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期

真相中的謊言

希敏與丈夫納德在意見相左的情況下,決定離婚,卻被法院駁回。無奈下,她只好暫時搬回娘家,納德則請了看護羅芝照顧父親。然而納德與羅芝的一次爭執,卻意外引發了一連串的風暴。

真相中的謊言

記者 林慰 文  2012/10/14

伊朗對於台灣來說一直是陌生的國家。在台灣最廣為人知的伊朗電影,還是早年感動人心的《天堂的孩子》,然而伊朗電影近年在國際影展上其實早已大放異彩。伊朗新銳導演阿斯哈法哈蒂繼《海灘的那一天》後,憑著《分居風暴》再次為伊朗電影揚眉吐氣,在國際電影展中帶走無數大獎,風靡全球。


《分居風暴》上映以後 橫掃全球三十多項大獎。(圖片來源/Google)
 

《分居風暴 寫實電影

這部片融合了紀錄片的拍攝手法,以紀實的方式平鋪直敘的刻畫了人心的險惡,且揭露了當地伊朗社會老年照護以及中年失業等社會問題。影片中,看護羅芝的鞋匠丈夫桑瑪迪就是個中年失業者,負債累累,衝動且脾氣火爆。

通常配樂在一部電影中的作用很大。好的配樂可以營造,烘托以及渲染氣氛,帶領觀眾進入劇情。但《分居風暴》鮮少配樂,劇情節奏卻沒有因此遜色。導演法哈蒂在處理片中角色細膩的心理刻畫時,多選擇使用特寫鏡頭來交代。

導演以一樁家庭糾紛做為電影開場。為了讓女兒有更好的教育環境,希敏拿到簽證後,選擇移居國外,而丈夫納德卻因無法丟下患有阿茲海默症的父親不顧而拒絕移民。意見相左的情況下,希敏毅然決定申請離婚,卻被家庭法官認為還有挽回餘地而駁回申請。希敏無奈下只好暫時搬回娘家。於是,納德請了看護羅芝照顧父親。然而納德與羅芝的一次爭執,卻意外引發了一連串的風暴。


孝順的納德對父親不離不棄,影片中流露出的父子之情令人動容。(圖片來源/Google)


揭露 醜惡的真相

導演以納德的失智父親作為風暴的導火線。一天納德提早收工回家,卻發現父親被綁起來,還跌在床下,而看護羅芝卻不見踪影。納德感到憤怒,認為羅芝擅離職守,疏忽照顧甚至指控羅芝偷錢。不願被冠上罪名的羅芝也極力辯解,並引起了一場爭執。混亂中,納德把羅芝推出門外,而羅芝跌下樓梯甚至流產。納德也因此被控謀殺,但納德否認對羅芝懷孕一事知情,同時也對羅芝提出傷害父親告訴。

劇中納德認為不是自己造成羅芝流產,而是她脾氣火爆的丈夫,因此為了保全自己免於牢獄之災,他選擇隱瞞知道羅芝懷孕的事實。而羅芝因為需要賠償金為丈夫償債,即使自己也不清楚流產原因,仍硬把責任歸咎到雇主身上,其實良心一直受到譴責,內心掙扎。最後納德態度軟化,但在支付賠償金時,要求羅芝在古蘭經上起誓,虔誠的羅芝在此時崩潰。

整部電影和好萊塢大型片風格迥異。《分居風暴》並沒有華麗的炫技特效,也沒有著名的影星站台,只是默默用緩慢的步調帶出細膩又真實的故事,貼近生活,劇情彷彿發生在觀眾周遭。法哈蒂說他想藉著電影表達的是:「人與人之間,對彼此的判斷有多麼地武斷和錯誤。人們總會放大別人與自己的不同,但是當人們靠近彼此,就會發現我們之間是那麼的相似。」

片中並沒有明顯的誰是誰非,導演也並沒有偏向任何一位角色,引導我們去喜歡或厭惡任何一個角色。在故事中,每個人都有各自的立場與苦衷。在保護自己以及利益的前提下,難免會傷害對方。「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在電影中真實呈現,納德與羅芝都身兼了受害者與壞人兩種衝突角色。電影後半段劇情就圍繞在三個待解的問題上,包括納德是否知道羅芝懷孕,羅芝流產是否納德造成,羅芝擅離職守導致老人受傷是否有錯等。劇情透過法庭的不斷調停、溝通與調查,醜陋真相慢慢被層層揭發。


窺探 面紗下的故事

伊朗的女性議題一直是法哈蒂所關注的。這部電影以兩個伊朗女子的家庭生活故事串起整個故事脈絡,兩個女主角都有很強的戲劇張力。希敏在劇中染了一頭引人注意的亮麗紅髮,這在伊朗傳統社會中是少見的。她為了女兒能獨立自主,丈夫卻不認同而毅然決定離婚。在伊斯蘭教條下,女性抽菸喝酒是不被允許的。然而希敏在劇中因為煩惱丈夫被控告等事,躲在陽台吸煙,在劇中無疑是個伊朗新女性代表。在希敏身上看到了一種極力跳脫傳統框架,勇於表現自我想法的意識,顯示出導演要表達女性渴望自由,不想被束縛的精神。

作爲對比,看護羅芝就顯得相當傳統且保守。她是個十分虔誠的回教徒,對丈夫十分忠誠。在劇中,羅芝瞞著丈夫出外工作,擔任納德父親的看護。但在伊朗,男性普遍不希望妻子出外工作。羅芝不希望丈夫知道自己將單獨照顧一個陌生男子,即使對方是個失智老人。雖然身為看護,但由於宗教戒律因素,羅芝很小心翼翼地避免與老人有身體上接觸。當病人尿褲子時,羅芝感到十分掙扎,覺得與她的宗教有所衝突。僵持半小時之久,直到撥電話詢問確認不會破戒後,才肯安心幫老人家換褲子,可見宗教教條對羅芝的束縛與重要性。羅芝濃濃的傳統色彩,真實表現出了普遍伊朗女性的保守與安定。

電影中演技最令人驚訝的是莎莉娜法哈蒂,18歲的莎莉娜在劇中飾演納德與希敏11歲的女兒譚美,但是卻一點也不突兀,演得絲絲入扣。片中譚美有不少哭戲,最讓人為之動容的是在法庭上,為了讓父親免於牢獄之災,選擇說謊保護父親。離開法庭時,譚美在車上哭泣,她的無助與憂傷讓人揪心。這個眼淚彷彿無聲的控訴,控訴大人讓她被迫說謊,被迫提早成長。小小年紀就要面對父母離異,一連串家庭風暴也讓她身心俱疲。


莎莉娜身為導演的女兒,在電影中也有不俗的表現。(圖片來源/Google)

《分居風暴》片長達2小時之久,觀眾彷彿置身於這一切糾紛中,因此看完電影也略顯疲累。電影最後採開放式結局,兩人將撫養權殘忍地交給女兒譚美決定,法官要譚美在父親與母親中做出抉擇。影片就在希敏與納德等待答案中結束,而譚美最後選擇跟誰,已經不重要了。

記者 林慰
我是一粒沙, 句點王, 白白又胖胖。 我想我是一個矛盾又反复的人。  
記者 林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