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期

蕭禕涵—理性也感性

從讀了三年的資工系毅然決然轉入人社系,只因為從小的志願就是成為人類學家。不想只讀書上的理論,她決定走出校園看看世界,第一站就是成為泰緬邊境的資訊志工。

蕭禕涵—理性也感性

文/ 賴奕如  2007/10/28

 

蕭褘涵(右)和緬甸山腳下小學的小朋友(左),熱情的擁抱著。                                            照片:蕭褘涵提供

一談到自己的事情總是顯得很害羞,只用三言兩語和打趣的微笑帶過,但是一問到她在泰緬邊境當志工的心得跟遇到的朋友們時,話不但多了,表情也多了。說到和她一起去體驗志工生活的朋友們、在梅道診所教授電腦的學生們、在美索山上偏遠小學裡可愛的孩子們,蕭褘涵笑的很開心,一個接著一個,她告訴我他們的故事;提到那些正在泰緬邊境辛苦生活著的難民、因為醫療設施不足而被迫回家等待死亡降臨,無奈又認命的病人們、以及像她這樣一批又一批的短期志工群,那時的蕭褘涵,認真又嚴肅,充滿見地的話語,雖然沒有明講出來,但的確讓人感受到了那份屬於志工的溫柔和悲天憫人。平衡的維持著理性與感性的天秤,是我給她的最佳註腳。

 在我大二那年,聽人社系來了一個原本是資工系的轉系生,當時感到很驚訝,已經讀了三年怎麼會決定轉系,而且是選擇需要累積許多工夫的人社系,這樣不等於全部重來一遍?我問,蕭褘涵笑著回答我,其實她從小的夢想就是希望能當人類學家,這個夢想也沒有因為時間和學習的壓力而消逝。為了符合父母的期待,頭腦極佳的她在高中時選擇就讀自然組,之後也不負眾望順利考上了交大資工。但儘管如此,努力背誦化學公式、計算微積分難題、寫著C++程式的蕭褘涵,總是會利用課餘時間做些自己真正有興趣的事。

 高中時參加了校刊社,大學時則是第一屆交大文學獎新詩類的亞軍,蕭褘涵從不吝於鍛鍊自己的文筆,現在的她,持續修習著寫作課程。蕭褘涵的得獎作品—「」,光看標題便令人驚艷,仔細閱讀後更發現其中的韻味十足。之前曾在課堂上聽過蕭褘涵發表自己的意見,切中核心而且見解獨特,我那時想,這應該是在理工科系下訓練出來的思維,大膽而且直接,而後閱讀到她的新詩作品和文章,我才頓悟:這個人天生就是讀文科的料!看了很多書,並從中反思更多,所以她的思考周延,文筆精湛,最難得可貴的是,那份關心人文社會的情懷,蕭褘涵比別人多了更多。

 三年的資工系生活,蕭褘涵讀得很辛苦,身體也因此病了。從未放棄過夢想的蕭褘涵,除了資工系的課程之外,她也常常選修人文社會的相關課程,而在修習了簡美玲老師的通識課—性別研究—之後,蕭褘涵終於在大三時下定決心參加人社系的轉系考。這次,她的父母轉而支持她,也希望她能將這條路堅持下去。轉系後讀了一年,問蕭褘涵會不會後悔轉入人社系,她笑著說,「就慢慢念囉!老師都說我是急性子的,但我會走下去。」

 正式成為人社系一份子的蕭褘涵,在今年夏天時也做了另一個重要的決定—成為泰緬邊境的資訊志工。在上了許多人社系的課程之後,蕭褘涵除了學習人文社會學科的專業知識之外,她希望能更加了解這個世界的苦痛和不平等,希望能和那一群有志改善和努力付出的人們一樣,用實際行動為世界發聲。「不想只念書本的理論,而是真正地為這個世界做些什麼」,她說。決定去當志工的理由很簡單,但要成為資訊志工卻不是件簡單的事。

 

美索鎮位於泰國北部的噠府,隔一條河就是緬甸,因此成為緬甸少數民族躲避軍政府的主要地區之一,特別是克倫族人,幾乎佔了美索鎮人口的一半,美索鎮也有許多非政府組織援助這些克倫族難民,提供教育與工作等。              照片:台灣青年數位服務協會

「去之前到也沒想什麼,行李收拾收拾就去啦!」蕭褘涵說。從徵選、復審到錄取,要成為泰緬邊境的資訊志工前必須要經過多次的面談、座談,也要進行嚴格的培訓課程,從二十個優秀青年中脫穎而出的蕭褘涵,在今年八月初的時候,正式啟程前往泰緬邊境—美索鎮(Mae Sot)。

 旅行是件令人覺得喜悅的事情,然而當志工卻不是帶著輕鬆愉悅的心情去享受異國文化的洗禮。蕭褘涵前往美索的時候適逢雨季,潮濕的天氣加上簡單搭建的房子,讓怕濕怕冷的她不禁在心中吶喊:「What a hell!」除了氣候不佳之外,到美索後的兩個禮拜幾乎都是在水土不服的日子中度過,「前兩個禮拜都在拉肚子啊!其實我滿高興的啦,因為想說可以瘦下來!」蕭褘涵笑得很開朗,令人很難想像初到美索的她其實過得不算舒服。

 身為資訊志工,蕭褘涵的工作是在梅道診所(Mae Tao Clinic)註1教導員工使用電腦以及網路資源,希望能藉此讓緬甸難民向世界發聲,「透過志工的幫助提供他們告別邊緣化,往社會向上流動的機會」蕭褘涵在台灣青年數位服務協會blog註2中如此說道。

鏡頭前的孩子開心的笑著,鏡頭後的小朋友也開心的笑了。                              照片:蕭褘涵提供

 除了在診所教授電腦資訊之外,蕭褘涵跟團員們也到緬甸山腳下的小學參訪,但是因為只去一 天,所以也只能教小朋友利用數位相機拍些照片。透過這些小朋友的眼睛擷取下來的鏡頭,純真、無邪沒有一絲心機,更看不到悲傷,停不下的笑容以及對新玩意感到好奇而瞪得大大的眼睛,讓蕭褘涵確確實實感受到「人生生而不平等」的哀傷。她說,這些孩子優秀而且聰明,放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都不會遜色的,但在出生落地的那一刻起,他們父母親的社會地位和環境卻早已決定他們的命運,而我們(志工)又能做些什麼呢?帶著深深的嘆息,蕭褘涵也開始省思身為短期志工的無奈和遺憾。

 「像我這樣的短期志工其實是很無力的,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得到的會比付出的還多」蕭褘涵帶著嚴肅的神情說。因為總有一天要走、因為真正能做的事不多。蕭褘涵甚至自嘲是去「消費」當地難民,從他們身上得到書本的驗證和自身的感受之後便離開,卻也沒辦法為難民做些什麼。

 對蕭褘涵來說,志工不只是去一趟「探視尋訪」的行程,她認為志工能做到最好的事就是,人與人之間善意的接觸之下產生的影響,能對需要幫助的人身上累積正面的力量,或許一個志工沒辦法影響大局勢,但是累積的能量卻能夠讓難民的未來燃起火花。

 從美索回來後的蕭褘涵,還是持續關心著泰緬邊境發生的大小事,不但轉台轉到CNN時會停下留意相關的新聞,也總是記得向他們發送帶著真誠善意和關懷的問候e-mail。「希望有一天能回去(美索)」蕭褘涵這樣告訴我。雖然只待了一個月,但已培養出的感情並非一朝一夕就能消退的,而蕭褘涵悲天憫人的情懷和理性分析的特質,我深深相信有一天她一定會回去,會回去真正做些什麼,會回去感受更多、也付出更多。

 接近訪問的尾聲,蕭褘涵推著滑下的眼鏡,笑笑的告訴我因為她得了淋巴癌,必須休學治療,還好發現的早,幾乎感受不到疼痛,治療成功率也極高,蕭褘涵覺得自己真的是很幸運。沒有怨言也不悲觀,蕭褘涵很努力的過生活。雖然不知道需要治療多久,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在交大校園中再次碰見她,但至少我知道一件事:她一定會慢慢的走下去。

 
 
 
1:梅道診所(Mae Tao Clinic) 是由緬甸難民女醫師辛西雅(Cynthia)所創辦,收留並且照顧泰緬邊境的難民以及病人,辛西雅醫生也被稱為是「緬甸德蕾莎」。
 

註2:台灣青年數位服務協會blog :http://blog.yam.com/tmbit

 

記者 賴奕如
  我是啤酒。 信箱:ekijojojo@gmail.com 也可以叫我賴奕如,可是我一定會愣一秒再回頭。 對申論題不太拿手,因為思考有時候很跳脫邏輯;要我寫自我介紹也很難,因為還在摸索自己。簡單來說,我是個情緒化的人,容易大笑,也容易大哭,連看蠟筆小新劇場版都會因為野原一家人的深厚感情而開始流眼淚擤鼻涕。生平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世界和平。 沒有什麼特殊專長,但是喜歡安靜的觀察身邊事物,習慣關心生活周遭的大事小事。很愛看「一步一腳印」、「草地狀元」這類的節目,因為我覺得市井小民的生活是最多采多姿的。 雖然我現在是個平凡的學生,但是希望未來能夠闖蕩出一番不平凡,身為一個有志氣的大學生,我鼓勵大家不要被自己、被環境侷限住,總有一個地方,是你可以發揮所長,盡情實現夢想的!
記者 賴奕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