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期

圖文趨勢 簡單閱讀

每當提及「書本」,大多數人腦海中都會浮現滿是文字的景象。不過,近年來,簡單易懂、方便閱讀的「圖文書」越來越流行。究竟圖文書指的是什麼?為什麼會流行?而這樣的潮流對社會有什麼影響?

圖文趨勢 簡單閱讀

記者 鄭姿筠 文  2012/12/09

書籍的種類非常多元,但是,每當提及「書本」,絕大多數人腦海中都會浮現出滿是文字的景象。除了漫畫和兒童繪本之外,的確大部分的書籍都是以文字呈現,不過,近年來,簡單易懂、方便閱讀的「圖文書」越來越流行,廣受讀者喜愛。究竟圖文書指的是什麼?為什麼會流行?而這樣的潮流是否對社會有所影響?


日益趨增 圖文書是什麼

自從網路快速發展後,世界各地的圖書銷售量明顯受到衝擊。以美國為例,美國在2007年銷售了22億9千5百萬冊書,比起2006年的銷售量足足減少4千4百萬冊,可以說是相當驚人的衰退。因此許多出版業者轉而出版電子書,因應科技化時代的來臨。不過在這同時,卻也有許多在網路上大受歡迎的文章或是圖文故事受到出版社的邀請,將其集結成冊,出版銷售。

以此形式受邀出版的書籍,內容多半不是純文字,而是圖文並茂的圖文故事較多。最廣為大家所知的應該就是部落客彎彎的作品。彎彎的圖文故事不僅知名度高,甚至還可以說是引起臺灣圖文書潮流的開山始祖。並不是說在這之前臺灣的圖書市場沒有圖文書,只是出版量不多,且多是翻譯自日本的作品,如高木直子的作品。而在彎彎的作品出版之後,除了臺灣作者的圖文書作品開始較為蓬勃發展外,他國的圖文書也更加大量地進入了臺灣的市場。


《可不可以不要上班:彎彎塗鴉日記》中一圖。(圖片來源/博客來網路書店)

所謂的「圖文書」,事實上並沒有明確的定義,且相當難以與「漫畫」和「繪本」做出明顯區隔。「漫畫」是指以虛構、誇張、或是寫實等各種手法,描繪圖畫來敘事的一種視覺藝術形式。在以圖畫為主的情況之下,可以輔以文字表達狀聲詞,或提高觀看者理解度的文字說明。

而「繪本」從字面上看來可能會以為是畫冊,不過現今多指兒童閱讀的圖畫書。但是,比起對圖畫幾乎不會有所要求的兒童圖畫書來說,「繪本」會更講究其圖畫的藝術價值,並非只要能搭配故事即可。從國際間存在許多繪本獎項這件事來看就可得知繪本的價值定位。其中,較大型的國際繪本獎項有「英國格林威大獎」、「美國凱迪克大獎」、及「義大利波隆那國際兒童書展最佳選書」等等。

廣義來說,圖文書其實也包含了漫畫和繪本。如幾米的繪本就被博客來網路書店歸類在休閒圖文書,但如果照上述定義看來,幾米的作品應確確實實屬於繪本。如果硬是要將圖文書與漫畫和繪本做分別的話,或許可以這麼說:圖文書的圖畫需要比漫畫有更清楚的文字做說明,而圖畫本身不像繪本強調其藝術價值,且通常閱讀起來是讓人心情放鬆的。這狹義的定義,主要是針對圖文書中作者自行繪製圖畫的類型,並不包括帶有文字解說的攝影集等。
 

圖像的優勢

圖文書會受歡迎,並不是件令人無法理解的事。從漫畫和繪本身上不難看出人們對於圖畫佐以文字的敘事形式接受度相當高。以科學的角度來看,人類對於不同來源的資訊,記憶程度會有所不同,透過文字傳遞的資訊,人類僅能記住百分之二十,但若是透過圖像和實作吸取資訊的話,則可記憶百分之八十,差異相當大,由此可以看出,人腦對於圖像資訊的處理效能遠遠大於對於文字的處理。

對於這樣事實,其實不需要感到訝異,試想,人們說好的文字必須讓讀者感受到畫面,所以即使是文字,最終還是會被轉換成畫面才進入記憶裡。實際上,當人類在閱讀文字的時候,人腦就是將文字視為一個個的小圖片來進行分析的。

圖像容易被記憶的特色,連帶地使它閱讀起來較為快速。對於日夜忙碌的都會人來說,在工作、生活上的壓力及負擔就已經不小,身心疲憊的狀態下,即使是喜好閱讀文字的人,恐怕都不會想在忙裡偷閒的時刻,還必須聚精會神地解讀密密麻麻的文字,甭論原本就比較不偏好閱讀文字的人了。

正因為如此,市面上休閒類的書籍才會越來越多,如輕小說、漫畫、圖文書等等。這些種類的書籍都具備了「容易閱讀」的特色。即使插圖不多的輕小說,簡單的文句、寬鬆的排版,都讓閱讀毫無負擔。
 

速食文化 速食閱讀

圖文書,或許可以說是速食文化下的一種產物。雖然說這種類型的出版品並不是現今才出現的,但是,當它成為潮流時,就間接代表著人們的文字閱讀量減少了。圖文書閱讀起來可能甚至比漫畫還要輕鬆,因為它通常章節與章節間沒有連貫性,即使一天只閱讀幾頁,也完全不會影響後續的閱讀。

資訊爆炸、生活步調快速,種種現象如洪流般,強勢地推擠著人們在時間軸上快速移動。喘不過氣的人們、沒有時間的人們,只好選擇能夠在短時間內紓壓的休閒。雖然,圖文書的出現,可以讓更多人即使無法組織文字,仍然可以呈現自己想說的故事,但若大眾閱讀文字的情形還是每況愈下的話,後果恐怕不甚樂觀。

畢竟,有許多深層的感受和思考,是無法用圖像取代文字的。正因為文字並不像圖像那樣容易接收和記憶,閱讀文字才是真正可以使腦袋運作的行為。吸收的資訊慎重其事地轉換、消化,而不像圖像一掃而過,雖然快速,雖然容易記憶,但真正能刻在心中的又有多少?

圖文書,本身並無好壞之別,對於一個疲憊又需要消遣的人來說,甚至可以說是良方。但凡事皆有其分寸,不可過於偏頗。如果完全拋棄長篇的純文字書籍,從此只閱讀圖文書的話,不僅邏輯、組織能力都可能退步,咀嚼文字後所獲得的深刻感受也將蕩然無存。

記者 鄭姿筠
我是鄭姿筠。 以源源不斷的好奇心為動力, 以邁向專業為目標, 期許自己能成為獨當一面的記者。
記者 鄭姿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