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期

踏上一條顛簸不平的菸路

依「成人吸菸行為調查」顯示,台灣目前成人吸菸率約為百分之二十,平均每五位成人就有一位吸菸。吸菸對身體健康不好,眾所皆知。不過,吸菸非犯罪。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吸菸的決定權掌握在自己手中。畢竟,沒有人有權力干涉他人對待身體健康的方式。

踏上一條顛簸不平的菸路

記者 王柔婷 文  2012/10/14

依「成人吸菸行為調查」顯示,台灣目前成人吸菸率約為百分之二十,平均每五位成人就有一位吸菸。吸菸對身體健康不好,眾所皆知。人類的八大死因中,就有六個與吸菸或二手菸有關,包含缺血性心臟病、腦血管疾病、下呼吸道感染,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結核、及支氣管等肺部癌症。不過,吸菸非犯罪,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吸菸的決定權掌握在自己手中。畢竟,沒有人有權力干涉他人對待身體健康的方式。

近年來,有一派聲音質疑,社會好像「反菸」反過頭了。菸害管制的目的,似乎不再單純為了防治二手菸對旁人的傷害,而是為了矯正吸菸這個「偏差行為」。在吸菸本身沒有對或錯之下,這樣不合理的反對情形,讓吸菸者無法漠視。


瑞典男模 Valter Torsleff 吸菸照。(圖片來源/Google)


吸菸概況 前情提要

菸草在歐亞大陸的發展可向前推至十五世紀末期,哥倫布航向新大陸之際。將北美洲印地安人祭祀用的菸草帶回西班牙,這是菸草第一次登陸歐洲大陸。十六世紀,菸草受到歐洲海港城市底層民眾所喜愛,進而傳到中上階級,甚至教廷。

值得一提的是,十六世紀後,教宗烏爾班七世規定「在教堂內或走廊上,嚼菸草、菸斗、鼻腔吸入粉末等形式的吸菸者,將被逐出教會。」雖然此規定在教廷外不具法律效力,卻也是史上第一個禁菸令雛型。菸草在十七世紀後,開始在歐亞各地普及流行,統治者逐漸察覺菸草對人民身心的危害,開始對吸食菸草的人做出處罰與限制。1603年登基的英國詹姆斯一世即公開反對人民吸菸,甚至將菸草關稅提升到百分之四十。

二十世紀後半,反菸浪潮開始出現在國際上各個角落,相關團體組織紛紛站出來強調二手菸對人體的危害,並大力推動室內外公共場所全面禁菸。以加州為例,1998年1月1日,加州立法執行百分百室內公共及工作場所全面禁菸,由內而外,擴大無菸環境。除了無菸環境的擴展,為加強法令的落實,各國也相繼立法,要求禁菸場所負責人或管理人應善盡勸阻責任,違法者亦須課予罰責,如加拿大、新加坡等國。

台灣的反菸運動是由1984年成立的董氏基金會領頭。從影帝孫越帶頭倡議「人人有權拒吸二手菸」,到1997年《菸害防制法》三讀通過並執行,初步規範禁菸場所及禁止菸品廣告。這段期間,不僅立法完成,二手菸的危害也逐漸深植在台灣人民心中。大家開始清楚意識到,自己有權向二手菸說不,而不必默默忍受菸味的困擾。2009年政府更通過《菸害防制法》修正案,實施絕大多數室內工作及公共場所全面禁菸、及增加菸稅等,希望透過菸價上漲,讓民眾能減少購買。

這十幾年來台灣反菸團體的努力,值得被肯定;菸害的概念,被多數民眾所贊同。在這種反菸的氛圍下,生活周遭只要一有人點菸,大家幾乎都會馬上皺眉,無法認同。不過,此種不問是非對錯直接否定的方式,是否也有不盡合理的地方?


反反菸 不一樣的聲音


反反菸群眾齊聚行政院衛生署抗議。(圖片來源/Google)

不甘飽受社會異樣的眼光,吸菸者開始走出人群壓力,站出來表達自己的心聲。2011年,台灣「反禁菸維護社團」號召民眾到衛生署前舉牌抗議,他們反對《菸害防制法》一再限縮吸菸者的權利,也反對社會大眾用歧視的眼光看待吸菸者。這樣將吸菸者汙名化的行為,在他們眼中根本就是「禁菸法西斯」,是一種變相的集體主義。

反菸」應該是建立在保障不吸菸者免於受到二手菸危害的基礎,如果逾越了這條界線,將「不吸菸」塑造成道德指標,反之「吸菸」則是道德的淪陷,那就侵犯了吸菸者的基本人權。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教授魏玓表示:「我覺得這個社會還是要保有一定程度的自由,如果有一個人他不想重視自己的健康可不可以?我覺得是可以的。不能因為個人健康這件事情,去限制吸菸或者歧視吸菸,我覺得吸菸並不是件不道德的事情,只有在他讓不想吸菸的人吸到菸,那才是不道德的,因為你侵犯到別人的權益。」

除此之外,反反菸者對於某些禁菸區的限制也感到不太合理,像是公園、沙灘等較開放的露天空間若也全面禁菸,勢必壓迫到吸菸者的權利。就連反菸人士也認為,這樣的限制確實有些超過,中國醫藥大學醫學系學生王得安談到:「從事個人行為時最基本原則在於尊重且不干預他人行為,吸菸者必須同理非吸菸者對於菸味的拒絕,注意從事吸菸活動的地點。同時,執法單位以及公共空間管理者也應該落實吸菸及非吸菸區劃分,才能使得雙方能在合理環境下和睦共處。」一旦可吸菸區範圍明確,就可以避免反菸人士吸到二手菸。


我抽的不是菸 是哀愁

在反菸浪潮下,社會上還是有許多明星、作家、音樂人等,大方公開自己的吸菸習慣。不論吸菸者是否為名人,菸癮難戒,或許不全是尼古丁惹的禍,吸菸對於他們來說,似乎還有一種情感上的牽絆,獨特的美學氛圍。


王菲的〈煙〉,唱出了吸菸人的心聲。(影片來源/Youtube)

「把周圍的人都趕跑/對我也不好/我知道/我知道/我戒不掉/戒不掉/花非花的情調/心癮叫我無處可逃…」王菲唱的〈煙〉,林夕填的詞,或許吸菸就像林夕在歌詞中所道盡的無奈。吸菸的人知道自己抽煙不好,會影響到身邊的人,但一吸菸,那短暫的空檔瞬間,足以讓自己忘卻煩惱,那種微弱但足夠的撫慰感,讓吸菸的人,捨不得放下它。同樣對菸有所著墨的還有文學才女張愛玲。在她筆下的〈十九根煙的思念〉是這樣說的:「撕開錫鉑紙,煙盒內二十根煙整齊的排列。撕開自己,想念卻如何都無法排列的整齊。點上一根煙,點上心裡的想念。我點了二十根想你的理由,卻找不到一根忘卻你的理由。」點上一根菸,對張愛玲來說,不只是吞雲吐霧,還包含著對愛濃濃的思念及渴望。


張雨生〈沒有菸抽的日子〉,是王丹在學運時期的作品。(影片來源/Youtube)

「天黑了/路無法延續到黎明/我的思念一條條鋪在/那個灰色小鎮的街頭/你們似乎不太喜歡沒有藍色的鴿子飛翔手裡沒有煙那就劃一根火柴吧/去抽你的無奈/去抽那永遠無法再來的一縷雨絲」〈沒有煙抽的日子〉是學運領袖王丹在1989年完成的作品。適逢六四天安門事件,王丹在歌詞中以菸做為比擬,描述當時天安門事件的學生們,對民主的渴望有如菸癮一般,但礙於當前政局的堅持,學生們只能無奈地等待。或許就只有菸,有這種能耐,讓人對於這樣的比擬,有了更深刻的感受。就連張雨生自己也說:「我不想騙你,寫這首曲子,我有著神祕的亢奮和驚異的心情。」

或許菸的害處數也數不盡,但菸的魅力對吸菸者來說,絕對也無盡無窮。在不影響他人的情況下,吸菸不應該淪為道德判定的準則,反菸有理,但吸菸者的心聲,社會聽見了嗎?

記者 王柔婷
我是王柔婷,可以叫我lowlow 希望可以用很開心的心情,完成每篇喀報, 然後學到很多東西,認識很多很酷的人!
記者 王柔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