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期

十二年國教 誰是獲利者

目前正積極開辦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學生家長為了因應十二年國教中的特色招生,不只平常一般考試科目的補教業者,就連許多的藝能科的補習班也大行其道。而且也將帶給社會經濟面很大的影響。

十二年國教 誰是獲利者

記者 龔霈鏵 報導  2012/10/21

目前台灣正積極開辦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也就是「十二年國教」,期許以「多元入學」,打破明星學校」的迷思為主要施行方針。本來一開始教育部是希望不要給學生考生太大的壓力,但為了因應十二年國教當中的特色學校招生做為升學標準,不只平常一般考試科目的補教業者,就連許多的藝能科的補習班也大行其道,造成了難得一見的奇觀。而之後制度的實施,又將帶給社會經濟面如何大的影響?
 

仿造制度 不仿內涵

十二年國教的施行為仿造國外,將義務教育從九年延長到十二年,希望可以消弭城鄉教育落差、舒緩升學壓力。然而在推動的過程期間,教育部說法反覆且並無告知相關的配套措施,因而引起學界的不滿,從一開始的完全免試入學,到如今已經定案的七成免試入學、三成特色學校招生,將在民國103年上路。而十二年國教中還有許多問題沒有解決,例如各縣市的學校在品質和密度上依然存在差異,入學的公平性在哪?最後家長依然寄望孩子就讀「明星高中」,學區的劃分和跨區就讀的現象只會越明顯。這一些的問題也導致了家長和學界的質疑聲浪不斷。

在美國,雖然同樣是十二年國教,但他們不只注重基本的學科知識,更重視學生在校外的參與,國外企業在用人才要的是學生的求知心和技能;然而反觀台灣,一向都是以升學主義掛帥,造成多數學生除了唸書外沒有第二技能。不願具名的政治大學同學認為:「台灣仿造國外的制度,卻沒模仿到其中最重要的精髓。十二年國教的施策者根本不懂台灣現狀。」為了想要加強學生在其他方面上的表現並紓解升學壓力所推動的十二年國教,但實則只是「延緩」升學壓力至升大學而已,而且實質上還弱化了原本的技職體系。


壓力指數的年齡層不斷下滑。(圖片來源/Google圖片)
 

壓力增加 勞動力下滑

原本在五月舉辦的國中基測將改為在四月的國中會考,但不以此次考試做分發,而只是檢定考生能力。雖說是不以此作為分發基礎,但若在之後的分發上碰到超額的現象時,也會以此作為一個評定的標準。且專為「明星學校」採用的特色學校招生,還是以會考成績和藝能或術科成績為首要申請要件和篩選,因此對於想要就讀明星學校的學生和家長來說,壓力並無實質的減輕,反而還加重了他們不僅要顧課業,還要兼顧藝能科的雙重負擔。身為最後一屆九年國教的梁芷嘉同學說到:「現在我們只要努力唸書就考得到好學校。可是之後的十二年國教把事情搞複雜了。」

而對於不喜歡讀書的學生而言,還逼迫他要再多念三年的書,這是否會使的這些學生的自由意志遭受到侵犯?現在社會的勞動市場24歲以下的勞動力本就稀少,大多都是因為持續就學的原故,而十二年國教的推行又強制將非常稀少的15到18歲的勞動力關在學校當中,而這會造成24到49歲的勞動力壓力增加。現職中崙高中教師陳文燕表示:「現在大家越念越高,越來越晚就業,造成勞動年齡市場的失衡。而且一堆高學歷都寧願領低薪也要坐辦公室,反而那些基層需要體力的勞動力越來越缺乏。」現今台灣的基層勞動市場一直處於缺人狀態,那何不將這些學生釋出,反而能夠製造可能的勞動力,提升台灣低迷已久的勞動參與率,增加經濟成長。



青少年勞動力僅低於老年,而且有逐年遞減的趨勢,勞動壓力落在壯年和中高齡層。而青少年未進入勞動市場的最主要原因為求學,比例僅次於料理家務和身心障礙者。(圖片來源/勞委會)

 


白領階級已經飽和,市場外卻還有無數的勞動力寧願沒工作也要進入此一階層,造成基層勞動力嚴重短缺。(製圖/龔霈鏵)
 

補教業市場 不減反增

在另一方面,其中家長和學子對於「明星學校」的光環還是抱有遐想,如許多鄰近亞洲國家強調菁英教育,因而造成了學生的壓力不減反增,並造成要成為「全能」學生才能進入。比方說:當一個學校的需求大過供給,這時就需要「超額比序」來決定最後的人選。所謂的超額比序就是依照學生的志願序、藝能科目成績、服務學習,以及國中教育會考做排名的評量,評定最終哪些學生可以上該所學校。因為這種種原因,現在藝能科的補習班如雨後春筍般的湧出,各個都渴望能在國中生這個另類市場上分一杯羹,造成了如今學子們反而越補越多的奇特現象。家中同時有九年國教和十二年國教孩子的家長林淑美女士則無奈表示:「現在十二年國教反而讓小孩提前在國小階段補一堆才藝和學科,幫忙找可以有志工時數的地方。家長跟孩子一樣壓力更大。」


藝能科教育從國小延長到國中戰場。(製圖/龔霈鏵)

補教業在十二年國教下,不僅沒有當初預估的一蹶不振,反而又膨發出一些新興的風氣,造成好學生沒有因為免試升學而不再往補習班跑。現在補教業者的市場基本上已經達到了飽和的狀態,在補習重鎮南陽街上四處林立,大多數都是以一般學科專業為主打。但在十二年國教開始推行之後,學生補的就不再只是學科課業,對於所有原本不太重視的藝能科目都開始進行補強,造成了暑假期間,藝能科補教業者荷包賺滿,這是一個非常奇怪的風潮。

補習班成長的趨勢十分明顯。(圖片來源/數說臺灣)

藝能科目的設置目的並不是升學,而是為了學生在繁忙課業中有舒緩,並使學生發掘對於非學科上的專長或喜愛。但因為台灣學生有著「不考就不唸」惡習,最後使得藝能科淪落到要看成績計算,才有人搭理的窘境。而如今雖然大家開始重視藝能科,卻是以一種非常扭曲的態度,實質上已經喪失當初設置的目的,這也是十二年國教推行後所沒料想到的。

雖然目前十二年國教勢在必行,但它所衍生出來千奇百怪的問題和現象,導致現在學生和家長的無所適從,甚至造成一開始目的減輕學生升學負擔的反效果。教育部應該將所有施行細則向大眾說分明,尤其是對於開始受此制度影響的學生,並研擬好相關配套措施,不要讓家長與學生盲目的去補一些不必要的習,造成學生有更多不必要的花費和壓力。最後,十二年國教在實施之後,它必然帶來些問題,但對於之後的學生而言,是否真的造成諸多不便?還是它其實給了學生新的出路?就讓我們拭目以待。

記者 龔霈鏵
如果我的文字有激起你那麼一點漣漪, 那其實我已別無所求。
記者 龔霈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