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期

在妖怪身旁 一生的緣分

日本漫畫《鬼太郎》是由有「妖怪博士」之稱的漫畫家水木茂所創作。而陪伴著水木茂一路走來的伴侶──武良布枝,寫下了《鬼太郎之妻》,道出了自己的一生,和她與水木茂相處的點點滴滴。

在妖怪身旁 一生的緣分

記者 鄭姿筠 文  2012/10/28

日本漫畫《鬼太郎》是由有「妖怪博士」之稱的漫畫家水木茂所創作。由於這部作品頗受歡迎,不僅動畫化,同時各種與此作品相關的活動也應運而生,如展覽等,因此身為作者的水木茂本身有不少自傳性質的作品,如《鬼婆婆與孩子王》。不過有句話說:「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女人。」陪伴著水木茂一路走來的伴侶──武良布枝,也寫下了《鬼太郎之妻》,道出了自己的一生。

 


《鬼太郎之妻》一書貌。(圖片來源/誠品網路書店)

 

閃電結婚 意外的貧困

其實武良布枝和水木茂會結為連理,並不是有什麼浪漫的邂逅,就是年紀到了,相親,然後結婚。結婚前,武良布枝只知道水木茂因戰爭失去了左手,不過身體很健康,而且聽說從事繪畫出租漫畫的他,收入穩定,雖然不是富有到能奢侈度日,但至少足以供給三餐溫飽。兩人相親結束後的當晚,武良布枝的父親便敲定了這樁婚事。

決定結婚後,為了讓水木盡快回到工作岡位,兩人從相親到結婚竟只間隔了五天。但因為這本來就是一樁沒有感情基礎的婚姻,所以即使這樣倉促地舉行婚禮,雙方也都沒有什麼不滿。

不過婚後的生活,卻和武良布枝當初想像的截然不同。

 


水木茂和武良布枝的結婚照。(圖片來源/Google)

水木茂當時所在的出租漫畫產業,其實已經相當蕭條,因此,即使漫畫畫出來了,仍會有稿費拿得少,甚至拿不到稿費的情況。在這種背景之下,他們的生活相當拮据,在第一個孩子出世後,甚至出現了連奶粉錢也付不出的最糟情形。

其實武良布枝本身的奶水是很豐沛的,但因為他們的長女尚子出生的醫院提倡當時的美式育嬰法,認為嬰兒喝牛乳比喝母乳更好,結果,即使武良布枝有著充足的奶水足以供應孩子的需求,卻因為迎合這樣的潮流,時間一久,身體便逐漸不再分泌母乳。沒有了母乳,就必須要有奶粉,但是當時不僅水木的稿費一直減少,家裡的東西也幾乎典當殆盡,雖然書中沒有提及最後如何解決此困境,不過,那時的他們,確確實實地連奶粉錢也付不出來了。

客觀的來說,這是一件荒唐的事。倘若他們採取傳統的哺育方式,使用母乳餵食嬰兒,就不會落得連奶粉錢也付不出的情況。且在現代,母乳甚至是嬰兒最優良的食品。或許是因為當時處於日本戰後的復甦期,崇洋的心態與日俱增,所以連一向很珍惜傳統的日本人也不顧一切的拋棄舊有方式,即使未求證真實的優劣,也渴望擁抱西洋的一切。

這種情形絕非只有出現在日本,台灣也是如此。我們大量的吸收美國的文化,並不斷地學習且移植美國的各種制度。身為一個先進發展的國家,美國的確是有值得學習的地方,然而過於盲目崇拜也是有問題的。西方文化和東方文化截然不同,如果在學習時沒有適度的轉化成適合自己的型態,恐怕只會造成一蹋糊塗的現象。廣為人知的例子如當初推動時飽受抨擊的建構式數學。

如果認真地去了解,建構式數學雖然不像東方傳統的算術方法有速度上的優勢,但卻可以彌補東方一直以來填鴨式教育的缺點,也就是「理解」。之所以東方的算術方式有速度優勢,這是因為我們在「記憶」這一塊下了不少功夫。但建構式數學講究的是讓你了解你為何要如此計算,因此即使遇到難題,也可以嘗試以理解的方式去尋找解題辦法。

乍看之下建構式數學並沒有什麼不好,但是,當初推動和提倡建構式數學的人們只是一股腦兒的希望大家接受這個新觀念,卻沒有想到,在這個已經習慣填鴨式教育的環境裡,是否應該以逐步推行的方式來讓大眾接受?又配套措施是否完善?如果這些都沒有做到,即使是在好理念,這樣隨便的複製貼上只會讓人感到唐突和反感罷了。
 

逐漸富裕的寂寞

以出租漫畫家的身分辛苦許久後,水木茂轉戰連載漫畫,成為雜誌漫畫家,並獲得不錯的成績。從此水木家的生活也變得比較富裕,水木茂甚至還成立了漫畫製作公司。但是,隨著知名度的提升,水木的工作量也相對驟增,一家人唯一團聚的時刻只有晚飯時間。

水木的工作變得既忙碌又複雜,武良布枝發現過去還能夠為他出一點力的自己,現在卻完全沒有可以幫的上忙的餘地。就連她隨口問問丈夫近來的工作狀況時,水木時常會以「別管我工作的事!」、「你把家裡的事管好就好了!」這一類的話回答,甚至幾乎不再看著妻子的眼睛說話,這些都讓武良布枝在精神上極為煎熬,寂寞和難受的情緒充滿心中。

放眼現今社會,許多人也時常必須在事業與家庭之間做抉擇,這兩者幾乎不可能兼顧。所謂的「鑰匙兒童」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產生的。因為父母忙於工作而無法接送小孩,只好讓孩子帶著鑰匙自己回家。其實,家人是無可取代的,沒有人會願意為了工作而放棄家庭,但是又因為必須養活家庭而矛盾地在不經意的情況下與家人疏遠。

忙碌的父母無法在孩童年幼時伴其左右,而當雙親漸漸有空暇時間時,孩子又長大了,有自己的規劃、需要自己的時間,於是,親子之間又這樣錯過了。這一直是個難解的問題,如果可以,每個人當然都希望可以做到面面俱到。但是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最可行的方法是,至少在忙碌的工作中,也要試圖向家人傳達自己的心意,讓他們知道,自己是在乎家人的。對他人的重視,不說出來,別人是不會知道的,只要能夠確實地傳達對家人的愛,即使相處時間並不那麼的多,親情的溫暖也不會就此消散。


結局圓滿 幸福的人生

雖然在水木茂工作忙碌的時期曾經與家人有所疏離,但妻子情緒的潰堤讓他意識到了對家人關心的重要,於是,水木家的氣氛又漸漸融洽了起來。

到了中晚年時,辛苦了半輩子的夫妻倆終於苦盡甘來。水木茂的作品受到肯定,不僅有所收入,甚至還獲頒日本政府所頒發的紫綬褒章和旭日小綬章。最後,水木茂和武良布枝還重返久違的故鄉──鳥取縣的安來和境港一帶,細細回味那令人懷念的過去和自己成長的根本。

 


辛苦了半輩子的水木茂和武良布枝終能享受幸福的晚年。(圖片來源/Google)

「只要結局圓滿,就是幸福的一生!」武良布枝說道。這句話的原文是「終わりよければすべてよし。」為日本的一句諺語,意思是說,只要事情圓滿結束,即使過程當中有些波折,也不需要放在心上。水木夫妻倆,一個是有強烈生存意志的水木茂,一個是因為看著丈夫的努力而一心支持他的武良布枝,即使曾經連差點連孩子都養不起,他們仍是熬了過去,並享有幸福的晚年。人生就是如此,不可能永遠順遂,不可能永遠得意,但求終有一日能獲得幸福,並在撒手人間前了無遺憾,這樣,一生也就圓滿了。

 
記者 鄭姿筠
我是鄭姿筠。 以源源不斷的好奇心為動力, 以邁向專業為目標, 期許自己能成為獨當一面的記者。
記者 鄭姿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