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期

後海角時代 台灣電影出路

國片產業以驚人的速度快速崛起,《台灣電影的愛與死》和《台灣電影的聲音》兩本書分別透過影評人鄭秉泓獨特的見解,和放映周報二十六篇電影人的訪談,嘗試理解台灣電影產業的流動和變化。

後海角時代 台灣電影出路

記者 陳奕儒 文  2012/06/03

國片產業以驚人的速度快速崛起,《台灣電影的愛與死》和《台灣電影的聲音》兩本書分別透過影評人鄭秉泓獨特的見解,和放映周報二十六篇電影人的訪談,嘗試理解台灣電影產業的流動和變化。

放映周報是國內第一個以國片為主要討論的電子報,《台灣電影的聲音》整理過去周報中關於電影人的訪談,嘗試藉由他們的聲音,來傳達這幾年台灣電影的發展和未來的展望。《台灣電影的愛與死》是影評人鄭秉泓整理自己過去的評論,嘗試建構出台灣這幾年來電影在產業和文本的輪廓。


《台灣電影的聲音》中的發聲,來自放映周報長期對於台灣影壇的訪談。(圖片來源/Google)

自從楊德昌、侯孝賢等人建立的新浪潮時期末落後,台灣影壇長期陷入低迷,無論在票房上,還是電影本身的定位上都顯得有些徬徨,《九降風》、《海角七號》、《囧男孩》一掃過往的包袱,在影壇發光發熱。鄭秉泓認為尤其《海角七號》的票房奇蹟,開啟了國片的「後海角時代」。


後海角時代

「不要去想風格,去想角色是誰。」 ─導演林書宇。

林書宇在放映周報上曾經提到,他在拍攝《九降風》的過程中,不太在意風格的呈現,反而比較重視故事是否平易近人。鄭秉泓認為「後海角時代」的導演承續「作者電影」的精神,在影片中呈現個人觀點,電影的核心依然放在一個時代土地的關懷,而導演的影片呈現手法,也漸漸轉向故事敘述的方式,試圖讓電影跟觀眾距離拉近。例如《九降風》、《海角七號》和《囧男孩》等在劇情上簡單易懂,而且貼近百羅大眾的生活,因此在票房上得到觀眾得支持。

後海角時代的國片作了許多嘗試。台灣類型電影常常侷限在鬼片和同志愛情片,但《聽說》和《絕命派對》卻跳脫以往的框架,分別以愛情和驚悚類型試圖刺激市場。《不能沒有你》則是以真人真事作為藍本,企圖用父女間親情,來包裝影片背後的社會問題,並藉此吸引觀眾;抑或是的在描述客家故事的《1895》中,重建歷史觀的努力,這些類型電影其實幫助國片,從不被市場接受的藝術電影,慢慢轉型成商業電影。

鄭秉泓認為國片為了票房市場,嘗試添加許多新的元素,是值得肯定的挑戰,但他在書中也同時憂心,導演會過度偏向商業考量,而捨棄或遺忘在創作過程中保持理念,甚至文化主體性和草根性也因此漸漸消失。雖然《九降風》在亞洲的口碑不錯,但許多國外影壇並不喜歡。尤其在深受侯孝賢等新浪潮電影影響的歐洲地區,《九降風》和他們認知的「台灣電影」有差距,甚至有希臘影評人認為《九降風》只侷限在導演個人的情感抒發。這些觀影上的衝突,正也代表新浪潮後過渡到後海角時代過程中的疑慮。


林書宇導演在新作《星空》中,關注在兒童心理層面的需求。(圖片來源/Google)

無論是呈現出不同的電影視角,或是影片手法理解容易程度提升,都意謂著後海角時代國片,導演們努力減少和觀眾的距離,藉此提升票房的可能性,例如周杰倫指導的《不能說的.秘密》,在口碑和票房都有不小迴響。不過並非所有國片在票房上都能得到回饋,例如成本高達五千多萬的《愛到底》,除了標榜港台合作,還打著九把刀和方文山的名氣,試圖創造票房話題,但成果卻不盡理想。


後海角工業面

「台灣電影工業向來被認為是不完備的...。」─導演鈕承澤。

台灣電影產業常面臨經費缺乏,通常不採取商業化的製片模式,大多讓導演統籌整個拍片過程,因此早期國片常具有導演個人風格和觀點,藝術性很強烈,但品質也相對粗糙,而且導演容易過於幻想,導致影片有時不易理解。

後海角時代之前,許多台灣電影人為了擴大國片的格局,嘗試和外國廠商合作,《雙瞳》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雙瞳》由美國哥倫比亞公司投資,全程在台灣拍攝的跨國合作電影,而《雙瞳》當時也以八千多萬票房,稍為提振萎靡的國片市場。更重要的《雙瞳》的跨國商業模式,為參與其中的陳國富、魏德聖和戴立忍等人立下不少基礎。

《海角七號》雖然在製作上沒有跨國企業的參與,但是在演員上也借鏡《雙瞳》,大膽請用跨國演員,邀請日本歌手中孝介擔綱片中的重要配角。後海角時代延續著跨國合作的經驗,港台合作的《彈‧道》、《淚王子》,台德合作的《曖昧》,台瑞典合作《霓虹心》。跨國合作的體驗,讓影片無論在國際視野,還是製作格局都日漸增加。2010年由陳駿霖導演的《一頁台北》則集大成,拍片團隊來自台、美、德和韓國等成員,在商業模式上更嘗試和誠品書局合作,在影片中打造誠品台北的想像。


後海角時代之後

「《海角七號》這個故事很小,...但我放大到五千萬預算格局去作。」─導演魏德聖。

《台灣電影的愛與死》書名的訂定,一方面透露出作者鄭秉泓對台灣電影的熱愛,另一方面他又擔心台灣電影產業變化過於快速,在商業模式的改變下,國片的生存空間是否壓縮,電影的文化精神又是否會因為經濟壓力而變質,矛盾的心絲見於書中在不同時間點的評論,表示整個國片脈絡上對於未來其實也充滿著疑慮。《台灣電影的聲音》裡有不同電影人對國片,都有不同的想法和理念,但大家都不約而同傾向拍出具有規模的電影,代表國內影壇越來越敢製作大格局的電影。

兩本書都是整理過去的訪談和評論,因此在資料上得呈現上都具有時代變遷的脈絡,讓讀者可以很快抓住國片在這幾年發展的歷程,比較可惜的是《台灣電影的聲音》僅停留在資料的整理,卻沒有編者更深入的討論和看法,因此雖然這些台灣電影人的心聲非常豐富,但同時也有些凌亂。《台灣電影的愛與死》也有相同的缺點,好在作者鄭秉泓本身就是影評人,所以在混雜的資訊中,依然可以看出作者想要表明的看法。

記者 陳奕儒
恩恩,大家好 我是陳奕儒 別名搖搖 喜歡搖來搖去 恩恩,就這樣                                     XD
記者 陳奕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