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期

用照片說故事 Karren

Karren,一個在馬來西亞長大的台灣人,也是仆街少女的一員。鮮為人知的是,在一系列仆街照片爆紅前,她早已是個職業攝影師。她透過一張張的照片傳遞動人故事,感動也油然而生。

用照片說故事 Karren

記者 林慰 報導  2012/12/09

Karren,一個在馬來西亞長大的台灣人,也是仆街少女的一員。鮮為人知的是,在一系列仆街照片爆紅前,她早已是個職業攝影師。大學畢業以後,她轉換跑道,毅然決定將對攝影的興趣當飯吃。留著一頭個性短髮的她,談起喜愛的攝影時,臉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也讓人感受到她對攝影狂熱的心。她透過一張張的照片傳遞動人故事,感動也油然而生。


與攝影的美麗邂逅

就讀醫學系的Karren,在大六那年開始接觸攝影。當時常常要到醫院實習,生活苦悶無趣。偶然看到同學的相簿,發現同學被拍得很不一樣。於是,Karren開始自薦當攝影模特兒,透過一張張的照片,她發現鏡頭下的自己與現實生活中不同,是自然且散發自信的,當下覺得很有意思。

「拍久以後覺得,也許我可以反過來,用相機把別人拍的很不一樣,或是把他們心中的一些想法拍出來。」買了第一台Lomo相機Holga後,隨手拍拍,發現拍照很有趣,也讓她開始愛上攝影的世界。大六年底,她用Holga拍攝了第一組婚紗照,在網路迴響很大,獲得好評。她才發現,攝影不只是自己拍得開心,拍照還可以貼近人的心。


留著一頭個性短髮的Karren,對攝影有一顆狂熱的心。(照片來源/林慰攝)


勇於抉擇 甘於承擔 

Karren從小就是乖乖牌,對自己要求很高,雖然沒什麼才藝,但很認真求學,一直是讓父母安心的小孩。高中畢業以後,還沒搞清楚人生方向的她,考上了中國醫藥大學,於是離開父母回到台灣求學。她表示當時並沒有想當醫生,因為考上了就去念。然而念了以後,發現自己並沒有很喜歡,因此很痛苦。

大四時想要轉系,卻因為父母反對而放棄。畢業那年,在攝影上已經有點小成績,Karren萌起了將攝影當成職業的想法。但這念頭也遭到到父母極力地反對。這次,Karren立場堅定,在爭論許久以後,媽媽態度軟化,決定給她一年的時間在攝影界闖蕩。「如果連自己都養不活,吃不飽穿不暖,你就得回去當醫生。」媽媽的話還言猶在耳。Karren認為父母要面對的壓力不比她少,父母不僅要處理自己的情緒、錯愕,還要面對親屬的壓力。即使如此,父母還是願意給她機會嘗試。

「我不給自己留退路,這是一種對自己也對父母負責任的行為。」她表示:並不想在攝影界闖蕩一年以後,再回來當醫生,這樣不僅幼稚也不負責任。所以,她更珍惜這得來不易的機會,一直堅持到現在。父母花了一兩年時間調適以後,如今見她小有成就,雖然不至於大富大貴,但也總算生活無憂,兩老的心也慢慢釋懷了。


享受 鏡頭後的世界

小時候的Karren很喜歡畫畫,但是畫得不太好。而現在,她藉由拍照創造了一個不同的世界,透過自己的眼睛,也可以「畫」出想要的畫面。後來,Karren透過攝影去深入了解所在的社會。以拍攝眷村為例,Karren會到眷村找村民聊天,了解他們的生活,對未來的想法等等。在了解他們文化以後,再透過相機拍出來。

她認為這才是一個人,生存下來的意義。如果每天只是機械化的工作,接案子,她大可不必當攝影師,可以回去當醫生。此外,她也一直在關注流浪動物議題,希望透過照片,讓更多人知道並關心這些流浪動物的現況。「這些無法為自己出聲的動物是和我們一樣是平等的。」Karren自己也會從中反省。當攝影師,讓她可以在拍攝的過程中,不斷找尋這個社會,人生的意義。


Karren選擇用攝影替流浪狗們發聲。(圖片來源/karrenphoto.com

Karren覺得,所有學習的東西會變成能量,即使不知道將來會不會用到。她擁有醫學背景,雖然現在沒辦法醫人,但對她而言,攝影也是一種醫心行為。但她透過攝影,把重要的一刻記錄下來,保存回憶。她透露,人與人的關係,可以很脆弱,也可以很緊密。只要願意伸出手,或願意透過相機去拍攝下來,只要是人都會感受到那顆心。

「這就是我拍的!」Karren認為好照片的定義不在於有沒有故事性或高超的攝影技巧,而是心理踏實就好。創作的過程中難免遇到瓶頸,攝影可以很狹隘也可以很廣,一開始拍人像時,意氣風發,還辦了第一次的個展。當個展結束後,她發現不清楚下一步該怎麼走。於是她沉澱了一年,重新尋找攝影對她的意義。

在那年,她深入社會,了解自己居住的地方,有人,才構築了地方。這世界還是有許多點點滴滴是自然的,也是沒辦法去控制的。之後,Karren開始拍攝不熟悉的事物,從台北市到花花草草都是她重新嘗試的攝影題材。她強調,遇到瓶頸時要懂得改變自己的想法,讓自己去嘗試去接觸。攝影和人生一樣,有很多層面,不要把自己侷限在小框框裡,才能獲得更多。


羈絆 透過攝影交朋友

生命的存在是人與人的羈絆,才有辦法延續,也是朋友和家人的支持讓她堅持到現在。她強調:「就是有這些羈絆,我才有辦法走下去。這些人在我生命中留下一些印象,也激勵我繼續成長。」

三年多的職業攝影師生涯,Karren都以交朋友的方式來接案子及創作。透過攝影交朋友,讓她的人生更加圓滿。攝影帶給她很多,除了基本的生活安定,還因為攝影接觸到了各式各樣的人事物,從中體驗了很多人的人生。「他們給了我很多故事,帶給我一些啟發,這是在獲得一張好照片以外,很珍貴的東西。」其實攝影的行業很有意思,除了醫生以外,一般行業不會一時間接觸那麼多各式各樣的人,但是病患並不會和自己分享心事。

拍攝婚禮時,是幸福的;拍攝親子時,可以感受青春的感覺;而喪禮則用肅穆的心情去面對。在拍攝時,Karren會在意他們的故事,她認為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都該有自己的故事。兩個人在一起的故事更不一樣,這樣拍出來的才是屬於他們的婚紗照,也是有故事可以分享的。接案子對她而言並不是一個買賣,而是希望透過攝影,讓客人變成朋友。


創意婚紗照的點子是與客人互動,一起想出來的。(圖片來源/karrenphoto.com

「一個人一輩子真的要找到一個真的是興趣(的職業),大概就真的是全面勝利了。」——九把刀

計劃明年出書的Karren強調自己還在追逐,亦步亦趨的構築夢想。Karren建議想要學攝影的年輕人,不要想太多,做就對了。有了決心加上堅持,夢想不再遙不可及。在她身上,看到了對攝影的熱忱與執著,還有許多人缺乏的——勇氣。

記者 林慰
我是一粒沙, 句點王, 白白又胖胖。 我想我是一個矛盾又反复的人。  
記者 林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