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期

那些夢境之間的隱語

在完全個人的自轉星球上,所有情緒化作獸,於是能夠自由地奔馳、品嘗,夢境裡的斑斕色彩和隱藏其中的寓言。

那些夢境之間的隱語

記者 姚映竹 文  2012/10/21

我以為在人們柔軟潮濕的肌膚底下帶了亮麗的色彩,摸起來就好似紮實又略有彈性的顏料軟管。呼吸之間,從毛孔縫隙裡滲出渴望,急切地要與其他人在熟識和碰撞之後相互渲染。生命做為畫筆,將人們所經歷的起伏恣意地揮灑在名為記憶的布匹之上。

然而,當你我把多彩的畫筆放進水裡,澄澈總會在一瞬間染上朦朧,隨著生命一再的洗刷,朦朧轉化成灰,顏色不再燦爛;灰加深成黑,無助感就席捲而來。套句隱地說過的話:「人真正的問題在於:如何度過自己不安的時刻。」於是能夠明確感知,此刻正需要一種作為出口的喘息。於我而言,這樣的喘息稱之為「夢」。



在夢境的月光照耀下,心底的小獸將恣意奔走。(圖片來源/ Google搜尋)

讓生命裡的困惑轉化成為一頭小獸,奔馳於每一個斑斕的夢境之間。當小獸凝視這道凸面鏡,投射出的事物將以最奇異華美的方式變身,不安將化作蜿蜒崎嶇的路,順著指引向前,追尋腳底下那原始的寓意將會是種樂趣。於是,我沉醉夢境和其中的寓言,著迷於那些瑰麗的色調和隱晦的反射,並將之細細描繪在成長的布上作為紀念。


之一 白山羊

在心情壓抑而複雜的高中時期,我非常深刻的記得某個夢境是關於一頭雪白的老山羊。牠困在一個又高又大的綠色雕花鐵籠裡,身上還掛著一只響得十分清脆的金鈴噹。

夢裡,山羊把唱歌驕傲地視作與生俱來的天賦。然而,即使牠能夠引吭高歌,背地裡卻還是感覺孤獨,所以急切地想要有另一隻山羊作伴。這只白山羊把條件開到又高又巧,牠想:「要成為我的同伴,最好是溫潤滑順的米黃色、有點格調、啃的草不能老、喝的水得是清甜。否則,我們肯定會聊不來那些只關於心靈層面上的某些事。」


夢裡的山羊獨自在鐵籠裡探索自我,抑鬱又孤獨。(圖片來源
Google搜尋)

 

除了夥伴之外,山羊也拼命地想尋找雕花鐵籠的大門,好跨出去到外頭闖闖。因為鐵籠外的世界是多麼無憂無慮,花看似長得更美更香,草聞來也更青更甜。縱使牠清楚地知道,鐵籠的第三十八根欄杆下其實有個密道,卻依然想尋找雕花裝飾的大門。因為牠又想:「從正門跨出去才符合我完美的形象!」於是,白山羊就這樣待在雕花的大鐵籠裡,一面尋找出口,一面想像著擁有夥伴的快樂。 

身為旁觀者的我,卻是看見那山羊哪裡雪白?牠整身可是灰綠又糾結成球的臭皮毛;牠自以為的好歌喉,聽起來不過是刺耳的嚎叫;至於那據說金黃的鈴鐺,更早是已經鏽的只會喀喀地響。在一整片翠綠光亮的草原上,又哪裡有高大而堅固的鐵籠存在呢?山羊阿,牠已經活在想像中的綠草地,卻看不見周圍其他一百二十九隻和牠一模一樣醜又臭的老山羊,在這兒牠們同樣都啃著那又乾又硬的草。 

我想牠是稀有的幸運兒,被上帝豢養在思想的天堂,就好似是幾年的優秀體制裡,身邊一個個被灌輸成功的學生,都追尋著浮華而不真切的夢想。終於,我竟忍不住笑出聲了,卻在此時聽見那乾而難聽的羊叫從我嘴裡傳出,抬頭只見天空竟是倒映著我的臉上那雙屬於山羊驚恐的大眼珠……


之二 豪賭 

另一個夢境雖短,卻總是在相似的一些時刻片段式的反覆出現,像是種生活裡的警訊,投射出每一次的不安。

藍綠色的海浪反覆拍打在鵝卵石組成的灘上,以石頭因轉動摩擦產生的唰唰聲為背景,有一桌豪賭正在大艷陽底下上演。空氣精彩地炙人,但賭局卻是十分難堪。桌上的賭徒是多麼胸懷大志,誇口要用五個金幣贏下國王手裡的整座城,卻在慘遭算後計陷入困境。「就差一個金幣」我想,抬頭看牌散亂在桌上,「再一次機會就可能翻盤。」我接著懊惱地用兩手稱頭,開始猶豫是否要向一旁冷眼旁觀的青蛙與貓頭鷹求救。「但我不確定誰會幫我,」要和他們交換條件嗎? 

貓頭鷹和青蛙併排站著,前者空洞地凝視著前方,表情木然;後者揪了貓頭鷹一眼,小小地微笑揚起,開始自顧自的呱呱叫了起來。同時,那雙愛算計的黑黃眼球嘲諷似的眨了一下。究竟誰是指使者呢,誰的眼睛是黑和黃?終於賭徒下定決心,開口掏出自己那畢生想贏下整座城的夢想,渴望換取一個金幣。
 


黑黃色的眼珠暗藏算計,讓賭徒的命運危在旦夕。(圖片來源/Google搜尋)

貓頭鷹挑了挑眉,爪子抓地;青蛙拱起背瘠,準備跳躍。在打開掌心看見夢想換來的不是金幣,而是一個鏽蝕銅板的那刻我墜落,掉進整片空無裡。我總是在胸膛炸裂出嘶聲吶喊的同時驚醒。


之三 自轉星球 

各式夢境簡直是以一顆個人星球做全然的舞台,搬演出千百種故事。除了驚嚇和隱喻之外,在沉睡間探手,還是能時常從滿盒的巧克力裡抽中香甜的口味,應該就是日常的微小美好構成了這些既童趣又豐富的片段。在這顆姑且被我取名成B612的星球上,我們可以探到一些端倪。 

它有茂密芬芳的樹林,在我飽足的午睡時,容我蓋起一座溫室,用向日葵的豔黃和爬藤虎的深綠作邀請,讓各方好友帶著秘密前來下午茶;在輕快的節奏裡沉睡,將看見星空滿綴的夜晚,某顆閃爍會踩空,掉進我的臂彎裡用溫暖的光芒訴說眼淚;或者是在結束一場精采的電影後沉沉睡去,會遇上一道斑駁掉漆的木門,在轉動門把的下一刻重新開啟電影情節,和似曾相似的人們在城市裡靜默地重新相識到分離。
 


在B612的自轉星球上,各種光芒使人經歷起伏和美好。(圖片來源/Google搜尋)

當生活的色彩顯得太過複雜和紛亂,來到B612的舞台,這裡還有另一塊喘息的畫布供我抒發各種愉快和不安。張愛玲曾把生命譬作華美卻長蟲的袍子,那我想在某個記憶已然遠去的時刻,把手伸進櫃裡,我還能掏出生命以外的另一塊布匹,甩一甩掉蝨子,裁一裁尺寸,它必然又是另一套上頭圖樣精彩絢麗的華裳。 

於是我深深地決定,要留在這顆屬於我的自轉星球上,繼續夢著那些不著邊際的夢,諦聽那期間所隱含的耳語。

 
記者 姚映竹
  姚映竹。 熱愛笑、好吃的食物和遊樂, 升大三的暑假發現自己越來越容易因為簡單卻真誠的事,大哭。 所以我們更想用紀錄的方式來讓自己和世界都變美好。    
記者 姚映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