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期

把自己放逐在野獸冒險樂園 

《野獸冒險樂園》由導演史派克瓊斯執導,改編自莫里斯桑達克(Maurice Sendak)經典繪本《野獸國》,將繪本世界抽離紙面重現於大銀幕上,以非現實手法展現一個小男孩誤入住滿奇異野獸小島的故事,同時賦予了所有角色鮮活的能量與想像。

把自己放逐在野獸冒險樂園 

記者 李佩玹 文  2012/09/30

《野獸冒險樂園》由導演史派克瓊斯執導,改編自莫里斯桑達克經典繪本《野獸國》,將繪本世界抽離紙面重現於大銀幕上,以非現實手法展現一個小男孩誤入住滿奇異野獸小島的故事,同時賦予了所有角色鮮活的能量與想像。


圖為《野獸國》繪本。(圖片來源/Google)

生長於單親家庭中的小男孩馬克思,個性莽撞、做什麼事情都隨心所欲,在眾人眼中就是個調皮搗蛋、愛玩的小孩,但在不受控制的行為之外,他在房間裡用各式各樣的小玩具築起秘密基地,在雪地裡巧妙地蓋起冰屋,他邀請姐姐、媽媽加入他的世界一起玩樂。然而,每當馬克思讀自己的心,都感受到在喧囂底下一個人的孤獨。

於是,馬克思在與媽媽的衝突之下奔出家門,搭上鄉鎮邊界一艘詭異的小船,乘風搖曳抵達了─野獸國。長相各異的野獸們內部似乎有著無法解決的問題,為了不被野獸們吃下肚,馬克思在謊言修飾之下,自信無比地當上了野獸國的國王,放出自己心中狂放的小野獸,帶領著大怪獸們在島上生活。快樂時光持續了好一陣子,不過,當國王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某次馬克思的指令遊戲裡,野獸們於過程中發生衝突與不理解,並且開始質疑馬克思的當領導者的能力,小男孩也在這場國王遊戲中,重新認識、發現了自己,找到自我與家庭相處的方式。

《野獸冒險樂園》中的主角之一─卡洛。(圖片來源Google)
 

野獸形象投射 男孩看清自我

電影中的野獸共有七隻,導演善用比喻手法,將小男孩的一部分性格與生活周遭的角色,投射於每一隻野獸身上,把愛與矛盾、和平與衝突的失衡重現於馬克思的眼睛裡,讓小男孩面對野獸們的互不理解,也同時試圖讓馬克思明白自己只是失去了理解的真實世界。其中和馬克思最親近的野獸─卡洛,是和小男孩本身性格最貼近的角色,卡洛的願望是希望每一個人都快樂,野獸國的大家全都住在一起,擁有祥和美好的世外桃源。而馬克思其實也一樣,一個小男孩的願望就是期待一個大家一起玩耍,無憂無慮,且沒有人感到寂寞的世界。

而片中,與野獸卡洛關係一直不明確的另一隻野獸KW,既像是戀人但又更像是家人的設定,讓KW與卡洛的關係線,像是馬克思與姊姊、與媽媽、與失去的爸爸間問題的再現。舉例來談,影片中段有一幕為KW在遊戲中玩笑性地踩了卡洛的頭一腳,卡洛因此感到非常憤怒,因為牠認為KW是故意那麼做的,當KW躺平在地上要讓卡洛復仇踩回一腳時,卡洛卻說:「我才不會踩你的頭讓你好過。」就轉身離開了。此時默默站在一旁的馬克思,走到野獸KW身邊輕輕地踏上KW的頭,給KW溫柔的撫慰。導演在此幕細膩的安排,讓小男孩看見最親近的家人往往最常在無意間互相傷害,馬克思也在主動踏出的那溫柔的一腳中,重新接受自己的家庭,對家人釋出善意,且脫離了那隻掙扎不安的野獸軀殼。


馬克思在野獸國裡找到家庭與自我的平衡。(圖片來源
Google)


影像詩意化 想像新視界

《野獸冒險樂園》是一部帶有強烈奇幻色彩的電影,影片色調並非鮮艷濃厚,反而是採用較深沉的調性,將重點放在故事的細節與思緒,不張揚劇本的非現實背景,讓觀眾在灰暗的畫面中,透過主角與野獸的互動來認可這是一部充滿童話味道的奇幻電影。導演表現劇情的方式也偏向詩意化,如片中小男孩誤闖野獸國時,野獸們正為內部的人際問題正議論紛紛,當小男孩撒謊說自己曾經是維京海盜的國王時,野獸們立即拱立馬克思為王,且對於這個國王的要求是─遠離憂傷。一般電影中不會將「遠離憂傷」這樣的精神直接放置至台詞上,但《野獸冒險樂園》同時為具備了繪本的童真與電影的敘事手法,導演將「遠離憂傷」的主意拉到台面上讓觀眾觀看,也提醒了大眾在此句台詞之後,角色所有的行為都是為了遠離憂傷,而在這過程中,需要付出多少代價?最後是否又能成功達成目的?
 

精彩配樂 打造聽覺樂園

野獸樂園絕不能少了搖滾。此片電影歌曲由Yeah Yeah Yeahs女主唱Karen O進行創作,劇中許多曲目強烈的節奏感為電影畫龍點睛了不少,尤其馬克思帶起野獸國嘶吼玩樂、大肆破壞的場景,怪獸們自在地奔跑跳躍,加上大量的人聲吼叫與樂器烘托,為此幕的快樂氛圍增添不少活力。

而小男孩在片尾乘船回家時,《Sailing Home》搭著浪花與馬克思堅定的眼神,在通往現實的路途中添入自由與歸屬的美好。《野獸冒險樂園》中的奇幻感絕對是與《Karen O And The Kids》樂團的音樂相輔相成,在聽覺上的確也打造了一座幻境樂園。

讓心重返童年,因為童年的缺憾與不美好,小男孩才迎向了成長,接受了家庭與世界。這是一部讓現實困境與美麗想像融為一體的電影。

記者 李佩玹
李佩玹。無法停止、卻又無法開始遠走他方的小旅行。 喜愛看電影、讀好書、過好日,尤其愛嚐美食佐一些懶洋洋。 書寫人生吧,如同書寫掉一些無以名狀的心思。 等待被一眼看穿的一瞬,等待把繁世浮誇收納成檀香。   「所有的遺憾,原本都有甜美的來歷。」─羅智成 所以,把遺憾藏在箱子裡翻滾、旋轉、蒸騰吧,那一切就都美好了。    
記者 李佩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