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期

研究所考了沒?

大學生起薪低、工作難找,成為考研究所主因?

研究所考了沒?

報導/ 謝甄芳  2007/10/07

大學生起薪低、工作難找,成為考研究所的主因?

空氣中依舊瀰漫著各式食物和體味,雜夾點冷氣的味道
壓的低低的天花板,擁擠的座位,賣命搞笑演出的老師
破舊的大樓,死沈沈的大學生,苦悶的氣味……

這是劉同學對於考研究所補習班的感觸。

在台灣,問起即將畢業的大學生,或甫上研究所的同學對「為什麼要念研究所」的看法,他們的回答大部分是這樣的:「因為學歷不夠啊」、「找工作需要嘛」。由此顯示,考研究所似乎變成一種流行的壓力而非追求知識的熱情。絕大多數的心態都是──因為大家都在考,所以也跟著去念,因為大家都在補習班,所以也跟著報名。

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的陳群典也坦承,「現在大學文憑不值錢了,大學畢業就像以前高中畢業一樣。而且在台灣工作,第一關看的就是你的學歷」,一語道出台灣教育環境的無奈。

文憑真的這麼重要嗎?根據主計處去年統計,大學畢業生的失業率達到四.三六%,高於整體平均失業率三.九一%。在現今大學生滿街跑,俯首即是的情況下,競爭的壓力讓他們選擇了繼續深造。然而,在兩年深造之後,所學真的比較寬廣嗎?

「就當作繼續尋找一個未知的目標吧,說不定念了之後有什麼改變也說不定」,台灣大學外文系徐同學這麼說,「有點跟著人群走吧」。

「其實還是有一些進步啦,像是簡報能力、英文閱讀能力等等」,交大陳群典說。

「或許吧,我目前所學的科系真的沒什麼,所以想念研究所多學一點」,政治大學政治系羅伊君說。

在眾多的答案中,「追求更高的學問」似乎成了一種瀕臨絕種的答覆。

 

研究所到底要研究什麼?

中研院院長李遠哲在「為什麼要念研究所」一文中曾經提到,研究所和大學的差別就是:大學所學的是人類已知的學問,研究所要探索的是未知的學問。

以上所言無非是教育最高的理想標的,但台灣實際的情形卻是大學高職化,研究所大學化的型態,碩士生是否學習到更高深的學問,似乎不是莘莘學子們所追求的,能夠考上、取得學歷證明,才是最主要目的。

這正是當前教育環境的一個大問題。大學真正該培養的,應該是完整的人格、待人處事的態度,研究所則是對於未知問題的再深造,現在卻本末倒置,將學生訓練成一個個的學習機器,學校也成了職業訓練中心。前陣子新聞所報導「大學生因從事直銷而休學」的風潮,正與現今的教育環境大有關連,因為這些學生將賺錢視為最高目標,認為學校所學相對無用,因此選擇放棄學業這條路。

「大多直銷公司都會講類似的『學歷無用論』,只是洗腦程度深或淺罷了」,曾經從事過直銷工作的麥智堯同學說,「作直銷需要投注大量時間,因此取捨之下會將平常對人生較沒意義的時間拿來作直銷」。

賺大錢、找工作第一,念書是「較沒意義」的事情。

念書的目的變成賺錢,因此學生們煩惱的不是知識學問,而是成績夠不夠高來推甄、畢業後是否能找到高薪工作。台灣的教育環境雖然如此,但是,大學真正能夠學到什麼、研究所能夠研究什麼,或許每個人心中有不同的答案。即便如此,還是有許多人在校園中獲取知識,更甚者,知識之外的東西,所學的深淺寬窄,其實端看個人求知心態。

「研究所所學比較精,也學到較多做事情的方法」交大電子所曾知業說,「當然,動力還是最重要,念得很盲目,最後休學的同學也有」。

「研究所很多東西要學喔」,由交大土木系轉念台灣大學化工所的陳君美說。

「我真的很喜歡念書阿…只是準備推甄考研究把我搞得很煩」,目前正於重考班準備推甄研究所的劉佳惠這麼說。

「認識厲害的人、團隊合作、寬廣視野」,問起交大畢業生蘇心平在大學學到了什麼,他的回答是這樣的,「至於課堂上學到的東西我都忘光光了!」

李遠哲:人生最有趣的事是能做自己喜歡的工作

幾個禮拜前,商業周刊連續兩期的封面標題分別為,「夠膽,才會贏!」、「新草根狀元」,內容提到美國教育部長萊禮說:「二○一○年最熱門的職業,現在還沒有出現」,這揭示著新世代的來臨,代表職場急速變動的潮流。你能想像折汽球也能折出一片天的貧困少年、為了實現夢想而去跑船的商管學生……這些人,都是放棄主流價值,只為成為自我人生的掌舵者不惜冒險犯難的鬥士。

再怎麼熱門的行業,人才總有飽滿的一天,就算得到了也不見得是自己想要的。例如過去冷門的殯葬服務業,有誰會料到竟會名列為去年「月薪成長幅度最大的職業」第二名;又例如現代人愛美的趨勢,突然竄起的指甲彩繪也成為高收入行業;而過去最受嚮往的「醫師、律師、會計師」的薪水,也創下最近四年的新低。

未來固定軌道的消失,職場變動越加地快速,鈔票不會認你的學歷,唯一認的就是你的創意和膽識。或許,念不念研究所並非重點,也不是唯一能夠選擇的道路,重要的是發掘自我的價值和興趣,一旦有了熱忱,條條大路通羅馬,有了興趣,哪怕是工作辛苦,做出特色,成就感就自然而然上來。

「我大學才發現對管理跟理財方面有興趣,所以想轉念相關研究所。」,交大資工系黃照展這麼說。

「念完四年就知道這不是自己的興趣,往後少說至少還有二十年的時光在工作,既然如此還不趕快停損」,交大畢業生蘇心平認為,「我想做有興趣又賺錢的事,work hard, and have fun」。他於交大資科系畢業後,其他同學紛紛選讀研究所,而他卻選擇做想做的事,因為清楚知道自己並沒有興趣。

人生的道路,不只限於研究所。怕麻煩、怕辛苦、怕批評,就什麼事都做不好,唯有熱忱才是關鍵。俗話說:「行百里,半九十」,我們都還在人生的路上繼續往前走,那你呢?

記者 謝甄芳
名字:謝甄芳 喜歡:電影、音樂、創意、設計、影像、收集垃圾。 好奇:消費文化、社會學、兩性議題。 從小國文不好,對作文很沒信心,所以在生涯規劃裡從來沒出現過「記者」兩個字,結果竟然莫名其妙念了傳播。然而,卻喜歡上了傳播的廣納和變化多端,於是開始覺得人生沒有什麼既定的道理,重要的是去學習和體驗。 從小就討厭和大家一樣!所以每當知道世界上其他地方有人正在從事特別或有趣的事情或工作時,我會興奮不已!因為我相信「You Learn Everything, and then forget everything. Finally, you will find yourself.」
記者 謝甄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