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期

氣候大變遷 遷村大考驗

莫拉克風災所帶來的狂風暴雨,衝擊到許多傳統原住民部落,不少部落幾近全毀,必須尋求重建或遷離。然而全球氣候環境的改變,無論重建或遷村,都需要政府及原住民部落好好考量與規劃。

氣候大變遷 遷村大考驗

記者 洪欣慈 報導  2012/06/17

莫拉克風災所帶來的狂風暴雨,衝擊到許多傳統原住民部落,不少部落幾近全毀,必須尋求重建或遷離。然而全球氣候環境的改變,無論重建或遷村,都需要政府及原住民部落好好考量與規劃。

氣候改變 山區居住現危機 

近幾年來氣候環境的改變,使得風災影響變得更劇烈,時常在各地釀出災情,中央研究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主任劉紹臣說到,數十年的氣候變遷研究指出,台灣極端天氣變化越來越顯著,前端的強烈降雨量也較之前足足增加一倍,而這樣的改變首當其衝影響的便是台灣原住民居住的山地區域。降雨增加,加上土地不當利用及開發,早已使山區地質變得脆弱不堪,難以承受狂風暴雨,當颱風一來,土石流沖刷讓多家屋因此損毀,更甚者整個部落都不復存在。

以三年前的八八水災來說,受災最嚴重的區域集中在高屏一帶山區,阿里山、台東也有不少災情傳出,影響到的原住民族群則包含魯凱族、排灣族、鄒族等,許多部落遭受重大破壞,難以繼續居住,勢必需要徹底重建或遷離,而政府在八八風災後,為提供部落居民一個安全的生存環境,提出永久屋實行方案,希望代替中繼屋的概念,給部落一個重新落腳的地方。但一切重建方案的制定太過匆促,不但沒有給部落居民思考時間,政府也未做到全面考量,未了解「遷村」這兩個字眼,對原住民聚落而言的象徵意義。


風災帶來的狂風暴雨,直接衝擊到山區原住民的部落家園。(照片來源/林益仁提供)


遷村 對原住民來說

原住民在台灣島上生存的時間遠遠超過漢人,各族歷史上也不乏因氣候或其他因素遷移的例子,在過去,當遭遇天災,部落居民往往可以憑著與自然共生的智慧,度過災難;當自然力量過大,無法預測及避免時,部落也能在家園毀壞後凝聚力量,根據部落所需的生活條件,來尋找下一個安全的居住場所。但最近幾年環境變動過大,加上種種社會因素,已超出傳統部落的經驗範圍。長期在部落駐地研究的靜宜大學南島民族研究中心主任林益仁表示:「以前的天災沒有這麼頻繁和劇烈,加上現今社會主要建立在科技發展上,並且多一個政府出來管理,原住民已沒有辦法用他們原來的方式去因應生活空間的改變。」

度過莫拉克風災的緊急救援時刻後,部落居民開始思考如何重建家園。莫拉克獨立新聞網寫手柯亞璇,本身也是受災聚落的魯凱族人,在記錄與觀察屏東各地的重建情況時,她發現部落族人本身對於如何重建是有自己的想像與期待,柯亞璇說:「部落的人本來期待是集體完整的遷村,或者是由政府提供一塊地給他們,他們自己可以去規劃住屋及生活空間。」但中央的永久屋政策一下來,原住民對於自己未來住屋完全失去自主權,而且就算是遷移,部落本來的構想也是繼續在山區裡尋找適宜地點,並非是遷至氣候、環境完全不同的漢人聚落,兩者之間的落差,也顯現出政府對於原住民族群缺乏瞭解,並且欠缺溝通。


部落透過招開會議或參加座談,一同建構出希望重建的方向及樣貌。(照片來源/林益仁提供)

之所以不願意遷往政府規畫好的永久屋區域,背後因素有很多,包括文化保存、生計、經濟等考量,加上部落集體移動的概念,若要遷移到永久屋,還需要繁雜的手續,並非每戶都可通過,就算都順利申請到,也不一定可以居住在一起,維持原本聚落的鄰里關係。這樣的離散,對於早已習慣周遭環境的部落老人家來說,感到十分不熟悉,政府顯然並未完整考量遷村對於部落可能帶來的改變及影響。


政府決策 需多方考量

儘管永久屋的決策做得過於匆促,但政府會選擇建址在平地,主要還是考量到後續的居住安全。以環境變遷的角度來看,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主任劉紹臣認為,若以氣候現今的變化來說,並不建議原住民繼續回山區居住,但他也提到,若要部落立即離開原生土地,並不容易,或許可以考慮彈性的政策,劉紹臣說:「除了暑假颱風旺季之外,其他三個季節仍可住在山上,維持原有的經濟生活,等到暑假時再撤離。」只要政府可以提供暑期相關的經濟配套措施,他相信應會成為可行的辦法之一。

阿里山特富野部落的頭目汪念月,在八八風災時家屋全毀,因此也擁有申請永久屋的資格。他說到自己對於永久屋的期待較接近山下的避難空間,並希望能夠將戶籍及財產繼續留在特富野,雖與政府擬訂的方向不符,但現今仍努力爭取。林益仁教授也認為,政府興建永久屋,可以換個角度設計,讓申請居民可以保留山上的土地及財產,在災難時能到山下來躲避,並且採取有償方式,也不會產生違反社會公義的疑慮,讓願意負擔的人來申請,運用貸款或其他方式協助居民負擔,一樣可以達到永久的效益。


永久屋立意良善,但其在實際運用上需要有更多的考量。(圖片來源/公視新聞議題中心)

重建的路漫長,各個受災部落對於重建都會有自己的想法及意見,政府應先提供一個居住空間,來度過災後最困難的時刻,並且讓部落有緩衝時間好好思考下一步該如何進行,進一步與政府作完善的溝通,再來執行。風災即將屆滿三年,仍有尚未完成或定案的部落,待更長期的規劃與協調。而部落也應思考在不可擋的環境改變下,山區居住遲早將面臨危機,但山區與都市兩者各自有其不同的生態特質,如何調適並具備適應新生存空間的能力,尋求更好的生活,部落應開始著手思考與努力。

記者 洪欣慈
 嗨大家好~~ 上大學以後認識我的人都叫我壽壽, 可是其實一點都不瘦呵呵。 生活中的小確幸就是可以吃到好吃的食物, 發自內心綻放出燦爛的微笑! 世界可以很美好,只要你有一雙明亮的雙眼, 喜歡傳科的大家    希望我們能一起到世界的終結: )        
記者 洪欣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