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期

現實與夢想的距離 八英哩

發洩情緒最好的方法就是透過饒舌歌,唱饒舌歌必須能夠掌握音樂的節拍、說話的技巧和速度,以敏銳的觀察力對時事做出一針見血的批判,而這些音樂也唱出小人物的心聲。

現實與夢想的距離 八英哩

記者 龔霈鏵 文  2012/12/09

黑白種族的議題是從古至今不斷被提出的話題。在2011年底上映的《姊妹》也是其中之一,在七O年代的美國南部就算早已經歷近百年前的南北戰爭,黑人在多數的南方地區還是沒有地位的,他們被迫只能接受不平等的待遇,並受白人使喚和蔑視,生命淪為次等公民,奴隸制度的影子依然深刻地刻印在族群基因裡。而即使到了現今,雖然美國出了第一位黑人總統,但是在社會底層,有更多人因為膚色而得不到認同。


饒舌 唱出底層心聲

對於那些看不見未來的人來說,發洩情緒最好的方法就是透過饒舌歌,唱饒舌歌必須能夠掌握音樂的節拍、說話的技巧和速度,以敏銳的觀察力對時事做出一針見血的批判,這些音樂唱出小人物的心聲,而這也成了《街頭痞子》(8 Mile)的中心主軸和最大賣點。

《街頭痞子》整部片的情境設定就在饒舌歌手阿姆(Eminem)長大的城市底特律。1995年的底特律已淪為一個治安敗壞的犯罪之都,經濟的衰退造成失業率急速攀升。但除了經濟蕭條外,非裔美國人和白人間的種族的衝突日益嚴重。市中心的邊界「八哩路」成為市區和郊區、黑人與白人清楚分明的楚河漢界,更代表片中主角極力想跨越現實和夢想的分界線。而也是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阿姆開始他的音樂生涯,同樣和阿姆類似的生活環境和家庭背景,此片可以說是阿姆半自傳式的電影,而整個故事以八哩路為主要場景。


「八哩路」成了市區和郊區、黑人與白人的清楚分明的界線。
(圖片來源/KKbox)

黑白反轉 扭轉刻板印象

當初籌備《街頭痞子》時,製片布萊恩葛瑟就認為一個適合的饒舌歌手擔綱演出,才能真實地呈現嘻哈世界,而這時充滿爭議性的白人饒舌歌手阿姆也正找尋他的銀幕處女秀的機會,於是他們一拍即合。這部片播出後,在第一個周末的票房便開出了紅盤佳績,並以黑馬之姿,以劇中主題單曲〈Lose Yourself〉獲選第75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原創歌曲獎的殊榮,也同時是第一個以饒舌歌曲拿下這個獎項的藝人。

和以往黑人在白人掌權的世界努力突破歷史枷鎖的黑白種族片不同,《街頭痞子》以一個生長在滿是非裔美國人中的白人為主要的敘事觀點,它表現出了白人如何在黑人的社會立存。這部片突破了以往的框架,以一個本應該是較優勢種族的青年,詮釋一個和我們認知相反的視野。而這部片也同時凸顯出藍領階級在大環境下的無奈縮影:每天都得忍受沒有出路的工廠工作,除了希望,他們一無所有。


在周遭滿是黑人的環境,白皮膚的吉米特別顯眼。(圖片來源/環球片場)

最初音樂活動的場景結束後,電影將焦點集中在吉米(阿姆飾)身上,一開始吉米對在台上漏詞心有餘悸,決定放棄他的音樂事業夢想,打算花更多時間在白天的工作和構築家庭生活。然而最後一場饒舌競賽中,吉米因朋友艾力克斯的訪問而打消不去參賽的念頭,並在饒舌飆歌中順利贏得冠軍頭銜。然而最後作為在電影中吉米成長的一個表徵,他拒絕了朋友們慶祝勝利的要求,和主持節目的邀請,「要以自己的方法生活。」面帶微笑的靜靜走入黑夜,返回他在工廠的輪班。


時代縮影 饒舌代言

整部片的主角步調感覺千篇一律,每天在同個工廠中重複同樣的動作;回到家反覆和媽媽的男朋友起衝突;同樣的為了年紀還小的妹妹生活擔心;同樣還是跟著同一群黑人朋友出門混,但其中它非常誠實展現出美國底層生活的情況。主角朋友群與主角家人們都生活在底特律的貧民區中,每個人都過著看不見未來的生活,做著沒希望的工作,只為求一口溫飽,抱著不知道能否真的實現的未來支撐下去。劇中吉米為了這一切下了一個最好的註解,「我們都身無分文,只能窩在老媽家裡。」而這也同時道出那個時代年輕人的心聲。

對於第一次跨行演戲的阿姆來說,因為故事主軸和他真實童年生活相近,因此在表現上雖然沒有巨星演員的大排場和專業度,但整體的表現他將主角所需要呈現給觀眾的情緒演得非常從容到位,觀眾也跟著他從一開始的緊張失常,到贏得頭銜的意氣風發,到最後的平靜接受現實生活,像是身歷其境地重回那個時代。

這部片在當中營造許多饒舌的歌技場景,背景音樂也是重低音的敲擊鼓聲,連同劇中演員的B-box,音樂節奏感隨著這部片的步調,適時地安插在不同的場景當中,讓它感覺如歌舞劇般,充滿音樂和舞步。但它卻只是帶有強烈音樂性的社會劇,配合著鏡頭中滿溢的觀賽群眾,製造出觀眾的臨場感,雖有強烈的節奏支持,但最重要的饒舌歌歌詞,其實蘊含的就是社會底層的時代縮影。


饒舌意義 重新詮釋

劇中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饒舌尬歌的時候,雙方利用各種字眼嘲笑敵手直到擊倒對方,唸到對方啞口無言。除了嘴巴的速度外,臨場的反應更為重要。嘲笑自己的不幸遠比嘲笑別人的不幸有趣且高尚,這是饒舌唱到最後會漸漸悟出的道理。電影中主角們在沉悶的日子就是用這種方法為自己解悶,他們調侃對方同時也不忘損一下自己;而這也就是最後主角吉米會贏得饒舌冠軍的一個重要關鍵,也是最後的手段:他將自己嘲諷得一文不值,因此之後也就沒什麼好害怕對方攻擊而失去的。

《街頭痞子》並非完全正面的劇情,也絲毫沒有表達出「該如何成功」,主角處在充滿暴力與歧視的環境中,不斷受到衝擊及挫敗,但同時也為了自己的夢想前進。他不是聖人,也犯了許多的錯誤,情緒上的失控讓他的路走得並不順遂,生活上種種的情況令他焦頭爛額,但這不就是真實社會縮影嗎?在順境和逆流中找到個人真正的價值定位,但也同時不得不屈服於現實。沒有觀眾喜歡看劇中角色怨天尤人,能夠將負面的情緒轉化成為正面的能量,才是社會所讚賞的態度,也是這部片在最後想要展現給觀眾去反思的,因為現實有太多的無奈與不平,卻只有自己能夠掌握自己的人生。

記者 龔霈鏵
如果我的文字有激起你那麼一點漣漪, 那其實我已別無所求。
記者 龔霈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