面,交通大學管理科學系陳冠樺說:「每次買衣服,尺寸就那幾種,除了自己難過外,朋友也會不斷督促你減肥。」一直以來我們會認為父權的社會以及男性的凝視造成女人對於體態的嚴格要求,男性權力超越女性,女性必受限制,而對於社會來說,女人是藝術創作的對象,而非創作者。這就如同Naomi Wolff在其書《美麗神話》中提出的論點:文化工業為了滿足人們觀看的樂趣,要求女性必須保持美麗和苗條的曲線,這已經造成女孩與婦女患有精神性嗜食與厭食等飲食失調的疾病。

 

然而在當前極度自由的社會中,女人雖擁有自我掌控的權力,體態問題卻始終纏繞著女人打轉不已。對此張玉佩表示,縱使瘦即是美的觀念與資本主義社會有關,但誠如傅柯所言:「最高的監視單位是自己。」那種幾近病態的節食瘦身,全肇因於個人。

 

胖瘦與美醜之間存在一種微妙的關係,交通大學應用化學系童思頻對這個問題毫不思考地回答:胖的人穿衣服很臃腫,不好看。在他的觀點認為,胖變瘦就是一種想變美的表現。陳冠樺也說,當小腹出現「游泳圈」時讓她感到極不自在和丟臉。「別人會笑你,自己也會很討厭。」由此可知,體態甚至是個連鎖效應的問題,胖瘦與美醜,可能更進一步影響人際關係,童思頻認為人與人交往的第一步通常都是看外表,印象分數上,不論男女,皆以外貌姣好者為優先。而彭敬雅也說,在曾就讀的服裝設計系上,瘦子常會受到很多人的崇拜。

 

陳怡雯說:「身邊的人都笑我胖,減肥成了變美的唯一方法。」而曾因過度減肥而全身無力差點昏倒,目前就讀國立台北教育大學三年級的Esther,對愛美減肥卻不曾有半句怨言。開放的社會,解放的女性權力造就的似乎不是希望得到舒適,反而是對自身更進一步的要求,從面容、身型、曲線,到每一吋肌膚都如此斤斤計較。價值觀的扭曲使得整個社會朝向一種極端精緻化的方向發展,塑型胸罩、束褲束腰、曲線畢露的緊身褲等衣物在設計上,從來不是以舒適作第一考量,精緻、流行和時尚美才是女人們在乎和競爭計較的。

 

這或許不是短時間就能改變的社會狀況,也或許並非所有的女人瘦身都是為了美,不論如何,這種極端精緻的文化短時間並不會從台灣社會消失,誠如張玉佩所説的:「極端精緻從另一個角度看來也沒甚麼不好,唯有走向精緻才有崩盤的可能。」所謂物極必反,在流行文化的社會中,潮流是一波接著一波,當一種流行文化發展到盡頭,隨之而來的必定是更替。

 

台灣從解嚴開始,解除黨禁、報禁到人身自由的逐步開放,女人除了對於自我身體擁有控制權,也希望獲得更多的權力。不管是時尚、流行、美,所有的一切皆與上層階級和資本社會有關,衣服不再是為了保暖,而是一種奢華的象徵,像時下流行的水晶指甲,象徵的就是不用做家事的貴婦。這一切的瘦身風潮,換句話說,女人愛美想瘦,不只是希望能「享瘦」,而是能真正地「享受」。

記者 呂伯芬
我阿!既平凡又不平凡。不會武功,沒有特異功能;卻喜歡標新立異、天馬行空,跳躍性思考的功力無人能及,而矛盾 的性格,更是無人能出其右。簡單的說就是個無厘頭兼搞笑的好奇寶寶。   觀察路人是我的興趣、模仿他們更是我的樂趣。拒絕對「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Say YES!一想到能發現社會不為人知之事,就情不自襟的想放聲大笑。   對於社會現象、女性意識、消費文化到流行文化的探討感到興奮和樂此不疲。總是不斷尋求新的角度來審視亦或是企圖挑戰目前所處的社會,   喜歡旅行,不甘心只是隻寶島上的孤鳥。不愛寂寞,喜歡熱鬧,世界對我來說是個刺激、冒險,充滿未知的遊樂園。從台灣出發經澳洲雪梨、LA、New York到德國,一步步串成的微笑符號象徵我對世界的期待,未來我當然還要不断走下去,去建立一個屬於我的小小版圖。     E-mail:iamjanice601@yahoo.com.tw               iamjanice601@gmail.com Blog:http://www.wretch.cc/blog/bubbles601
記者 呂伯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