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期

我 與我的那些夢

什麼是夢想?當時的我不清楚,只知道,去做就對了。於是,運動員、表演者的夢想開始,我在聚光燈下欲罷不能。

我 與我的那些夢

記者 郭丹穎 文  2012/10/14

我是個愛作夢的女生。也許是卡通的啟蒙,從小學開始,夢沒停過,最好能做些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搞不好我也可以遇見佐為,一夕間變成圍棋高手、或者其實我是歷史中的人物轉世投胎,來守護世界上的正義。

稍微長大一些,夢還是有的,卻更貼近現實。甚至當時不知道這也可以叫作「夢想」,只知道,去做就對了。
 

跑吧 磨出來的耐心跟毅力

先天條件給了我很好的機會,第一個夢想跟運動有關。我在身高上的優勢讓人理所當然往田徑、籃球等運動項目聯想,也因此,小學時被網羅進體育班,心中也偷偷期許自己會不會是女櫻木花道。但經過許多嘗試,卻發現彈性跟爆發力不足,無法在體育項目有突出的表現,「總之就跟著練習,不夠強,練身體健康也好。」老師的一席話鼓勵我繼續支持下去。

抱著這樣的念頭,我一樣跟著同學們每天早晚慢跑、參加大小路跑活動。雖然總是自動歸類為健康組,志在參加不在得獎,風雨無阻的跟著跑了兩年後,還真的讓我在一場十公里的路跑賽抱回獎杯。雖然只是個小比賽、國小女生組的第五名,卻已經足夠讓我開心的到處炫耀,還得意的跟老師說我有跑完全程,沒有用走的。當時就好像得了奧運金牌一樣,只差沒有讓我邊落淚邊發表得獎感言。

那座獎杯現在還在書櫃上,安靜說著曾經用毅力換來的成果。
 

驕傲 旗舞槍的率性姿態

成為一個表演者,是慢慢浮出的想法。高中新生訓練的第二天,我立刻被旗隊的演出吸引;多種道具結合舞蹈的表演方式,不僅畫面豐富又美麗,學姐們看起來也又帥又可愛。因此縱使高中社團百花齊放、也聽聞旗隊的基礎練習既累又不有趣,仍然無法打消我加入的念頭。

還記得第一次以旗隊身分站上舞台,是在台北教育大學舉辦的社團聯展、服裝是鵝黃色的蝴蝶短T配上灰色褲裙。雖然手中的旗布只是低調的暗紫色,卻絲毫不減心中的興奮;觀眾的歡呼聲與尖叫聲帶來的緊張感更刺激情緒,驅使我在聚光燈下全力演出。下台之後緊張感湧上,腳都軟了,但雀躍高昂的心情仍遲遲無法平復。


每一場表演,都那麼新鮮並令人雀躍。(照片來源/林敬沂提供)

而高二時面臨兩個社團間的抉擇,我義無反顧的留在旗隊。為了正式成為表演者、媳婦熬成婆地苦盡甘來,心中似乎也確定了想要跟大家一起走完旗隊這條路。

音樂比賽、國慶遊行、校慶表演、聯合成果發表等,練習時間不斷增加,小時候對耐性的歷練也在這裡得到發揮。新的曲目、新的道具、新的舞蹈還有新的合作對象,我們也一邊成長,這段時光可以說是旗隊生涯的黃金時期了。

我們穿上專屬的表演服,在陽光下展現不知道花了多少個夜晚和假日換來的成果,除了給觀眾們視覺上的享受外,也算是一種自我實現吧。特別是當樂儀旗三隊一起表演時,那樣的成就感變的更加巨大,我變的不只是我,而是北一旗隊,而是北一女中。每一舉手一投足,自己的演出好像更加耀眼、更加奪目。



劈腿的那瞬間,周圍總會響起如雷的掌聲與叫好。(照片來源/黃暐恬提供)

 

思考 夢與現實的取捨

不過投注在旗隊上的精力與其他事項不對等,心裡其實也有過值與不值的迷惘,尤其在家庭中出現反對聲音浪的時候。究竟旗隊能帶給我什麼?這個舞台真的是適合我的、我要的嗎?

每個孩子好像都免不了為了社團經歷家庭衝突,可能因為成績、可能是時間安排上的因素。而舞台、表演之於我是否真的佔有那麼重要的地位?當時的我沒有明確的答案,只知道跟夥伴們一起奮鬥、一起表演很開心,不想讓故事提早收尾。因此在我的堅持和抗爭下,爸媽罵歸罵,還是來看我的最後一場表演。我也乖乖的在高三時回歸「正軌」,好好讀書準備大考。

沒有說的是,我們還是會在讀書讀到苦悶的時候,溜到地下室,轉轉旗、拋拋槍,溫習表演的時光,找回熟悉的重量,讓結束的旗隊人生跟自己再次連結。

 

放縱 嘗試新方向

因為住校的緣故,讀大學的現在,想要怎麼樣的生活由自己決定,家裡鞭長莫及。有點像是要宣洩悶了一年的青春,條件允許的狀況下我會讓自己盡量參加有興趣的活動。於是大一安排很多課、還有電台、系隊、社團,甚至社團玩到隔壁學校去,因為他們有旗隊!整個人就怕會有什麼遺憾似的,不把行程塞滿就覺得不對勁。


參加籃球系隊是新的嘗試。(照片來源/林筱娟提供)

經過一年適應,知道自己的底線到哪裡,慢慢調整,在心中排序,我漸漸找到自己的平衡。活動還是很多,但更清楚的知道哪些事情重要、哪些可以慢慢放手。所以我繼續做夢,想著如何讓自己的那些夢一個個實現。

雖然我並不像小時候想像的,是什麼深藏不露的大人物,但在編織夢想的過程中,我逐漸織出自己的獨特性,建立自己的風格。我依然是個表演者,就算戲份變少了,方向也有些改變,但我仍然享受聚光燈下的成就感;我也還是能在運動上有些表現,畢竟身高是極大的優勢,打球時仍是有力的武器,加上勤勞的練習,仍然可以勝過不少對手。

現在我正處於重新審視自己狀態的新階段。最後的評價是好是壞未可知,但可以確定的是,我已經是個能夠實踐自己夢想,朝著目標確實邁進的人了。

記者 郭丹穎
有太多問題等我發現,所以正在努力挖掘,也希望能夠喚起更多人的共鳴。 我是郭丹穎,我在喀報。
記者 郭丹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