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期

尋思默語 正義與自由

一百種人有一百種思考,不存在百分之百相同意見的人。潮流是盲目的,向著大眾而去。大眾是沉默的,因為一百種聲音不可能一樣,頂多比較大聲。人們原本是不會說話的、是沉默的,在掙扎反抗以及辯論中,才學會了言語。

尋思默語 正義與自由

記者 簡瑋靜 文  2012/12/09

一百種人有一百種思考,不存在百分之百相同意見的人。潮流是盲目的,向著大眾而去。大眾是沉默的,因為一百種聲音不可能一樣,頂多比較大聲。人們原本是不會說話的、沉默的,在掙扎反抗以及辯論中,才學會了言語。


非關正義

什麼是正義?媒體和知識只是工具,而非力量,談不上正義與否。當揮舞著「正義」的旗幟,有多少人知道正義背後的意義?

什麼是正義?正義是一種力量。自古以來,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站在巔峰的人代表正義;站在光明之下的人,就是英雄。換句話說,正義的執行需要力量,它包括體力、地位以及權力。警察打擊罪犯需要體力;法官判決罪犯罪行需要地位;對罪犯正當權益剝奪需要權力。

力量不是正義。在新聞上可以看到家暴、搶劫、傷害、貪污之類的報導,那些人坐擁力量,所做所為卻稱不上是正義。

什麼是正義?正義是多數人。古希臘有「陶片流放制」,超過半數的公民可以決定可能危害城邦的人流放到國外十年。當社會面臨抉擇,損失最少的才是正義,獲得大眾支持的才是正義。人們常以多數決來分辨最少損失的解決途徑。

多數人不是正義。前一陣子霸凌事件頻傳。欺負人的人數多,受欺負的人少。這些多數人共同的行為跟正義一點也沒關係。

什麼是正義?正義是報復。法律出於補償,會給犯罪者懲罰,剝奪權力、金錢,更甚者生命。漢摩拉比法典建立在「以牙還牙、以眼還眼」的觀念上。報復的正義給受害者心理或是金錢上的補償。報復的正義會做過頭,才能遏止罪犯防範於未然,才不會造成未來未知的遺憾。

報復不是正義。新聞報導有一名員工因為拿不到薪水,蓄意縱火,造成14名女工死亡。員工報復了,心理也許也得到補償,但是行為並非正義。做過頭的正義也不是正義,人們永遠不能早知道,不能早知道誰會犯罪,先執行死刑;不能早知道誰會反省,要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現實中的是非對錯其實很模糊,而且通常是事後驗證,正義與非正義,定義因人而異。

現今社會中,人們很容易掌握工具,無論是金錢、體力、地位、知識或是媒體都只是工具。當我們經過思考去行動,才會成為實質的力量。然而,力量不代表正義。人們往往追求正義,卻迷失了方向。掌握著權力:地位也好、金錢也好、情感也罷,非關正義。


生而自由

羅蘭夫人:「自由,自由,多少的罪惡假汝之名而行!」人們追求自由,卻造成了其他人的不自由,這樣的自由並不是自由。「自由」這兩個字說起來很容易,做起來卻很難,更確切地說,有時候限制也是一種自由。人生而自由,指的是心;生而不自由,是行為。人心難定,也因此只能用法律,限制行為,卻不能限制思考。

聽起來很矛盾,換句話說,真正的自由是心理自由,行為卻需要受到規範。自由的心理不受規範,行為上的自由卻會被社會所監督限制。人們的想法可以很天馬行空、不在意善意惡意、不受倫理道德現實限制,人們的思考是自由的。行為自由有一定的限制,至少需要建立在不影響他人的基礎上,社會才能夠維持和諧與穩定。

然而實際上,行為的自由也會影響到心理的自由。以追求學問為例,如果外在環境的限制,使人無法吸收知識來思考,導致心理受到限制。自由思考是來自於知識,知識來自於訊息的傳播與學習。無知不是一種幸福,而是一種悲劇,無論裝飾得多幸福華麗。學習應該是開放的,知識應該是共享的,天份是個人的,心態是個人的,不能控制內在因素的影響,但是至少社會不該造成外在因素的限制。

言論自由更是最常被人提出的一項。人人主張自己有言論自由,而忽略了這言論對其他人的影響。說出口的話是無形的,而且是主觀的,也因此更難以去限制或是評論對他人的影響。「我不贊同你說的話,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伏爾泰說的這句話隨著時間的流逝,又有多少人真正懂得他背後的意義?

人,生而自由。心是自由的,行為是不自由的。如果心裡沒有思考過行為的自由,那就只是被操控的傀儡,盲目的行動者。


視野的開拓

人很單純,也很複雜,人性本身充滿著矛盾。追求公平正義的同時也追求特殊性和自由。意見跟想法的表達因人而異,因此互相辯論意見就是一種交流,是思考的溝通。一個人的意見顯得狹隘,而且一件事情可以有很多面向,重點是人們想要看到什麼。當人們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事情,忽略不想注意的事情,所表達的意見就是不完全的。

回到家中,偶然之下就最近的學生運動和立法院上的爭執事件和家人討論。我理直氣壯的對父母表達自己的意見,發現有許多訊息也許在網路上傳得轟轟烈烈,是我訊息的主要來源。不過對看報紙和電視,比較少接觸網路的父母而言,事情又會從另一種角度來看。他們對我提出了一些我沒有注意到的問題,讓我發現自己對事情有某些的思考並不是自己想出來的,而是人云亦云的結果。爸爸對我說,不管你要做什麼,都要經過自己思考之後再去做,而不是單純附和他人,或是滿腔熱血地去做你不知道為什麼的事情。

這件事讓我反思,身為喀報的記者,我是否有達到身為記者的本分?是否對自己負責的每一份報導能抬頭挺胸?是否能讓媒體的力量在自己手中保持著第四權的那份正義?是否忽略了,或是偏頗了應該被注意到的事實?

於是我寫下了我心中的正義,自由,以及身為記者的反思。警惕並期許未來的自己能更謹慎的探訪,懂得去完整地觀察整個事件,並有最全面的觀點。尋思,心中原本沉默的,非關正義、自由且開闊的,屬於自己的想法。

記者 簡瑋靜
喜歡嘗試新東西, 喜歡啦啦隊, 我叫企鵝(cheer), 讓我為你加油為自己加油, 走在喀報這條路上:D
記者 簡瑋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