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期

悠游水墨 邱炳亮

「我的人生起起伏伏非常的精彩,凡是聽過的人,都視我為一個傳奇性的人物。」多樣的職位更迭,邱炳亮名字上的頭銜雖然一再改變,唯一不變的是一顆從小就冒險犯難的心。

悠游水墨 邱炳亮

記者 龔霈鏵 報導  2012/12/16

「我的人生起起伏伏非常的精彩,凡是聽過的人,都視我為一個傳奇性的人物。」從獨霸一方的木材工廠老闆、證券交易所、本土化妝品和機械公司財務長、日本小吃店老闆,到現在各社區大學爭相邀約開班授課的國畫老師,正籌畫攻讀研究所的邱炳亮,頭銜雖然不斷更迭,唯一不變的是一顆從小就冒險犯難的心。
 

早年經歷 大風大浪

邱炳亮出生在一個以工廠為家的環境,父親因為早年戰爭的原因,開啟木材工廠的雄圖霸業,日後由擁有精準眼光和商業頭腦的大兒子邱炳亮接手,因為從小就遺傳著父親的冒險基因,更是將其拓展為北台灣獨大的木材行。但因戰後的需求量銳減和環境的變遷,再加上政策的諸多限制,他適時地把工廠收掉,以免往後更為嚴重的虧損。

結束木材工廠後,他轉而依次接下證券交易所、本土化妝品和機械公司財務長,但三次都因為職場上的同事相嫉中傷或和其他上級理念不合,因而辭職;就在此時,日籍友人想在台開日本料理店,已經邁入中年的邱炳亮,決定嘗試不同於先前的工作型態,重新學習料理的模式和平近大眾的生意處理,再次拾回當老闆的老本行。然而因每日食材購買準備,讓他必須在天還未亮的清晨就驅車往返新竹和基隆兩地,但每天睡三個小時的生活,真的讓他吃不消,於是萌生頂讓的念頭。
 

藝術領域 人生大轉彎

就當日本小吃店的壓力日月累積,因為老婆廖美玲的邀約,邱炳亮放了自己一個星期的假,兩人一起到雲南寫生作畫,本來一開始只是在老婆身旁當個稱職的「書童」,沒想到卻在過程,發現中國水墨令人著迷之處,就這樣一頭栽進國畫的瑰麗。「做生意的人怎麼可能搞藝術,我去畫電線桿還比較快!」這是他回台後毅然決然將店面全權交給日籍友人時,對方驚訝譏諷的反應,但邱炳亮就是這樣的人:當他決定的事,他就堅決將它做好,「我花了十年功夫,才完全轉換跑道。」而從此也開啟他日後十年人生的重大轉捩點。


花了十年工夫,才真正的轉入水墨畫的領域。(照片來源/龔霈鏵攝)

邱炳亮越是投入在山水水墨畫,他的興趣也越生濃厚,而他對於國畫的熱愛和要求,讓他對於所想要深入探討和研究更加癡迷,當他發現一開始學畫的老師已無法滿足他的求知欲後,他又先後到東海大學倪再沁教授的課堂旁聽,並又報名修習文化大學研究所學分班,跟著孫家勤教授求學;在學分班所學也並非全為國畫藝術,他同時也求問於專攻西畫的譚國智老師。雖然必須時常往返學校和家庭,但他卻依然樂在其中。
 

社大教師 春風化雨

因為一次因緣際會,將邱炳亮帶入社區大學教師的行列。不同於前半輩子每日與金錢和客戶交際的工作型態,他欣然的接受國畫後這個新的挑戰─當一名老師,從新竹婦女社區大學開始,他展開後半輩子的教學經歷;一改以往的藝術教學型態,他從最基本的賞析開始教起,他將之前在研究所學分班所學,重新以自己的方式編寫講義,卻因為畫作在網路上畫素的問題無法改善,因此改用3C產品,將所有需要解說的畫作翻拍並投影到投影幕上講課。「所以我每次上課,身上就都會背著三個機器:一台筆電、一台相機和一台投影機,這就是我的正字商標。」

雖然平日精進於國畫練習,但邱炳亮同時也是社區發展協會的總幹事和理事長,因此與公家單位關係良好,經常性地申請公家機關畫展的檔期,但他不僅展出自己的畫作,也將社區大學的學員作品一齊推上展示台,舉辦一場又一場的師生聯展。他帶著婦女社大、竹東和竹北社大的學員一起進入對於國畫純粹的創作,他適時的引導並修補學員的作品,讓參展的社員信心大增,更加勤於和邱炳亮老師學習。


邱炳亮(中)與新竹婦女社大參展學員之合影。(照片來源/邱炳亮提供)

 

攻讀碩士 精益求精

進入成人教育這塊後,社區大學免費提供的教育訓練,邱炳亮從不缺席並全神貫注。他有感於社大教師品質參差不齊,並發現戰後嬰兒潮現今都已屆退休年齡,這群人掌握了台灣百分之八十以上的經濟,而政府害怕這群人從工作職場上下來會失去生活重心,健康會迅速崩壞,進入所謂的「第四年齡」;而健康的退休年齡則稱為「第三年齡」,這種的社會成本投入很少,而也是現在政府極力推動的「樂齡教育」的最主要目的。因此在積極投入教育部的樂齡教育師資培訓後,他決定申請中正大學的成人繼續教育與高齡教育研究所,不只是完成他未完的求學夢,也是為了社大樂齡學員的福祉著想。


邱炳亮適時的介入,幫學員們修補畫作。(照片來源/龔霈鏵攝)

而他繼續進修的最主要原因,基於想精進對樂齡領域的教學方法:怎樣把藝術方面的專業,將教材編寫的容易帶領樂齡學員進入這個領域並創作,傳承故有的傳統文化,促進他們的社會參與,並有可以傳承給兒孫的禮物,他在水田社區的教學經驗就驗證他的想法。這個社區大多是80歲以上的老婆婆,從剛開始的「老師你不要叫我畫畫,我畫畫血壓會飆高喔。」不願拾筆創作,到後來變成她們追在邱炳亮後面請他幫忙「收拾」畫作,每人每次就是三、四張畫,「這幅是要給大女兒,那幅要送給……」看著學員們的作品日漸產出、成熟,教學的成就感讓他每天都感到充實和喜悅。


邱炳亮在和觀畫者解說每幅畫後面的意涵。(照片來源/邱炳亮提供)

「本來是我先學習國畫,結果現在邱炳亮比我還厲害許多。」身為妻子的廖美玲這樣自嘲,經歷過人生的大風大浪、起起伏伏,如今歸於平靜但依然充實;前半生為了生活家計忙碌,後半生找到自己的舞台發光發熱。在滿是畫作的房間裡,充溢著邱炳亮對於國畫的熱愛,還有對於未來進修的一連串展望,都是為了十年前的下定決心,對於所熱愛領域的發揚光大。

記者 龔霈鏵
如果我的文字有激起你那麼一點漣漪, 那其實我已別無所求。
記者 龔霈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