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期

黑白的世界 越夜越美麗

運用黑灰色調展現都會的冷調節奏,搭配絢爛迷離的光影變化,舞池、鋼管、調酒吧,更是不可或缺的必要元素。加上爵士樂團的現場演奏,營造出神秘奢華的空間氣氛,一場宛如嘉年華會的社交邂逅就此展開。

黑白的世界 越夜越美麗

記者 薛世如 文  2012/10/21

運用黑灰色調展現都會的冷調節奏,搭配絢爛迷離的光影變化,舞池、鋼管、調酒吧。更是不可或缺的必要元素,加上爵士樂團的現場演奏,營造出神秘奢華的空間氣氛,一場宛如嘉年華會的社交邂逅就此展開。


透過絢麗的聲光效果,營造出如同嘉年華會的時尚派對。(圖片來源/Google)

隨著社會步調加速,由於國人的工作時數增加,因此相對壓縮了休閒時間。根據2004年「年度社會發展趨勢調查之時間運用調查」顯示,有百分之九十的民眾會選擇犧牲睡眠時間,換取更多的休閒娛樂;加上2003年,台北市政府提出台北不夜城的具體構想,許多在白天承受工作壓力的都會男女和大學生,開始選擇夜店為放鬆心情、宣洩情緒的場所。此時,夜店文化已悄然成為一種氾濫的時尚


流變 恆久的黑夜世界

現在社會大眾所熟知的夜店是由PUB演變而來的一種新型態空間,而最早的PUB起源於英國的Public House,是一個提供旅客休閒住宿的旅店,也是工人階級下班後聚會的場所,因為在當時的英國社會,飲酒行為只有在此處是被允許的。

到了1950、1960年代,伴隨著國際冷戰期和越戰的爆發,台灣成為太平洋反共體系的主要據點,1965年,美軍加入越戰行列,台灣也成為重要的後勤單位,擔任補給的任務。此時的台灣,除了具有戰略上的特殊意義,也成為美國士兵休閒的度假中心,PUB的休閒消費型態從此引入台灣。

1980年代,DISCO文化在台灣興起,PUB的經營型態也開始有所轉變,不僅透過裝潢來塑造另類的空間氛圍,也結合流行音樂與搖滾樂,吸引年輕人消費。1990年代,在歐美流行音樂的影響下,PUB消費族群開始擴張,除了在台的外國人及上班族外,也成為時下青少年時髦的休閒場所。同時,PUB開始分成兩大主流,分別為DISCO與LIVE BAND兩種,皆朝著大型化、多元化、精緻化的方向發展,逐漸成為今日慣稱的「夜店」。


起源於英國的Public House,最早是提供休息的旅店,讓旅客有小酌休憩的場所。(圖片來源/Google)

綜觀夜店在台灣的成型過程,除了音樂的轉變與消費族群的移轉外,並沒有情色元素的刻意涉入,為何今日的夜店卻成為世人眼中的獵豔天堂、鹹濕樂園?


汙名 媒體強加的標籤

在西方社會中,夜店是一般大眾的休閒中心,到了台灣,卻被認為是異於日常生活的歡愉場所。不可否認的是,夜店環境的確存在著複雜的人際問題,但是這些問題同時也存在於社會的不同場域。媒體在報導相關負面消息時,總是緊扣夜店這個詞彙,而忽略了事件的前因後果、個人特質與生活背景,將焦點放在夜店而大肆渲染,把所有的犯罪行為歸咎於所謂的不正當場所,與夜店有所關連的人、事、物,也被貼上負面的標籤。

一夜情上空秀等情色語詞總是與夜店畫上等號,加上近日李宗瑞事件爆發,夜店的曝光次數大量升高。對於沒有自身夜店經驗的民眾而言,媒體的論述與他人口語延伸的想像,就成為夜店形象具象化的媒介。這些刻板印象深植於民眾內心,這樣以偏概全的論述,不僅加深大眾對於夜店的偏見,對於夜店經營者和消費者來說,也失去應有的公平與尊重。

媒體對於夜店文化的再現過程中,加入的元素多以負面形象,利用撿屍淫窟等聳動的話題吸引閱聽眾,缺乏正面的平衡報導,進而將台灣的夜店文化劃入非主流的次文化中。


純粹 空白平行的交會

夜店環境中的各種刺激,無非是一種情緒的催化,讓平日壓抑的情緒得到宣洩的出口,並在現實的社會中,滿足人們最真實的需要。

經由燈光與音樂的符號暗示,消費者能在奇幻的世界中獲得暫時的快樂,忘卻生活中的煩腦與憂愁。酒入豪腸,十分全釀成自我催眠的良藥,麻痺現實中的痛苦與壓力。夜店,並非全然是不堪入目的低俗文化,在某種程度上,反而是一種烏托邦式的遁世空間,跨出這個世界後,每個人都回到各自原本的生活,如同兩條平行的線,唯有緣分使然,才有再次相交的機會。

現今的夜店經營也更加重視安全管制,保安的檢查更是滴水不漏,無非是為了杜絕滋生事端的可能。隨著社會風氣的開放,從事夜店休閒的政商名流也與時俱增,除去傳統把妹釣男的刻板印象,夜店休閒開始有被視為一種格調生活的趨勢。


有別以往的夜店裝潢,融入都會元素,讓夜變成為一種時尚輕奢華。(圖片來源/Google)

拋開主流媒體所加諸的框架,重新審視夜店文化的內涵,其實和傳統的休閒產業本質是相同的。舞池,透過這類的公共空間,增加夜店中的社交活動;鋼管,另類的舞蹈美學,展現女性身體的曼妙曲線,作為一種藝術的表現;調酒吧,依據消費者的心情,提供適合的飲品,將酒做為療癒心靈的良方。其宗旨皆為提供消費者一個愉悅的消費經驗、一個抒發情緒的管道,但是要如何真正擺脫社會的異樣眼光,卻是一項充滿挑戰的任務。


本質 黑白之間的抉擇

處於資訊爆炸和言論自由的時代當中,各種文化都有其發展的空間和限制。以客觀、全面的心態去了解一個文化的意涵,不對次文化有先入為主的成見,或者不該將非主流的文化歸類為次文化,都是一種對多元文化的尊重。

黑與白,沒有一套絕對的區分標準,處在不同的位置,放眼望去的視野必定有所差異;對與錯,也取決於意念的不同。夜店文化,本身就是個具有爭議性的話題,強烈的道德價值往往會扭曲一個文化的真實樣貌,然而絕對的真實又該如何被定義?

如同日常生活周遭充斥的是非對錯,夜店文化亦是如此,是一個傅科式的異質空間,也是一個社會的縮影。其中有社會問題的存在,也有單純的娛樂休閒,但倘若在未深入了解的同時,便依循單一現象概論夜店文化的全貌,實為一種莫須有之罪。

記者 薛世如
身高一米八一,體重起伏不定,感謝父母把我生的人模人樣,給我一個溫馨可愛的家。 祝大家天天開心,不愁吃不愁穿,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記者 薛世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