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期

畫皮之美 刺青藝術

以身體為畫布,一旦畫上了,無法用水洗淨,也無法簡單地抹去。隨著時代的流動,早期受到長輩反對的行為,如今已演變為一種藝術,一種身體上的藝術,這就是——刺青。

畫皮之美 刺青藝術

記者 廖敏廷 文  2012/10/14

以身體為畫布,一旦畫上了,無法用水洗淨,也無法簡單地抹去。隨著時代的流動,早期受到長輩反對的行為,如今已演變為一種藝術,一種身體上的藝術,這就是——刺青。

 
俄羅斯攝影師Ira Chernova拍攝自己的刺青。(圖片來源/YOKAMEN.cn)


之前 之後

刺青,用帶著墨的針刺入皮膚,而可以在身上繪圖或是寫上文字。又稱「紋身」或是「文身」。

早在中國古代,就有刺青的出現,當時史書記載:「越王句踐,剪髮文身。」到了秦代,在犯人臉上刺字稱為黥面。在歐美國家,有部分的人認為刺青是源於撒旦或是巫術。因此提及刺青這項行為,多數的民眾都是皺眉。但在一些民族的傳統中,認為紋面是他們的文化,也是他們社會階級的一種象徵。有些群體則會認為刺青是陽剛的表現,也是勇氣的代表,因而會為了展現自己,去從事刺青。

早期的社會中,把刺青與叛逆畫上了等號。説到刺青,民眾多數會聯想到不良份子、不受教的孩子,因此更加排斥。但有些少男少女,會為了想要展現自己的獨特性,而選擇在自己身上刺青,這樣的行為卻往往成為旁人的批判對象,一旦有了刺青,生命就像被烙上印記。

刺青這樣的行為,被當時的社會貼上不好的標籤,也認定擁有刺青圖案的人,無論好壞一定是行為有偏差或是叛逆份子。多數的人會害怕在自己身上紋上圖案,是因為害怕外在的眼光與輿論的壓力,如果不想成為社會中不同的人,就不應該去做有別於他人的行為。隨著時代觀念的開放,刺青慢慢從負面的標籤中解放,但仍有多數人被早期的觀念影響。

在觀念的開放後,許多人開始願意嘗試不一樣的藝術行為,也有些人是受到明星的影響,認定刺青是一種流行是一種美。但在沒有完全了解刺青給予的意義時,盲目地選擇刺青只會在日後感到後悔。因而許多刺青師傅開始呼籲,刺青所要代表的是一個意義,一個自己本身才知道的意義,在選擇要去做的時候,就要告訴自己日後不要後悔。

近幾年來,也有人將刺青作為一個主題拍攝成電影,像是楊丞琳主演的《刺青》,以及日本女星吉高由理子主演的《蛇信與舌環》。刺青開始在大眾面前被公開呈現,而不再是一種沉默的存在。


衛生與安全疑慮

現今的社會對刺青行為的接受度提高,因此有些民眾躍躍欲試,想在自己身上留下重要的印記,但有些人會裹足不前,害怕自己在接受刺青的時候,會因為透過共同的針頭而染上疾病。在早期的社會中,衛生觀念並沒有很盛行,容易在長期消毒不足的狀況下,染上透過血液傳染的疾病。由於刺青這項行為在早先就已經被污名化,因此只要它擁有這樣的風險,就容易被放大評論。


刺青的過程。(圖片來源/ASCII tattoo tattoos art generator)

刺青現在所使用的工具是紋身槍,在刺青的過程中,因為容易傷及皮膚而造成血液的感染,如果針頭沒有消毒或是不夠乾淨,容易染上梅毒B型、C型,病毒性感染的肝炎以及愛滋病。有別於先前衛生觀念尚未健全,現在的社會講求衛生安全,許多刺青店都開始使用拋棄式針頭。除了染病的疑慮,刺青也有著另一個潛在的風險,患有糖尿病和甲狀腺疾病的人,因身體的傷口不易癒合,不適合從事刺青活動。

有一些人刺青之後,可能會受到家人的反對,或是自己事後感到後悔,而選擇除去刺青的雷射手術。但有一部分的人因當初選擇刺青的圖案顏色,或是刺青圖案太大,如要用雷射手術除去,比較不容易,有些也有可能會造成後遺症。但多數的刺青是可以消除的,只是除了接受雷射手術之外,也要進行疤痕的消除手術,還要在這些手術之後配合清潔,及塗抹藥膏。受術者也要避免從事游泳、三溫暖及溫泉的活動,這樣皮膚才能回復到當初的樣子。

多數的專家建議,在打算除去刺青時,應該要選擇前往診所或是醫院,不要自行使用刀子割除身上的圖案,以免造成增生性的疤痕,與細菌感染的危險。


刺青藝術大眾化

相較於過去大多數人的反對,刺青已經成為一門藝術。越來越多人可以接受刺青這項活動,並不會看到身上有著刺青圖案的人,就認為對方是幫派份子或是不學好的孩子。從許多刺青的圖案被大量印製在服飾上,或是製作成飾品可以看出,新一代的民眾已經對於刺青逐漸改觀。歐美也有諸多明星、模特兒,選擇在自己身上刺青,並告訴大眾自己的刺青是有意義的。相較於歐美的開放,台灣對於刺青的概念略顯保守,但也有越來越多的台灣明星,會在自己身上刺青。這影響著台灣的人民對於刺青的觀念。

現今也有許多刺青藝術家,與許多品牌合作,把刺青藝術融入時尚。像是刺青藝術家Scott Campbell與知名的法國時尚品牌Louis Vuitton合作推出包款。瑞士手錶品牌Swatch也曾與法國刺青藝術家Tin–Tin和瑞士刺青藝術家Emmanuelle Antille共同合作推出刺青圖案的手錶。

台灣方面,也有時尚設計師黃淑琦與獲獎無數的刺青藝術家吳世民合作,推出以刺青圖案為主線的服飾。在眾多品牌與刺青藝術的結合之外,也有著以刺青圖案為品牌設計概念的Ed Hardy聞名國際,刺青儼然成為一種融合時尚的藝術。


以刺青為設計概念的品牌Ed Hardy。(圖片來源/Online store)

但在把刺青圖案大量地印製在衣服上同時,刺青也成為一種商品,許多刺青師傅對於這樣的現象感到不安。刺青對多數的刺青師傅來說,是一種人體藝術,也是人體美學。因為大量的商品化,讓它轉為一種年輕人的流行代表,反而失去刺青的美學成份。但考量現實層面,也是因為這樣的大量曝光,刺青文化才能擺脫先前的污名化。

刺青時,刺青師傅會判斷,該圖案在人站著時或是坐著時,圖案的形狀是否變形,也會注意把圖案刺在人體時,有沒有順著人體的弧度。如果只是單純地把圖案畫在皮膚上,而不去注意那些細節,圖案會顯得怪異而不夠美觀。刺青師傅都擁有著高度的美術技巧,才能把一個畫作從靜止的物品移轉到人體。

刺青是一門藝術的概念已經在歐美多數的國家裡抬頭,但在亞洲仍無法像歐美國家一樣快速的接受這項概念。為了推廣刺青這項藝術,台灣成立了像是刺客魂、刺青極限以及環球刺青雜誌等,專門介紹刺青這項活動,刺青背後的意義以及它本身的故事。台灣也從2010年開始舉辦刺青大展,推動刺青這項藝術走向大眾,並希望它不再是一個小眾的文化;更從舉辦刺青大展,來激發許多刺青師傅的創作靈感,讓它更為多元,也更能把這樣的美學擴散到社會中。

記者 廖敏廷
我是小敏, 咖啡與音樂上癮者。
記者 廖敏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