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期

青年公民參與 走吧去讀書

台灣社會公民參與逐漸熱絡,但由這一年發生的各種公民行動可見,社會中的沉默與壓抑仍持續存在。「走吧,去讀書!」青年讀書會讓高中生也有機會討論社會議題,藉此學習公民參與,協助生涯規劃與尋找自身價值。

青年公民參與 走吧去讀書

記者 鄭乃文 文  2012/12/23

2012的下半年,台灣社會上陸續發生華隆罷工、紹興社區、反漲學費等等事件,而大學生在這些事件中皆扮演重要角色。這些大學生都是希望為較弱勢的一方或是意見不被尊重的少數發聲,做出具體行動。對議題不了解的人,從媒體上得到大學生抗議的消息,還是會覺得他們是「來亂的」,或是認為大學生應該是受到煽動,才會對「跟自己沒有關係」的事情那樣地關心。

這些大學生在面對自己覺得不公平或是憤慨的事情時,在依據自己所受的教育或是生活所見所感做出判斷後,會透過體制內與體制外的方式對政府、法規或是學校行政單位提出質疑。如果體制內的反抗不被理睬或是提出的訴求不被看重,就只能採取體制外的途徑,希望藉由抗議的行動集結力量,使其他有一樣想法和立場的人,與他們一起努力達到目的。


台大學生為紹興社區居民發聲,向台大校方抗議的行動,在2012下半年發生。
(圖片來源紹興學程@紹興社區臉書)
 

義務與權利 公民參與

公民參與的模式有很多種,但在台灣,公民參與的途徑卻讓大部分的人摸不著頭緒。即便是大學校園是「高等知識學府」,理論上學生應該要在學校裡學習會對社會有助益的能力和知識,在學時即應嘗試了解社會現況,並且練習參與公共事務,但是擁有最多資源的前幾名「明星」大學裡的學生,卻不一定認為自己有提昇整個社會的生活素質、行使公民參與義務。

台灣社會對這一代青年學子的教育,做了很多投資。台、清、交等明星大學裡的中低收入的學生人數偏低,成績排名在比較後面的學校,學生來自中低收入家庭的比例就高很多。台灣在近幾十年的資本建構過程中,收入的分隔只有加重,而很難真正達成社會階層垂直流動,因為達到一定生活品質及教育水準的人,偏向於考量自己的利益,而幾乎不參與促進公眾利益的事情。

雖然最近台灣學生較以往積極參與社會運動,校園裡的絕大多數的人還是比較被動。社會上很少人真正會以促進公眾利益為自身行為的前提,但當行政單位以「增進公眾利益」為政策護航時,卻會有許多人會跳出來支持「公眾利益」,這種行為其實只是為鞏固自己的利益和權力的手段。
 

被浪費的價值 教育的意義

大學校園是社會的縮影,大學價值的理想,卻與大學教育裡真正影響大學學子的情勢相悖;就像每個人其實都可以呼喊「公平正義」的口號,但真正針對公平正義反覆思辨,並付諸實行的人很少。台灣的大學容易淪於職業訓練,而不是培養學生的思考能力。學生從小到大就被教導要在成績上打敗其他同學,進到更好的學校,從小學、國中到高中,教育只是在培養孩子互相競爭,教育真正對社會的價值,卻被遺忘。

學校教育應該要培養學生思考的能力,但是就大部分高中校園來說,卻是盡量排除讓學生思考與質疑的機會。相對於近幾個月參加各種社會運動的大學生,高中生可以實際行動的管道很少,甚至也很難對各式議題有更深的了解。大部分高中只為學生訂立服裝規則、考試時間與社團課程,並且讓同學用成績彼此競爭的同時,這個社會上也正在發生不符合公平正義的事情,每個事件其實都是培養學生理性思辨能力及公眾參與的機會。但在台灣僵化的教育體制下,這些珍貴的機會很難進入高中校園。


走吧 去讀書

近年來,一些由大學生召集的讀書會組織成立,時常舉辦議題座談或是讀書會,希望讓對社會議題或理性思辨有興趣的高中生,開始有機會跟同學討論時事,或是跟週末從大學回家鄉與學弟妹相聚的學長姊們,一起閱讀與人文及社會科學有關的文章或論述。「綠逗青年讀書會」、「山海屯」以及「苗栗後生會」都是這種性質的組織。


「綠逗嘉義人-在地讀書會」由來自嘉義的大學生發起,定期與嘉義地區的高中生討論各式議題。
(照片來源/綠逗嘉義人-在地讀書會臉書專頁)

些讀書會的成立,也與台灣目前教育崇尚自然科學與醫師、工程師的職業有關。每個普通高中都有自然組人數多於社會組的狀況,如果修習自然組,就會有非常龐雜的自然科目需要應付,在競爭壓力大的情況下,導致許多學生在高中時如果選了自然組,就必須放棄進階學習社會科學的機會。學生真正的興趣未必是可以簡單地劃分為人文社會與自然科學,何況高中生在對許多事物還沒有機會了解的情況下,就被要求做抉擇,甚至有些人因為家長期望他們從事「有錢途」的職業,而根本沒有選擇的空間。


噤聲與壓抑 沉默的平衡

雖然世界目前正處在科技快速發展的年代,但是社會發展卻非常不平衡,社會看似自由,但人民卻因為許多工作沒有保障,而不能真正「自由」地選擇職業。台灣家長基於關心自己的孩子未來經濟狀況的理由,普遍一味地追求科技行業,希望子女成為「科技新貴」或是依附傳統「醫科」出身所擁有的崇高地位及足夠的薪水,卻在不自覺的情況下,對台灣社會造成一些傷害。

如果台灣年輕的一輩在還是青少年時,就被壓縮認識自我與世界的機會,以致年輕人年紀還很小的時候就不敢期待自己能達成自我實現,出社會後只能在種種壓力下謀生活,這樣的社會,一定會產生許多「不情願」的人,從事自己「不情願」從事的行業。這種惡性循環很危險,容易讓社會發展停滯,因為不情願做的事情沒有人會真的用心經營。

讀書會希望能讓被社會現況以及家長、學校權威壓制的高中生,互相分享生活經驗、討論社會議題。「綠逗青年讀書會」就是由幾位大學青年或大學畢業的青年,回到自己成長的地方,幫助高中學弟妹了解身為台灣社會的一份子可以行使的作為,讀書會提供在密不透風的高中生活中,一個小小的空間,讓高中生更有機會確立自身的價值。


高中時期的青澀是每個人的共同經歷,高中時期的抉擇與思考都與生涯發展有很大的關係。
(圖片來源
/豆瓣電影網

「總是會留下什麼吧!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電影《藍色大門》裡的這句話,道出高中生成長過程中,對未來的期望與自我期許,雖然不確定前方等待著的究竟是什麼,可是卻有一份無法抑制的期待,那是年輕學子的生命力,也是這個社會應該保護的價值。雖然校園以外的社會有很多利益考量、權力關係和衝突,但是教育應該讓人民學習到的價值,仍然應該是公平,是正義。這樣的社會才會真正有進步。教育要發揮其正向的價值,為台灣社會開創出更自由公平的道路。

記者 鄭乃文
大家好,我是鄭乃文。
記者 鄭乃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