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期

跳出主流 從人性出發

世間上最平凡卻最珍貴的,莫過於親情。然而她實在太平凡了,隨著時代的發展,親情漸漸失去價值,甚至被遺忘。因此,《桃姐》用最平凡的故事、最簡單的手法,打破人與人之間的冷漠,喚回日漸消失的親情。

跳出主流 從人性出發

記者 朱寶欣 文  2012/10/21

世間上最平凡卻最珍貴的,莫過於親情。然而她實在太平凡了,隨著時代的發展,親情漸漸失去價值,甚至被遺忘。因此,《桃姐》用最平凡的故事、最簡單的手法,打破人與人之間的冷漠,喚回日漸消失的親情。


電影以黑白照片為封面,呈現樸素風格。(圖片來源/Google搜尋)


選角精細 相得益彰

一部好的電影,演員非常重要。《桃姐》雖然不算盡善盡美,但演員演出得非常好。電影的成功,有一半是演員的功勞。其中最重要的,當然是男女主角。不過其他配角的定位也非常準確,使得電影裡的生活環境和人物的互動都相當自然流暢。

其中的女主角桃姐,是由葉德嫻演出。葉德嫻是資深演員,經常演出中年女性,貴婦等角色。這次要在《桃姐》裏面演的是上了年紀的老人,是一個新的挑戰。不過以她的演技和演出經驗,肯定遊刃有餘。對於角色的揣摩,表情動作的演繹,心理變化的表現,大家在電影裏面都能有目共睹。

男主角Roger,就是劉德華。劉德華的演技已經是有口皆碑,但是在《桃姐》裏面,Roger這個角色並不容易演得好。當劉德華答應演出之前,曾經猶豫了一下。如果讓這個角色發揮太多,會搶別人的戲,發揮太少,又無法表現內容。跟以往的《投名狀》等武打影片相比,演繹Roger更需要感情變化表現。然而他同樣成功的演出了這個角色。

除了男女主角,配角也很重要,例如Roger的母親,老人院的看護,病人等。雖然有些角色為人詬病,但是能夠看出來是經過精心安排的。不同背景的人物,言語動作有甚麼差異,不同的演員,會併發什麼樣的火花,這些都考驗著導演的選擇角色的功力。


簡單鏡頭 細緻刻畫情感

《桃姐》的導演許鞍華已經是一個老練的導演。吸收之前的幾部電影經驗,許鞍華對社會現象的呈現已有足夠的功力,她也很喜歡拍這一類電影。透過對現實狀況的呈現,揭露社會面臨的問題。因此,她使用了最適合的拍攝手法,就是拍攝真實現場,從最細微的地方著手,表現人物之間的互動。

桃姐去菜市場買菜的一幕。鏡頭聚焦在桃姐的一言一行。在電影裡,桃姐是細心且自信的人,年復一年的工作,使她熟悉了市場每個人和角落,簡單的打招呼,自行進入冷凍庫挑新鮮的食材,即便耳聞攤販背地裡取笑她,她也不介意。畫面沒有過多的資訊,就只有一個動作緩慢可是做事條理分明的老人。

相比一般動作大片,例如《變形金剛》,《桃姐》這類型的電影更加有深度。現在的人看電影都是以視覺影像為優先,喜歡看驚險的爆破場面,華麗的電腦特效。可是常常看完之後只得到一陣子的震撼,之後很快就忘記了電影的內容。《桃姐》這種要思考的,要感受的影片,反而很少人去看,甚至很少人去拍。說到底,也就是受不受歡迎,賺不賺錢的問題。可是從電影表現的意義來看,以人心為出發點的電影才是能引起感動、引發思考的電影,進而對觀眾有所啟發,教育。


關懷老人 探討終養問題

電影想要探討的,就是老人終老的問題。老人化是香港面對的一個重大問題,同樣也發生在其他的國家。隨著社會的發展,人們的生活越來越繁忙,有些家庭夫妻都要工作,很少時間照顧老人和小孩。也自然的會偏重照顧自己的小孩,把老人送進安老院。

這做法雖然無奈,但多數人卻選擇了這些方法,也因此導致安老院的數量不斷增加。需求變大了,安老院變多了,但是素質卻變差了。老人在安老院裏面,得不到足夠的照顧,看護人員的數量也供不應求,對老人來說,也只能發出無聲的悲歎了。

不過更令人傷心的問題在於,老人住在安老院,跟家人的距離變遠了,見面的次數變少了,關係也變疏遠了。有些子女甚至到後來,都不去探望自己的父母。這些老人又孤獨,又可憐,又沒有人關心,每天過著無聊的生活。而所謂的親情,就在時間的沖刷下,漸漸淡忘。

相反,桃姐和Roger並沒有血緣關係,但是他們的關係就像親人一樣密切。雖然Roger的工作也是非常忙碌,可是卻能抽空出來,探望桃姐,跟她聊天,到外面散步,或是看電影。在安老院的其他老人面前,甚至稱呼桃姐是「母親」。即使他們真實的身份是顧主和僕人的關係,他們卻能互相照顧,互相依賴,而且是發自內心。

雖然直到桃姐去死的時候,Roger還在外地工作,不能看到她最後一面,可是桃姐是幸運的。生前能夠有人關心,照顧,陪著她走完最後的人生,死後有人善後,有人懷念她,感激她,這也許是老人最大的滿足。前半輩子辛勞的付出,一直無私的奉獻,希望的就是下半輩子能夠看到子女都成家立業,自己能歡歡喜喜的度過餘生。但是如果得到的只有安老院的照顧,子女都捨棄自己,那這個人一定很傷心,很難過。

這也是這部電影成功的關鍵點之一。電影沒有著重在老人悲慘的生活,相反地,著墨於桃姐這個幸運的老人。導演是希望觀眾能瞭解老人家的需求是甚麼?他們最大的喜悅是什麼?從而讓觀眾感同身受,聯想到自己老了以後會面對如何的困境。而不是單單從消極的角度出發,強迫觀眾看到淒涼的畫面,強迫他們做什麼事情來補償。導演是要藉由這個故事,引起社會上這一群冷漠的人對這個問題的反思。


Roger和桃姐一同散步,場景溫馨動人。(圖片來源/Google搜尋)


親情 是否不合時宜

即使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都可以表現出親人之間的感情。不禁讓人想到,人類是不是越來越不重視親情?在西方的一些國家,親情彷彿已經蕩然無存。人們結婚以後,就組織了自己的家庭,並且跟父母分居,也很少去探望他們。雖然老人不會有生計的問題,因為有政府的供養,但這就是問題所在。

當老人都可以由政府供養以後,是否就代表著不用自己供養?親人的關係就可以結束?有些人結婚以後,甚至還沒有結婚,就遷到國外,再也不回去,父母跟子女的關係就從此消失。他們有一種奇怪的思想。在子女的角度,他們想要走出屬於自己的路,發展屬於自己的人生,不要背負父母這個負擔。在父母的角度,就讓子女出去發展,當父母的任務也就完成。

而在東方國家,最注重就是親人間的關係。百行孝為先,供養父母可是頭等大事。可是這個觀念也在逐漸瓦解。不再跟父母同住,探望的次數越來越少,送去安老院的越來越多。同時又面臨人口老化的趨勢,這種現象屢見不鮮。乃至於一個在以前是理所當然的觀念,現在變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而《桃姐》在做的事情,就是導演和演員一同憤而高呼,彰揚親情的可貴,喚回日漸消失的價值。

記者 朱寶欣
hi,我是大寶
記者 朱寶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