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期

這個人 我的瘋言瘋語

無法表達,因為不想讓人知道。當看到的時候,千萬不要看得太認真,因為真假虛實並沒有一定的標準。就當作保有童年的天真和無知的胡言亂語吧!

這個人 我的瘋言瘋語

記者 張睿文 文  2012/11/25

時光飛逝,轉眼間已過了二十個年頭,走過的路自己再怎麼覺得不堪終究是過去式。這段經歷在別人眼裡也許是稀鬆平常,也或許是大家都有的經驗,但既然選擇了執著,對我而言,至少是不容忘卻的過去。一路走來,遇過不少人,有些人就是有讓人非要記住不可的魔力,有些事不是說忘就忘;有些事最好不要有所體會。事到如今,也沒什麼孰對孰錯,請容忍我的幼稚,讓我能用最主觀的心態去看看那些至今仍能讓我印象深刻的人。


看不到的陷阱

這個人,只是想要爭取大家能多注意的眼光,個性雖然有點投機,但其實秉性善良。也許他功課不好,也許他家中經濟裝況不理想,但如果只因身體上的瑕疵或某些汙點而攻擊他,合理嗎?對他,我深感抱歉。

這個人,本性並不壞,有時候甚至該說非常坦白,而且能表達自己的意思,她不過是在分歧上選擇被朋友和慣性心態所支配。她的行為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涵義,其實她只是將情緒化直接表現出來,而忽略了每個人內心的感受。

這個人,我想了很久,只有「純真樸實」這四個字勉強能視為他的優點。他在我的坑底幫我挖了一個更暗的深淵。這個人,讓我認為與人來往是充斥著自私、黑暗和負面的感想上紮了一個良好的根基。這並不能怪他,在同儕至上的相處空間,不想被攻擊就要先發制人,只要有了肉墊,那自己就會處於一個相對安全的立場上,也許引發在他人身上的連鎖效果很大,但,誰在乎?

「種甚麼因,得甚麼果。」現在的我最適合用這句話形容了,初出茅廬的人果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是「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勇氣,還是「大柄若在手,清風滿天下」的自大?當自己踩著別人的往上爬的時候,也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換我站在這個角度會如何?幸運的是,報應沒來得太晚,至少我有了踩緊急剎車的機會。就算經常被忽略,每個人都不會希望自己是被排擠的對象,但直到我成為了被嘲諷者的當下,我才意識到我的行為曾經傷害到多少人。自己曾經受過傷,卻反過來利用這道傷口去傷害其他人,並認為這很正常的人,當然也不可取。


信賴不能永遠百分百

這個人,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她的笑容,那種笑容是發自內心的喜悅,強大到連黑夜都因她而耀如白晝,這種情緒上的高張已足以用「狂」來形容。這個人性個活潑、樂觀又積極。在她身上,找不到憂鬱這個名詞,就算內心再失落,她也能藏好而不讓這些負面情緒感染到其他人。這個人有時候又讓我感覺誠實得太過可愛,或許是出於性格使然吧!對於每個人、每句話她都會做出適當的回應,真誠的對待或許使人愉悅,但不是每個人都是這般直腸子,適時地玩弄一下心機才不會太容易掉入別人的陷阱當中。

這個人,我曾經以為是一名摯友。他好動、活潑又有小聰明,對於環境觀察極為敏銳,能夠在短時間內做出相對安全的判斷而避開危險。喜好熱鬧,有從眾的性格,當站在同一個立場時可以說是性格相近的好友,但如果對立面人比較多,他當然也會毫不猶豫地跳到另一邊。在形式和時間的影響下,他站到了我的對立面,沉浸在和別人一起砲轟的娛樂中,但我不認為我該怨恨他,有的只是更多感歎。

利益能以多種不同方式呈現,物質是其一,精神上的滿足也是一種利益。兩個人因為有共識而成為了朋友,當圈子越來越大,進入的人越來越多時,獲利大小自然決定了強弱的分野。大家同樣可以稱呼彼此是朋友,但只是可以選擇感覺上較親密的朋友,因為「獲利」較大。既然朋友沒有絕對,那不論面對誰都不能太過信任,我無法將每個人排在首位,反過來說,自己在別人心目中也不可能會居於首位,如果輕易地將自己的信任完全交給他人,那無疑是在出賣自己的靈魂。不可否認,友誼要建立起來畢竟是要以信賴為基礎,但重點在要投入多少?

小時候,傻傻得以為除了親人外,還是有人可以放下戒心來往,但我錯了,而且是大錯特錯!所謂的友誼和信賴在數量面前根本不堪一擊,甚麼多年的認知,累積下來的友情也很難熬過懸殊的考驗。

我第一次體驗到這種感覺的時候,很迷惑、不解,是啊!我無法每件事都幫到人,但我可以選擇相信是不是他們犯的錯誤,最少我不會落井下石。但當我身心受到莫大傷害的時候,朋友在哪裡?作為一個在場人,不停地找藉口推卸責任、故作驚訝裝成完全不知道,最後將這引以為笑柄,東窗事發的時候,受害者還愚蠢地考慮他人的感受。直到現在,我還是經常踩到坑,但已經習慣了,雖然我不會判斷誰是真誠誰是虛假,但我至少知道對人不可盡信,只要不要因信賴而抱有期待,就算被騙了也是無傷大雅。


偏執的天真

對於這個人,我虧欠的是一個感謝和一句對不起。這個人在我封閉心靈時無意間推了我一把,卻又在我選擇向前邁步時,將我打到了更絕望的空間。此人塑造出了我對天氣的喜好,讓我學到了未雨綢繆的重要性,瞭解到一旦做了選擇就沒有後悔的餘地,給了我一個明知道不可能,卻要強迫自己去實踐的座右銘。這個人,我欠了一個對不起,沒考慮到心情和周遭情況就冒然進入;這個人,我欠了一個感謝,從這個人身上,我至少接收到了「天天都開心」這句話,對我,也許不適用,但我願意將這份喜悅轉送給其他人。

「如果能實現一個願望,我希望能拋棄、忘卻自己的情緒。」憤怒、空虛、快樂、驚訝還是怨懟等情緒對我而言,是負面大於正面的存在。情緒主宰了我很多行為,這些行為有時候使我容易和人起衝突,有時候會傷害到人。人的內心本來就是無法測度,和不同的人來往都有不同的模式,有些人寬宏大度可以接受冒犯,但有些人只要觸犯一次就完了。

我為人自私、剛愎自用、小氣、愛斤斤計較又佔有慾強,常因為很多小事情就會有心情上的波動,我常想著只要沒有感情的話,不會因為小事而感到空虛、生氣,也不會因為太高興而得意忘形,也不會過分在意他人對自己的一舉一動。老實說,跟別人互動來往中需要投入的心機太多了,我已經感到疲累了。

至於我的座右銘?算了,只做半套的物品還是不要拿出來獻醜比較好。

記者 張睿文
我是張睿文,在某種因素下導致自身變得有點畏懼和他人說太多話的人,習慣用臉書上的名字「張獨行」當代名,上大學後正在用盡一切手段改變自己,另外在大學兩年宅生活的洗刷下有點掉入了2D的世界中,但請千萬不要把我當成一個完整的宅男喔!!!
記者 張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