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期

芭樂芭樂 情歌我最大!

千篇一律愛來愛去的芭樂情歌總是票房保證!?

芭樂芭樂 情歌我最大!

文/ 江柏廷  2007/10/21

 

超級星光大道的參賽者,唱紅了不少本來不為人知的芭樂歌。(照片翻攝自YAHOO新聞)

最近台灣掀起一陣洶湧的K歌狂潮,當中視超級星光大道、華視快樂星期天-校園歌喉戰單元在電視上播出時,一大票迷哥迷姐們立刻準時收看,不但讓收視率節節攀升,心裡想的、嘴裡唱的,全都是這些參賽者唱的抒情芭樂歌。究竟這些所謂的芭樂歌曲有什麼魅力,可以在一片蕭條的唱片市場中,擁有居高不下的票房與傳唱度?

 

芭樂為什麼芭樂

「芭樂歌曲」,從字面上來理解,完全看不出任何端倪,你或許還會說出「為什麼不叫香蕉、草莓歌曲」之類的玩笑話,但其實芭樂兩字是英文ballad的諧音,它源自西方的音樂概念,指的是一種有別於搖滾、金屬樂之外,氣氛較為柔和、寧靜的歌曲類目。Ballad的原意是簡單而清晰的,歌曲內容談的是情感,節奏上則是選用緩慢、柔和的調性,所以能夠貼近閱聽人情感層面的思維,像是日本知名團體小事樂團,也將發行過的情歌集結成一張《Every Ballad Songs》專輯,頗受好評。在此之前,我們尚且將芭樂歌曲想的很美好、很自然。

然而,當這類談感情的慢歌不斷增加,甚至到了濫竽充數的地步後,芭樂歌曲開始被解讀成一些內容空泛、不切實際、虛情假意的歌曲。演唱方面,也毋需掌握太多技巧,只要在歌曲前半段稍加醞釀、鋪陳,遇到副歌時使力飆高音即可。這使得這些歌曲被標上形式上死板、毫無彈性可言等的負面標記。所以當一首你相當喜愛的歌曲,被週遭朋友評為芭樂歌曲時,你可能會語帶憤怒的表示:「哪會,我覺得很好聽!」殊不知Ballad其實是一個被中文化的英文詞,它原先的意涵單純是歌曲的調性與內容,只因為客觀條件而被污名化。況且,芭樂歌曲當然也可以很好聽、很感人,兩者之間並不衝突!

談到芭樂歌曲的定義,還有一項不可或缺的要素,那就是傳唱度與曝光率。相信我們都有類似的經驗:在媒體上聽到一名歌手的慢歌新作品時,乍聽之下覺得很貼近人心,旋律也有高低起伏,瞬間成為心中排行的前幾名,甚至還會迫不及待的前往KTV猛K歌;但是當這首歌在電視上密集的宣傳播出、走在街頭上也不絕於耳時(店家播放、人人傳唱),新鮮度漸漸下滑,不知不覺中,這首歌可能就被定位成芭樂歌曲了。就讀台中市逢甲大學資訊系的趙子驊表示:「芭樂歌就是那種琅琅上口,很多人都會唱的歌。」由此可知,一首歌被界定「芭樂」與否,也跟曝光率(傳唱程度)呈現正相關。「我剛開始還會覺得好聽的抒情歌,太多人會唱我就不想唱了!」趙子驊語帶激動的表示。

音樂市場的不敗寵兒

要說因為傳唱程度過高, 造成芭樂歌曲漸漸絕跡,唱片業者紛紛轉向非主流音樂投資,那是不可能的。儘管「芭樂歌曲」一詞被標上負面的標記、閱聽大眾自我意識強化(可能選聽非主流音樂),唱片業者仍然認為,芭樂歌曲的投資值得一試再試,尤其是讓外貌出眾的美女、帥哥明星演唱,更是票房的高效保證!行銷手法上,芭樂歌曲搭配上偶像劇的播出,更能達到歌手買氣與偶像劇收視率的雙重功效;除此之外,關係到歌手唱片後勢行情的,便是KTV的點播率。像是由星光大道楊宗瑋與蕭敬騰一起唱紅的〔背叛〕一曲,在之前甚至沒人知道是由曹格所演唱,但經過媒體強烈放送之下,堂堂登上各大KTV點播冠軍,曹格的《Superman》專輯,也從G-music排行榜20名之外,重新進入排行榜前十名。不必改版,也不必大手筆宣傳,只因為它的傳唱程度提升,點播率、買氣就奇蹟似的節節攀升,這奇蹟想必也讓已結束宣傳期很久的曹格,感到訝異萬分吧!

芭樂歌曲的市場佔有率,早已行之有年,只是程度上的差異罷了。甚至在前面提到的芭樂情歌選輯,也是近年來歌手推出專輯的新趨勢(姑且不論芭樂情歌的正負面意義),日本流行女歌手濱崎步推出的《憶在步言中》專輯,以及先前提到的小事樂團《Every Ballad Songs》專輯,都是從過去發表過的情歌中,選出較具代表性的抒情歌,再進行發售。這種行銷手法,無非是看準了音樂市場上愛芭樂、聽芭樂的趨勢,消費者在懵懂的情況下,可能又掏腰包選購連一首新歌都沒有的精選集,只因為專輯裡頭全是貼近人心的情歌,平常聆聽之外,還能練就一身K歌絕活。

對於芭樂歌曲,交通大學光電系四年級的林浩中則表達出不同看法:「芭樂歌曲有一種說法就是在八個和弦中湊出來的歌曲,很多人都會唱!」在近期內參加學校校園歌喉戰選拔賽的他,堅決的表示:「比賽時我不會唱芭樂歌曲,但還是以抒情慢歌為主,就是沒有很多人會唱的抒情歌曲。」很顯然的,儘管一個人擁有強烈的自我意識,平常瘋狂著迷於搖滾樂等非主流音樂,碰上了大場合的比賽,還是偏向選擇抒情歌曲為主。嘉義大學英語系三年級的胡芝菁在挑戰幾次的歌唱比賽後,也表示:「抒情歌曲的確比較能表現個人情感,像是肢體語言、表情、音調,都是在抒情歌曲中有較好的發揮空間。」眼尖的觀眾也可以發現,在中視超級星光大道中發跡的歌手蕭敬騰,原先也是帶有濃濃個人色彩的唱將型人物;然而,當他要登上螢幕,與楊宗瑋一較高下時,選唱的也無非就是〔背叛〕、〔世界唯一的你〕、〔新不了情〕這類的抒情慢歌,這跟他在駐唱時的搖滾形象相去甚遠。

不論「芭樂」歌曲被如何的定義,不論有人對「芭樂」兩字有多大的反感,「芭樂」歌曲依然扮演著聖潔、撫慰人心的角色。而一首歌的「芭樂」與否,其實還得考究時代性,誰說現在不芭樂,未來就能免俗,這一切都帶有著不確定性。唯一能確定的,就是芭樂歌曲在KTV包廂、比賽會場中總是熱門的,畢竟人是有感情、善思考的動物。所以,未來一張又一張的情歌選輯,或許才是到KTV練歌的必備聖品。而芭樂情歌,也就一如期待中的,一代又一代,輾轉流傳,成為音樂類目中永遠不敗的一方。

 

記者 江柏廷
  我是傳播與科技學系的江柏廷,目前大三,走的是理論研究的學群,我喜歡文字分享這件事,所以希望在這門電子報課程中,學到怎樣使用不同文字風格,來表達各種概念及心裡的所感所想。  我比較關心及了解的領域是娛樂圈的消息,像是樂評以及影評,這些都是我很喜歡嘗試的寫作方向,因為任何一個音樂者或是影像工作者,都是淬煉極久的內涵及心血,才成就出屬於自己的作品及風格(尤其是非主流這一塊),這些對我說來別具意義。 未來希望能著手需要深入採訪、分析的電子報形式,這是除了我過去習慣的發表感想之外,更能培養獨立思考能力的機會。另外關於我寫作的特點:因為不想使用過平凡安全、誰都能說出的話,所以可能有較直接的字眼,只為讓意思能深刻表達,僅此而已。   E-mail:larry830kimo@yahoo.com.tw MSN:larry830kimo@hotmail.com  
記者 江柏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