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期

這輩子就要當女孩 葉若瑛

如果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想要成為另外一個性別,你會怎麼做?社會上有一群跨性別者,他們對於分類帽分配的結果不甚滿意,所以他們決定要靠自己的努力,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葉若瑛就是其中之一。

這輩子就要當女孩 葉若瑛

記者 尤意茹 報導  2012/12/09

如果有一天,突然發現自己想要成為另外一個性別,你會怎麼做?社會上有一群跨性別者,他們對於分類帽分配的結果不甚滿意,所以決定要靠自己的努力,努力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葉若瑛就是其中之一。

 


勇敢的葉若瑛,努力讓自己成為一個自信的女孩。
(照片來源/葉若瑛提供)

 

非典型的獨特

「我真的開始改變,大概才三年吧」葉若瑛如此說。不同於一般人對於跨性別者的理解,葉若瑛沒有並從小就認為自己是個女孩子;沒有愛玩洋娃娃的童年;沒有明顯的陰柔氣質,她說:「沒有人笑過我是娘娘腔之類的,我一直都是一個『男生』的樣子。」其實她有著與大部分男生無異的中學生活,「國中高中的時候,課業壓力重,花很多的時間在讀書上,還有沉迷打電動,我真的很喜歡打電動,所以也沒有多餘的時間和心思去想到性別的事。一直到大學,都是以一個「男性」的身份生活著,也還沒有想到自己要當女生。」葉若瑛說道。

大學時期交了第一任女朋友,情竇初開的少男面對小鳥依人的女友,本來應該沉浸在濃情蜜意的愛情裡,但是「我也想當公主」的心情卻在葉若瑛心裡萌芽,而且越發茁壯。葉若瑛說:「我開始發現、意識到當女生有好多好處,至少我個人認為很好,例如不用當兵,可以打扮美美的。我看到年輕女大學生會很羨慕,會好希望自己可以變成她們,是真的很想要。」但是葉若瑛並不是一夕之間就成為跨性別者,大學時期雖然意識到自己對於「當女生」的嚮往,不過面對社會上為性別所設立的框架高牆,卻讓葉若瑛十分卻步。
 

努力成為的過程

言談之中,葉若瑛表示,當她以男兒身份做中性打扮時,便開始注意什麼是女孩子常常搭配的穿著,「短褲跟褲襪,或是膝上襪,我注意到只有女生會這樣子穿,男生應該很少吧」葉若瑛說。當時的她認為無論是男生女生都應該能享有自由打扮的權利,所以開始接觸性別平權的議題。直到一本啟蒙的書──《我是男校畢業的女生》,讓她正視自己想要的並不是「中性」或是「男性也可以」這樣的概念就可以含混帶過的,她說:「我想要的,必須跨越到女生這個性別才能被允許」。

因為社會所給予的性別框架,讓葉若瑛被迫一定要把自己塑造成其中一個性別。能夠跟女生一樣打扮得美美的,是葉若瑛想當女生的初衷,這一個看似簡單的願望,卻因為社會對於性別的僵化印象,讓她不能隨心所欲地做自己。在還沒有正式將自己當作女生之前,葉若瑛已經開始嘗試中性的打扮。然而對於一般女生而言,也許不需要刻意去思考,到底該怎麼穿才是個「女生的樣子」,但是無論是跨性男還是跨性女,對於許多跨性別者而言,「跨性別」就如同是「跨國移民」,如何跨過去正是一個「努力成為」的過程。而且「怎麼穿」只是第一步,要從裡到外成為女生,連講話的口氣、姿態,甚至是思維模式都要學習,葉若瑛說這是「女性養成教育」。

 


葉若瑛的啟蒙書籍《我是男校畢業的女生》。
(圖片來源/
書籍官方網站
 

「查無此人」的無奈

家庭關係常常是跨性別者需要面對的一個艱苦考驗,即便是像葉若瑛一樣參與許多性別團體,有許多分享的經驗,也在跨性別者的圈子裡小有名氣,但談到與家人的關係,眉宇之間仍舊露出了無奈的神情。「雖然我爸媽都住在都市,但他們想法還是很傳統保守,他們是很封閉、抗拒的」,葉若瑛談到曾經試著用許多的方法,提供許多與性別相關的訊息給爸媽,希望爸媽可以理解自己,例如將啟發自己想要轉變成女性的這本書《我是男校畢業的女生》大剌剌的放在自己的書桌上,希望爸媽可以注意到。

但是母親的抗拒,讓她感覺十分氣餒,而且對於更改成女性化的名字,父母也十分不能接受,至今都還是叫著葉若瑛原本的名字「葉建良」。而母親也用過許多激烈的手段,表達不能接受與不贊同,有好多次,葉若瑛發現自己女性化的服裝被媽媽拿走;更有寄來給「葉若瑛小姐」的信件,被媽媽以「查無此人」的方式退了回去,或是在信封上註明「小姐」的地方,打了個大叉,以此表達及發洩不認同的情緒,母親種種激烈的反應,都讓她感覺到難過與不受尊重。

 


媽媽將「小姐」二字打了個大叉,筆觸間感受到強烈不認同的力道。
(照片來源/尤意茹攝)

 

法規限制 還是葉若瑛先生

台灣的現行法律對於性別變更的規定仍然十分嚴苛,必須要經過父母同意才能動變性手術,且必須要摘除性器官才能做性別的變更。葉若瑛在2009年拿到性別認同障礙的診斷證明書,確定可以免服兵役。也在2011年開始服用女性荷爾蒙,通常服用荷爾蒙後就會產生另一個性別的生理特徵,例如乳房隆起。而葉若瑛表示,她認為生活在社會上,別人如何判定自己是男是女,靠的是打扮與言行舉止,不見得一定需要性別重置手術。

而對於跨性別者而言,也不見得每個人都想要摘除性器官,更何況變性手術必須要自費而且昂貴,是十足限制及負擔。尚未進行變性手術的葉若瑛,在身分證上的性別欄,仍標示著男性身分。是否能改變這樣的法律限制,是許多跨性別團體現今努力的方向。

看著自己一路走來的過程,葉若瑛也給與自己肯定。在大學中性打扮的時期,她說那時候的自己是一個「衝撞體制」的角色,雖然很容易受傷,但那是最能挑戰體制的時機,而當自己越來越以一個女性的樣貌出現在社會上時,也進入了社會給予女性的框架當中。但是葉若瑛也鼓勵所有與她有相同經驗的「姐妹」,要勇敢的做自己,她說:「多了解自己,你不是男生,你也不是女生,你是獨一無二的一個人,你有一般人沒有的弱點,也有別人沒有的優勢,你會找出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葉若瑛揮別曾經迷惘的自己,展開自信的微笑說:「現在,很自在了。」

 


自信的葉若瑛,破繭成蝶。(照片來源/
葉若瑛提供)
記者 尤意茹
有關懷有想法有立場有觀點有行動, 這是我努力的方向。 還是顆青澀葡萄的我, 透過這一年成為最濃醇的酒釀 : )
記者 尤意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