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期

音樂交融靈魂 霹靂布袋戲

這個音樂區塊並沒有特定的風格,它結合了東方傳統音樂、電音、搖滾和混音,每個風格都可以演繹出不同的故事,而每個故事都有屬於他自己的靈魂。

音樂交融靈魂 霹靂布袋戲

記者 張睿文 文  2012/12/09

霹靂布袋戲的音樂延續了傳統,結合了新元素,從無到有,不停改進和創新,並建立了龐大的音樂體系。這樣的音樂從統一的架構中尋求變化,再從變化回歸統一,每首樂曲都有其撼動人心的地方。

 

傳統 改變 前進

布袋戲的音樂由來已久,從一開始的野台戲為加強劇情上的氛圍,有了負責配合劇情音樂的後場。一般而言,後場人數不會超過五個,多使用嗩吶、二胡、琵琶或鑼鼓等中國傳統樂器,由於人員短缺或成本不足,通常一個人得身兼數樣樂器的操作者。野台戲的音樂就好比振奮精神的工具,能夠藉由極具氣勢的聲音,吸引現場觀眾的注意。


野台戲是布袋戲的前身,當時只要用簡單的媒材就可以營造熱烈的氣氛。
(圖片來源/痞客邦部落格—菲尼克斯)

隨著時代和科技推進,布袋戲躍上了螢幕,但一開始的音樂不論是金光還是霹靂布袋戲,有很大的成份都和港劇、遊戲或動畫音樂重疊。缺乏獨立的創作,是布袋戲早期音樂的致命傷。但在霹靂成立「無非文化有限公司」、並跟「動脈音樂」合作,開始對外徵稿後,創作水準明顯地提高,霹靂的音樂逐漸發展出多元風格,此外,新樂器的注入也改變了舊有傳統樂器的地位。從久久發一張專輯,到一部劇集就擁有兩、三片原聲帶,種種的轉變標識著布袋戲音樂走向高峰,但在邁向頂峰的同時,也表示離下坡不遠了。
 

不同樂曲 塑造不同靈魂

劇情並非布袋戲吸引觀眾的主要元素,音樂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原因在於,音樂特色會隨著劇情改變而轉換,並強化凸顯主題。同於野台戲,一般分為文場和武場,文場音樂又稱為角色配樂,目標在於將角色的特質精準地表現出來。武場音樂則稱為武戲,考量範圍較文場廣而淺,其音樂首先注重氣氛,即有沒有辦法將戰鬥中的緊張感帶出來,其次才是考量角色性格。武戲偏好以直接方式開頭,且一定要有充滿氣勢的區段,輔以明確或急促的節拍,才能將角色交織出的戰鬥熱情展現出來。

角色配樂比起武戲複雜許多,由於布袋戲角色釋出很快,如何將當下劇集要角特色展現出來,且不會和舊角色重複就顯得格外重要。角色特色,顧名思義就是角色隸屬門派、文化背景、行事想法、或個人經歷。以門派中的道門為例,道門音樂為傳統的延續和新元素的融合。《霹靂英雄音樂精選【参】》的〈古塵現世〉是一首武戲,卻將道門的音樂風格表現得淋漓盡致,曲中以渾厚的人喝聲開頭造出豪邁磅礡的氣勢,串連曲中的鼓聲和鑼鈸聲象徵錚錚鐵骨的浩然正氣。但只以如此傳統的表現方式太過陽剛單調,因此曲子加入了長笛和電吉他的編置,乍聽之下似中國傳統音樂,卻又不全然是,雖然只有短短兩分鐘,卻塑造出道門獨特的風格。


〈古塵出世〉樂曲氣勢十足,塑造了道家音樂風格的基底。(影片來源/YouTube)
 

霹靂布袋戲中,很多音樂是要搭配劇情和角色才可以顯示出風格差異,但有部份例外,即使音樂和劇情分開也能獨立生存,那就是經典配樂。經典配樂定義並不在乎英雄角色存活集數的長短,而是在劇情安排下,角色性格是否強烈到足以跟音樂產生共鳴,使得音樂在沒有劇情的輔佐下也能自然而然聯想到角色表現,就可定義成經典配樂。

《霹靂英雄劇集原聲帶【霹靂劫之闇城血印】》中的〈疏樓龍宿〉以直接卻不失隆重的方式開頭,傳達出角色直截乾脆的性格和不凡的身分地位;連貫整首曲子的鋼琴聲,則暗示了角色華麗高貴卻平靜淡然的特質;最後收尾的管絃樂就好比人生有著訴說不盡的趣事,但若沒有陪伴的好友又怎能和諧?「華陽初上鴻門紅,疏樓更迭,龍鱗不減風采;紫金簫,白玉琴,宮燈夜明曇華正盛,共飲逍遙一世悠然。」將樂曲節奏搭配這段疏樓龍宿詩號,可說是恰到好處,既不會太多也不會太少。


疏樓龍宿這首配樂即使和劇情分離,也能使人感受到角色超然的風采。(影片來源/YouTube)


唱不出的女性心聲

「來世若有心願,萬水千山,平凡。」這是出自《霹靂英雄音樂精選【九】》中〈英雄願〉的一句歌詞,詞語中透露出了身處武林想歸隱山林,卻無法遂行心願的沉重負擔。除了音樂,歌曲可說是經典配樂的另一種表現,比起配樂,歌曲是以最為直接的方式將英雄心聲唱出。霹靂著名的演唱者有:荒山亮、孫敬凡、黃妃等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演唱風格。荒山亮歌聲渾厚有力,適合魄力滿點的片頭曲;孫敬凡曲風沉穩柔和,最能將江湖滄桑表現出來;黃妃曲風婉約清麗,適用於抒情的曲調中。

霹靂的歌曲隨著時代的改變而有很大的轉變,早期的時代社會背景刻苦耐勞,有著「一步江湖無盡期」的辛酸,歌曲透露出的是打滾於武林的無奈。近來風氣開放,對於愛情的追求,促使歌曲風格漸漸走向描述男女內心感受。霹靂歌曲風格雖然轉變了,但不論是甚麼歌曲,都有強烈的男性中心主義穿插其中。縱貫整個霹靂配樂,抑女揚男的狀況屢見不鮮,女性角色除非性格鮮明,否則很難擁有大量屬於自己的配樂。

歌曲,更是以男性的眼光出發,唱出了男性的心聲,表達了男性漂泊於江湖無法長伴摯愛的無力。但女性在歌曲中是種缺乏自我意識的象徵,她們盲從、柔順,就算是獨立自主,一旦陷入愛情,就會變成了順從男性的存在。忽略女性角色的定位和想法,完全將女性視為受保護者,過份宣揚個人英雄主義,反而使兩性不平等的問題表露無遺。如何扭轉性別角色的刻板印象,給予女角色一個全新的定位,將是音樂創新中一個更大的突破。


〈英雄願〉雖然歌詞真摯,意境深遠,但卻是從男性的視角出發。(影片來源/YouTube)


挑戰永無止境

霹靂的音樂內容多變且不停地創新,但要在一部劇集中擠入那麼多特色各異的音樂,不免使人感覺像是濫竽充數。好曲子是要花上大量時間產製,但最近霹靂布袋戲音樂就好似創作太急,給人冗長沉悶且無法提振精神的意象,除了主旋律還算明確,其他部份都太過含糊不清、沒有重點,而且也無法自然地和主旋律接在一起。更重要的是,完全缺乏了角色的靈魂和核心,從整張都是精美樂曲的原聲帶,變成只剩四、五首有著亮點音樂的光碟片,和初發展起來的情況對比下,不啻是一個令人無奈的反諷。

近年來,金光布袋戲重新崛起,象徵著霹靂的競爭對手將要大翻身,雖然兩家公司都會避免這類話題,可是觀眾還是會拿來做比較,影視如此,音樂方面也是。或許霹靂不論在質和量方面穩占優勢,但金光布袋戲不停地吸收觀眾的意見並改進,其新劇集《天地風雲錄決戰時刻》的片頭曲,不論在動畫、歌詞還是氣勢方面,都足以和霹靂音樂蓬勃發展時期的片頭曲並駕齊驅。對霹靂而言,音樂的創作雖然已邁向一個高峰,但要如何再創另一高峰,而不是走下坡路,將是一個新的挑戰。


《天地風雲錄決戰時刻》的片頭曲,再崛起的金光布袋戲可說是霹靂潛在的競爭對手。
〈影片來源/YouTube)

記者 張睿文
我是張睿文,在某種因素下導致自身變得有點畏懼和他人說太多話的人,習慣用臉書上的名字「張獨行」當代名,上大學後正在用盡一切手段改變自己,另外在大學兩年宅生活的洗刷下有點掉入了2D的世界中,但請千萬不要把我當成一個完整的宅男喔!!!
記者 張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