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期

愛與夢 在時代裡迷路

領著別人走,帶著隊伍前進,當走回自己生命,帶路的人,卻不小心迷了路。《女朋友。男朋友》故事裡的人,走進大時代的迷宮裡,穿過戒嚴,走出學運,卻走不出自己的命運。

愛與夢 在時代裡迷路

記者 柯佳妤 文  2012/10/14

領著別人走,帶著隊伍前進,當走回自己生命,帶路的人,卻不小心迷了路。《女朋友。男朋友》故事裡的人,走進大時代的迷宮裡,穿過戒嚴,走出學運,卻走不出自己的命運。


《女朋友。男朋友》電影海報。(圖片來源/《女朋友。男朋友》官方部落格)
 

跨時空 用歷史說故事

《女朋友。男朋友》為楊雅喆繼《囧男孩》和《10+10》後第三部電影作品,述說在戒嚴及學運背景下二男一女的春與愛情故事。

電影敘事手法以時間為主軸,以1980為背景,《女朋友。男朋友》橫跨1980到2012三十多年的時空。故事開始於2012年夏天,以取材自2010年台南女中集體脫裙的真實事件做為開端,描述一對雙胞胎姊妹號召全校學生於朝會時脫裙換褲,爭取穿短褲的權力,烘托出整部片衝撞時代思維的基本色調,並藉此點出這對雙胞胎與阿良名義上是兄妹,實際上卻是父女的微妙關係。

在吊足觀眾胃口後,時間軸往前推移至1980年,也就是民國六十九年,三人身穿高中制服、受到學校嚴格的管制,但卻夢想衝破體制,在校刊中放藏頭詩、在操場上辦舞會。至於劇中人物,林美寶,個性倔強、見義勇為、聰明機伶的大姐頭性格;陳忠良,美寶的青梅竹馬,總是穿著一身彷彿可以融進背景的綠,木訥少言、冷靜壓抑,像空氣一般的存在。王心仁,浪漫熱情、充滿理想,學校的風雲人物。而配角許神龍,出櫃男同志,三八的喜劇角色,是主角三人複雜情感的對照組。


林美寶的大姐頭性格展露無遺。(圖片來源/Google圖片)


情感細膩 光影妝點主色調

外表堅強的林美寶,內心卻渴望著被愛與關懷,冀望在動盪的大時代裡,尋覓良人終生廝守。雖然從女性主義者的觀點看來,這是一種父權體制的再現,認為不管多麼堅強的女人都須要男性的保護,但在個故事裡,主角三人間盤根錯節的情感糾葛,卻是由此展開。關於愛與被愛,關於說與不說,關於坦承與遮瞞,三人迂迴曲折的情感,在鏡頭下若隱若現,撲朔迷離。楊雅喆以極特寫的的鏡頭,將人物的表情呈現於大螢幕上,一顰一笑躍然出現於螢幕,無論是對於彼此情感的試探、情緒中隱隱的糾葛,眼裡神韻暗含的孤寂,內心細膩的情感透過鏡頭表露無遺。

在這個橫跨三十年的故事裡,導演以極簡的標示手法告知觀眾時間軸的移轉。配樂部分則由鍾興民大師,重現台灣八零年代的格調與風華。拍攝方面,美籍攝影師包軒鳴以多樣的攝影風格表現出不同的時代氛圍,表達出三個年代的物換與星移:濃郁鮮豔、充滿希望光輝,期盼自由的高中;色調厚重濃烈,追求民主與自由的大學時期,並用長鏡頭詮釋主角三人關係的微妙改變;趨於寫實的色調描繪出社會後的現實枷鎖,與青春時期的飽和色調作區別,並以大量的手持鏡頭捕捉情緒的積累,也使得《女朋友。男朋友》充滿暗潮洶湧的內心戲。

電影敘事以及結構上,導演的精心安排與鋪陳,起初一頭霧水的地方會隨著劇情的發展而逐漸清晰。空白情書就是一個例子,在電影中同一場景出現了兩次,透過觀眾的眼睛第一次是無法看懂的空白,時間軸推移到三十年後,第二次看到三十年前打開情書的那個場景,於是明白,太多的說不出口的話以及的無法回應的掙扎,都在這一幕表露無遺。

導演以這一幕貫穿前後,美寶的聰明巧思,阿良說不出口的無奈,透過這封空白情書展露無遺。如果說穿了,或許連朋友都不是了,所以選擇空白;而在異性戀霸權的社會結構裡,阿良沒有勇氣說明白,只能選擇這種無言,讓美寶在阿仁的熱烈追求下,選擇隱藏對阿良的愛,讓阿仁擁入懷中。表面上看來每一幕都緩慢地進行,但實際上電影情節緊湊,前一幕與後一幕之間都有緊密的關聯,導演刻意大量地留白,考驗著觀眾對於暗喻手法的理解力。


阿仁隨音樂起舞,展開對美寶的熱烈追求。(圖片來源/《女朋友。男朋友》官方部落格)
 

為學運出聲 卻在命運失身 

1990學運時代,從摸索青春的高中生涯進到衝撞體制大學思維,導演似乎以蜻蜓點水的方式說明這一背景,觀眾知道了,但卻感受不到學運應有的張力與高潮,感染不到青年衝撞體制的吶喊。阿仁是野百合學運的重要領導人,透過公共領域,為自由民主發聲。學運鎮暴的前一晚他告訴美寶:「妳不要怕,明天一醒來,台灣就不一樣了,我們就都自由了。」然而諷刺的是,雖然台灣在學子們的日日期盼下,解除動員戡亂臨時條款,跨出了民主與自由的第一步,但阿仁卻在崩解的體制裡迷失方向。

台灣藉由學運走向民主,但阿仁卻因此迷了路。在時代體制裡迷了路,在自由民主裡迷了路,因為太過自由了,因為體制解除了,該往哪裡走?該何去何從?忘記誠實地面對新情感,原先的愛與理想已經不復存在了。藉由過去的胸懷大志、滿腔熱情對比出社會後妥協於現實,屈服於權威的今昔對比。而許神龍的一句:「看到你過得這麼不好,我也就放心了。」諷刺他對美寶給不起、又離不開的自私。


出社會後阿仁對於美寶,給不起也放不開。(圖片來源/《女朋友。男朋友》官方部落格)


電影之外 今昔對比

《女朋友。男朋友》探討三十年之間政治、民主運動下的同性愛情、異性愛情,訴說青年對於政治民主的責任感,也闡述在時代氛圍變形扭曲、無法說出口的愛。

反觀今日,大部分學生對政治普遍冷感,連最基本的公民義務與權利—投票,投票率相較於其他族群也都不高,更別說關心國家的的施政方針,二十年前在中正紀念堂廣場,為民主自由靜坐的學生們,怎麼想也想不到二十年過後,有了被現代人視為理所當然的民主自由後,竟然會產生這種政治冷感,甚至將政治視為公共財,抱著搭便車僥倖心態!

《女朋友。男朋友》在最後,為扭曲的愛情下了「他們都說只有我願意為他吃苦,其實我們都在自討苦吃」的最佳註解。而或許有一天不管是不是愛情,我們也會有阿良「我照到一面鏡子,發現我裡外不是人」的體悟。如何走出時代,走出自己的命運,對於每個人都是挑戰,都值得思考。

 
記者 柯佳妤
哈囉你好~可以叫我嗚嗚:D 所有的神經思維都少了些必須元素 喜歡藍天喜歡白雲喜歡巧克力喜歡旅行 喜歡走走停停吃吃喝喝 喜歡一路尋找所喜歡的 所有的興趣構成是奇怪又莫名的組合 在這裡會試著讓所有的文字都邏輯一些  
記者 柯佳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