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期

那年我從旅行之外學到的事

2011年七月,我們首次踏上歐洲大陸,在歐洲的眾多國家中做選擇時,毅然決然決定以最陌生最不為人知的東歐,做為進軍歐陸的第一步。參加旅行社規畫的東歐廿日青春行,以半自助的方式踏遍了東歐六國:德國、捷克、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匈牙利、奧地利。

那年我從旅行之外學到的事

記者 張芮瑜 文  2012/10/21

我並不否認我是個幸運的小孩,擁有熱愛戶外的媽媽和尚稱寬裕的家庭環境,從小到大可說擁有豐富的旅行經驗,全球五大洲我踏過四大洲,寒暑假經常跟隨家人一起趴趴走,冬天到馬來西亞度假,夏天到加拿大避暑。2011年七月,我們首次踏上歐洲大陸,在歐洲的眾多國家中做選擇時,毅然決然決定以最陌生最不為人知的東歐,做為進軍歐陸的第一步。
 

賓至如歸 斯洛維尼亞

參加旅行社規畫的東歐廿日青春行,以半自助的方式踏遍了東歐六國:德國、捷克、斯洛伐克、斯洛維尼亞、匈牙利、奧地利。原以為或多或少能在這些浪漫又神祕的國家中,有幾場美麗的邂逅,若沒有也可以認識幾個異國朋友進行文化交流,然而最印象深刻的卻是東歐國家強烈的種族歧視。

即便現今,種族歧視仍然存在於歐洲,由這趟旅行觀察,以捷克最為嚴重,或許與前往的各國景點有關。屬於參觀古蹟為主的地區(例如:教堂、老街區)的當地人對有色人種比較沒禮貌,反倒是觀光度假為主的地區(例如:海濱、湖畔)也許是因為容易接觸到較多的觀光客,觀念相對開放,居民對我們也比較熱情友善。後者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屬斯洛維尼亞的度假勝地「碧藍」,一個宛如油畫的濱海小鎮。碧藍是個逛著一整排的紀念品店,店員不會殷勤地立刻湊上來,讓客人保有空間自在的挑選,就算空著手走出去也會說聲“Thank you!”的可愛小鎮。當我們在小鎮內探臉似地走在崎嶇的石板路,不知道會通往哪裡,一探出頭,發現旅館老闆在露天咖啡座和朋友談天,看到我們還親切的打招呼,誰叫我們是整個鎮上唯一的黃種人觀光客呢。當天晚餐是品嚐港口的海鮮料理,餐廳特別為貼合我們口味做出魚排飯,雖然米飯又乾又硬,難以下嚥,大家都吃不完,但是服務生笑臉迎人,這份好意不領也過意不去,於是大家盡可能的將米飯以外的東西吃得精光,說聲“Delicious!”

 

 
濱海小鎮碧藍,擁有油畫一般的港口景致,在夕陽下別有風味。(照片來源/張芮瑜攝)
 

疏離排外 惡劣捷克

然而,同屬東歐,位於內陸的捷克,卻被全團一致認為有最深的種族歧視。早在一開始入境捷克就處處碰壁,遊覽車司機因為是義大利人而非捷克人,整台車上的又都是觀光客東方人,捷克入境處的警官就百般刁難,不僅在入關就耗了一個半小時,硬生生的將整台遊覽車擋下來,還多收了一大筆入境費,高於其他國家好幾倍。不管歐陸的申根條約,就是要多收錢,否則不給通行,要耗他們有的是時間。

到了捷克的第一個景點,大家又累又尿急,一時找不到廁所,有人索性走入路邊的旅館想借個方便,沒想到旅館老闆將人趕出來後,逕自關上大門,讓人有受污辱的感覺。在老街區頗負盛名且歷史悠久的餐館品嘗道地的捷克豬腳和黑麥酒,旅行團約聘的當地導遊為我們用捷克語點餐,儘管說著流利的捷克語,口氣也是和氣親切,然而頂著一張東方臉孔,連服務生都不給好臉色,語氣明顯的流露出不耐煩和厭惡,令大家不禁覺得,為什麼要花大錢找罪受,明明觀光客是當地很重要的經濟來源,消費更可以是促進國家的經濟。

類似的情形,不只一樁,到了著名的溫泉區,逛累了不太餓卻想吃點東西,三個人只點了一份主餐一份配菜,服務生接受點餐後臉色微慍,送餐時竟只附上一份餐具給我們使用。在捷克鬧區用餐亦然,結帳時想說因為下一站將前往歐元區,於是希望將捷克幣克朗花完,因此將身上的零錢全數掏出湊齊,服務生到桌旁結帳時,將硬幣全掃進零錢包,數也不數沒說一句話直接走人,徒留我們原地傻眼。
 

極大反差 令人反感

儘管捷克的風景是我認為最印象深刻的,美麗的世紀鐘樓「天文鐘」、壯闊的魔鬼教堂、似曾相識的布拉格廣場和逛不完的跳蚤市場和小攤位,還有價格低於台灣許多的當地品牌保養品,無論是人文景觀或是自然風景都令人忍不住按下快門,但是大家對捷克的印象卻是「美麗的風景,醜陋的人心」,風景再怎麼美,一切都被惡劣的態度給抹煞。


 
著名的捷克景點布拉格廣場,是個觀光重地,遊客如織。(照片來源/張芮瑜攝)

 


正好遇上由眾人和世紀鐘樓天文鐘,做為愛情見證的幸福佳偶。(照片來源/張芮瑜攝)
 

出門在外 明哲保身

在台灣若有服務態度差的服務生,我們大可向上級反應甚至投訴以求公道,在外地就不一樣了,除了忍氣就是吞聲,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在語言不通的國家就盡情的遊覽,對於不順心的事就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免壞了旅遊的興致,面對不熟悉的文化和民族性,一舉一動更要注意,才是明智之舉

原本對東歐有著浪漫神秘的幻想,這趟東歐旅行更加深了這個想法,東歐的宗教和人文深深吸引我,卻也格外想念台灣的人情味,若能多遇到些可愛的人們,這趟旅行勢必加分增色不少。
 

玩樂之餘 國族差異

現在我必須坦承的是,當我將東歐之行的遭遇與不平,以貼文的方式放上網路上的背包客平台,期望有共鳴時,所得到的迴響大出我意料之外。

許多人認為「這些事不該解釋為種族歧視,而是人與人(或是種族與種族)之間的文化差異。進入餐廳本來就不該三人點一份餐,占一個桌子,至少多點二杯飲料,才好意思坐椅子。」、「他没有一個一個當面點錢而是全部掃入錢包,是一種信任的表現。」、「生活、文化習慣的差異,造成的不同見解,是旅行者必須學習的課題,説種族歧視真的有點過重了。」、「到每一個地方旅行除了風景之外,最大的收穫就是學習體驗當地的生活,帶著自己習慣的方式出發,很容易誤會,也很容易不歡而歸。」、「每個國家文化不同,你不能拿你在台灣的生活習慣與文化去要求別的國家人民一樣對待你,那只會讓人覺得你有公主病。」諸如此類的回應毫不留情的一則則排列在我的文章下方。

或許是標題的關係,文章在網站上引起關注,有網友贊同我的看法,認為東歐國家普遍的不友善,但大多數人並不是同情我的遭遇,而是認為我不該因為文化的差異而厭惡這個國家,這點深深衝擊我,遠比出國受到的不平要大的多。到他國理當要尊重他們的文化,而且在出國時就應該要有這樣的認知,入境隨俗、用廣闊的心胸包容一切,網友很犀利的說我不適合出國,還沒做足旅行者該有的功課等等。
 

旅行意義 學習尊重

牡羊座如我,心智是自尊心與自我中心的綜合體,因此看完大家的回應雖然十分氣憤,我所經歷的旅行是他們沒有體會的,有些當地人會對東方人較無禮也是事實,但就如同文化差異,每個人的觀點也有差異,網友點評的有理,對網友給予的回饋我都該虛心接納與尊重,也必須承認這是我沒想到的。在出國前要了解當地文化,不能再依在自己國家內的觀點和文化行事,用這樣眼光看事情也容易產生偏見。

這是我前往東歐旅行一回,卻在台灣學到的事,旅行的意義在此,風景以外,更多的是有關文化的體悟,使我對那趟旅行仍記憶猶新,關於旅行,我要學習的還多著呢。
 

記者 張芮瑜
我是Omi,有著自認典型的牡羊座個性,還有無藥可救的三分鐘熱度。
記者 張芮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