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期

源自土地的行動音符

農村武裝青年的音樂,從未刻意討好聽眾的耳朵,但卻在認同的人們耳中生了根。農村武裝青年的音樂魔力來自它的真誠,讓願意懂的人自了解的那刻起,再也無法將自己與這樣真誠的音樂抽離。

源自土地的行動音符

記者 鄭乃文 文  2012/10/21

農村武裝青年的音樂,從未刻意討好聽眾的耳朵,但卻在認同的人們耳中生了根。農村武裝青年的音樂魔力來自它的真誠,讓願意懂的人自了解的那刻起,再也無法將自己與這樣真誠的音樂抽離。

他們的音樂根源於土地,像純熟的稻米,吸收台灣純樸土壤裡的文化養分。描述底層處境與心聲的音樂,將社會運動的種子散播給聆聽音樂的每雙耳朵,再從每個認同的人心中萌芽。喜愛農村武裝青年的聽眾,很可能因為他們的音樂,希望自己也能盡一己之力守護土地,並受到歌詞的影響而勤於審視社會議題,在熟悉的抗爭進行曲中舉起握實的拳頭,一次又一次在捍衛「正義」的行動參與中茁壯。

農村武裝青年的音樂主體與社會運動脫不了關係,每首歌都是社會運動游擊戰的火藥,而他們的樂器就是槍械。主唱兼吉他手阿達的吉他,在一首又一首歌曲裡,對他眼中自私的財團和失職的政府宣戰。阿達唱的詞都是河洛話,但是談論的議題卻沒有受到語言的侷限。歌曲內容主要談論土地、環境和弱勢族群權益。主題場景環繞著全台,從北部的樂生療養院保留爭議、三鶯部落反迫遷,中部的中科搶水及污染、彰化反對國光石化興建,一路延展到東部反對蘇花高興建及土地不當開發,都出現在他們的音樂創作裡。

 

琴弦與節奏

農村武裝青年前兩張專輯的音樂主要是由主唱阿達的吉他、鼓手阿展的金杯鼓和樂手小魏的小提琴以及二胡組成。小提琴及二胡輕快的樂音讓人聯想到一方翠綠的稻田,和著沈靜的陽光和潔淨閃亮的白鷺鷥,在平凡的農閒下午發著稻米的清香。小提琴拉得又急又快的時候,就像要揭竿起義的農民,用音樂告訴我們維護權益的行動刻不容緩。目前小提琴手兼二胡手小魏則由大提琴手俐君替代,大提琴為他們的音樂提供了低音的基底,聽起來像是由土地發出的聲音。大提琴急促彈奏的時候,低鳴的聲響給人更加不安的感覺,好像土地也因為不平的情緒而震動。

鼓手阿展的金杯鼓為樂團的音樂提供穩定的節拍,每當加快節奏的時候,讓人不禁想起〈台灣母親你要帶阮去兜位?〉的MV裡,阿達和阿展兩人站在稻田裡的畫面-兩人背著輕便的鼓和吉他,下一幕接到相思寮年邁的阿公阿嬤拿起木棍和印著「守護相思寮」的旗子奔跑的畫面。


台灣母親你要帶阮去兜位?(影片來源/YouTube)

主唱阿達的聲線和吉他是農村武裝青年音樂的重要識別特色,他的聲音放鬆時屬於沉穩的中低音,拉緊的時候則有相當的爆發力。在歌曲剛開始時,常會先舖陳一段主歌,在副歌或結尾情緒高昂時,拉高音調放聲吶喊。阿達的聲音彈性與歌曲前後編排所造成的反差,讓人印象深刻,達到情感共鳴。


一首歌就是一場抗爭

吉他一刷,小提琴急促的高音隨即跟進,給人急切、緊張的壓迫感,好像看見游擊隊戰士拿著不甚精良的武器穿梭於山林間。武裝青年為土地要正義,為弱勢族群要權益。〈沒正義就沒和平〉,武裝的青年不會妥協也不會停止抗爭,除非為所有受壓迫的人民掙得身為人應有的權利。這是一首為了三鶯部落反迫遷行動寫的歌。音符激昂反覆,節奏強烈來回。歌詞配著小提琴的高低音來回穿刺配合吉他的反覆重擊。阿達拉緊聲音吶喊:「你咧強姦咱咧社會 你咧強姦這ㄟ人民 你咧強姦這ㄟ一切」!

「強姦」是人們不喜歡面對的詞語,而農村武裝青年唱出的也是人們習慣忽略的事情。社會上握有權力並享有利益的人,欺負壓迫處於弱勢的其他人,踐踏他們的尊嚴,搶走他們應有的權益滿足自己的慾望,農村武裝青年直接唱出這些事件最醜惡的一面。

運用的字眼如此強烈,不依大眾習慣迴避有可能造成誤解的話語-這就是農村武裝青年的「武裝」。寫實的歌詞是尖銳的刀槍,意圖刺穿所見的所有不義,搭上搖滾叛逆的曲風,目的可以顯見是一致且單純的。但是這一切在不了解相關議題的人眼裡,容易受到側目或是迴避,他們的音樂很可能會被刻意的忽略。雖然說由「農村武裝青年」這樣的團名,就可以推知:除了將自己創作的音樂用於進行文化行動的目的外,農村武裝青年相對來說較不注重大眾對他們的觀感。但社會運動的推行,得到越多層面的肯定就越有說服力,更有機會集結各方力量,進而達成守護公義的目的。 



農村武裝青年在許多社運現場演出。(照片來源/農村武裝青年網誌)
 

2009年的《幹!政府》、《還我土地》兩張專輯和今年年底即將發行的新專輯《幸福在哪裡》都是以底層人民的角度對社會的觀察。如果以影像比喻農村武裝青年的音樂,那麼它像是剪輯節奏明快且簡潔有力的精采紀錄片。這三張專輯未來也將是台灣社會脈絡的重要記錄,可以供我們檢討社會權力結構問題以及「惡法亦法」的危害,建置法律的人與利益所得者常是處於一樣的社會位置。
 

談與唱 抗爭現場的武器

農村武裝青年出現在許多抗爭現場。在反國光石化的抗議及守夜現場,阿達帶著〈白海豚之歌〉在人群前演唱:「媽祖魚(白海豚)底兜位 找無媽媽伊號未離」阿達沉穩的中低音歌聲,搭配簡單的歌詞加上整首歌唯一的吉他伴奏,〈白海豚之歌〉這首為反國光石化運動做的兒歌運用擬人的方式,成功展現情感訴求,成為運動的軟性傳播工具。

農村武裝青年成團的這六年間,除了在各式大小抗爭場合出現以外,已經到過許多大專院校與社區空間舉行「談唱會」,他們與在場聽眾談自己所想,並唱出自己的立場。農村武裝青年因此是有立場的文化傳播者,在這社會結構存在普遍不公平事件的時代,射出穿透現實虛偽的抗議。農村武裝青年秉持真誠的性格,在他們所經的各個角落發出響亮的樂音。

 
記者 鄭乃文
大家好,我是鄭乃文。
記者 鄭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