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期

我是Jerry 我愛音樂

「我五歲的時候就開始學鋼琴。」現任本勵門樂團KB(鍵盤手Keyboardist)兼鋼琴、編曲老師的葉士平(Jerry),以自信的語氣開啟了他的音樂故事。

我是Jerry 我愛音樂

記者 劉玉蘋 報導  2012/06/03

「我五歲的時候就開始學鋼琴。」現任本勵門樂團KB(鍵盤手Keyboardist)兼鋼琴、編曲老師葉士平(Jerry),以自信的語氣開啟了他的音樂故事。

童年 只有鋼琴

葉士平家裡開錄音室,從小就在CD堆裡生活,有西洋、古典、爵士、電影配樂等。而他開始學鋼琴的契機,是因為爸爸在製作鋼琴教學教材,往往需要對新教材「作試驗」,葉士平就此練起鋼琴。由於家裡沒有電視可以看,不能玩電腦,鋼琴就成了葉士平小時候的娛樂。

「學鋼琴的孩子都不會變壞?」葉士平即是此句話的反例。「我就是叛逆,老師說東,我偏偏要做西。」從他國小一直到國高中的老師,對於葉士平的行為表現都感到訝異與不解。一般人認為學鋼琴的小孩就是品學兼優,因此他的老師們很納悶,為什麼這個小伙子功課不好又這麼不乖?

鋼琴就像是葉士平的兒時夥伴,他不僅對鋼琴擁有極大的興趣,也練出一手好琴。他更認為自己只喜歡彈鋼琴,不想唸書。「既然沒有辦法從課業得到肯定,那麼當我彈起鋼琴來時,我就是不一樣,你沒有辦法看輕我。」葉士平因著鋼琴而產生自信心。

因為他叛逆的性格,不受國中師長的賞識,認為他沒有能力去走音樂這條路,但藉著音樂能力,葉士平受到爸爸鼓勵,以第一名的成績考上淡江中學音樂班。第一任鋼琴老師放任他的學習,當時音樂班主任甚至找了很嚴厲的鋼琴老師來管教他。很幸運地,葉士平就此遇到了人生中的恩師—蔡昱珊老師。

蔡老師為葉士平規畫學習進度,教導許多彈琴技術與技巧,如「觸鍵」,用不同手指部位或是不同力道彈奏,都會產生不同特質的鋼琴聲音。此外,蔡老師也招待葉士平到自己的工作室學琴,扎扎實實地運用每分每秒的教學時間,給予葉士平許多在鋼琴、在音樂上的想法與體悟。


觸鍵技巧之一示意圖。(圖片來源/YouTube)


 

摸索 愛上爵士

受到恩師薰陶之後,葉士平開始尋找自己喜愛的音樂。最早在高中時期,他和學長及同學們組了個樂團,開始玩起樂團來,當時學校同學風靡他們的程度,更甚於熱音社的樂團。可惜後來上大學之後,因為主修鋼琴課業繁重,沒有辦法專心玩樂團,只是跟著朋友,哪裡需要鍵盤手就去哪裡幫忙。

到了大學,他開始慢慢接觸爵士樂,但沒有深入了解,只是覺得這種樂風還不錯。不過他當時倒是很喜歡聽搖滾樂,特別愛慕美國搖滾樂團槍與玫瑰(Guns N’ Roses)裡面的吉他手史萊許(Slash),甚至追隨Slash最愛的吉他品牌,購買Gibson Les Paul的吉他,並且開始練習吉他,研究效果器等。

直到當完兵,葉士平渴望學習爵士鋼琴的意念忽然湧上心頭。但當時爵士樂在台灣主流音樂地位較低,資訊普遍不足,更有許多教室打著爵士鋼琴的名號,但教的卻不是正統爵士鋼琴。葉士平因此很苦惱,只好不斷地聆聽爵士鋼琴音樂,找樂譜,找原文書。然而,葉士平的音樂背景知識卻與原文書上的內容有段落差,使他讀得很辛苦,只好練習書上的一些鋼琴譜例,而索性放棄自學原文書。

後來藉著朋友的關係,葉士平找到台灣知名爵士鋼琴家張凱雅老師,參加了兩次的爵士音樂講習,學習到許多新概念、得到啟發。所謂「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葉士平追隨了不少爵士大師,有來自美國的爵士鋼琴大師奧斯卡彼得森、賀比漢考克和俄國的古典鋼琴大師霍羅維茲。其中賀比漢考克是以古典鋼琴為背景,轉戰爵士鋼琴,所以彈奏出來的樂句或是即興部分,都會帶點古典的味道。葉士平備受吸引,對於這幾位大師的爵士鋼琴音樂產生極大的共鳴,不僅蒐集了好幾套CD、DVD,一聽再聽、一看再看,甚至去學習、模仿大師的音曲。例如模仿大師的左右手,如何搭配不同「觸鍵」技巧,呈現grooving(韻律、搖擺)的感覺


爵士天王賀比漢考克於今(2012)年稍早來台演出的相關報導。(影片來源/YouTube)


鋼琴 編曲 樂團

「音樂這條路不好走。」在回憶那些追隨大師的熱血日子後,葉士平回到現實面,點出靠音樂生活的種種困難。「我不能只彈鋼琴。」葉士平意識到音樂教學市場未來的飽和,認為必須再培養另一項專長技能,因而重拾父親的編曲工作。葉爸爸熟悉廣播電視音樂後製錄音,葉士平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下,很快地就上手,短短三年,編了不下幾十首曲子,更與民俗團體合作,幫忙製作電影配樂。葉士平的編曲才能遠揚國外,被介紹到大陸擔任老師。

不過他也表示這個行業真的不好賺,有時為了編一首曲子,得熬夜兩個禮拜,一直聽自己的作品,哪個樂器該放哪裡,樂器聲音之間的平衡,調整每個聲音的音頻等,花了許多腦力與心力,但報酬率實在不高。至於玩樂團方面,則是以接洽支援樂手為主,他表示台灣有非常多的樂團在分享這個市場,極具競爭性。

談到現實面總有些無奈,但是被問到未來還想做些什麼?葉士平回答「我現在做的其實就是我想要做的,就是鋼琴、編曲、樂團。」在這場音樂人生的歷練中,葉士平從認識、表現自己,到現在他得到了真正的自我。他熱愛鋼琴,所以他教鋼琴;他熱愛編曲,所以他為人編曲;他熱愛和音樂人一起玩樂團的感覺,所以他也玩樂團。

 

記者 劉玉蘋
認為什麼事都好玩,認為什麼事都很有趣, 喜歡學東學西,目前兼職啦啦隊員, 喜歡上山下海,預計畢業就要出國, 雖然不怎麼天馬行空,但也會不時幻想。
記者 劉玉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