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期

延續生命 標本製作師

三十幾年不曾間斷過的標本製作,郭聯成不僅做出滿腹心得,同時也打響了在標本製作界的知名度。即使四歲罹患了小兒麻痺,其後又為僵直性脊髓炎所苦,郭聯成仍是憑著對於動物無限的熱誠,開創了事業的一片天。

延續生命 標本製作師

記者 鄭姿筠 報導  2012/12/23

因為喜歡動物,而踏入製作標本這一條路。從十八歲做到五十歲,三十幾年間不曾中斷過的標本製作,郭聯成不僅做出滿腹心得,同時也打響了在標本製作界的知名度。即使四歲罹患了小兒麻痺,其後又為僵直性脊髓炎所苦,郭聯成仍是憑著對於動物無限的熱誠,開創了事業的一片天。


動物、寵物標本製作師郭聯成。(照片來源/鄭姿筠攝)
 

無師自通 踏入做標本一途

在工作室對外敞開的入口,郭聯成和妻子、小兒子正一起處理一隻泰國虎魚,由於是純種、體型又大,所以相當珍貴,全台僅有六隻,是客人的寶貝。

郭聯成表示,自己從小就十分喜歡動物,不過小時候家裡的經濟狀況無法負擔寵物的開銷。長大後,有一陣子住在半山腰,因為空間大,所以養了鱷魚。「想說也許可以當北部的鱷魚小王」郭聯成打趣的說。他的鱷魚非常溫馴,即使把手放在鱷魚嘴裡,也不用擔心會被咬。郭聯成認為,其實不是人類訓練的好壞與否,而有些動物本身就是那麼溫馴,有些就比較具有野性。這隻溫馴的鱷魚,是郭聯成踏入動物標本製作的開始。

一次寒流來襲,讓不耐寒的鱷魚支撐不住往生了。郭聯成覺得要把鱷魚的屍體丟掉很可惜,於是決定自己想辦法把牠製作成標本。在完全沒有經驗、也沒有他人教導的情況下,郭聯成不會傳統的標本製作法,也就是使用福馬林進行浸泡防腐的保存方法。於是,他另闢新徑採取「抽真空」的方式將鱷魚的內臟抽出來,以不破壞外觀的方式進行處理,成功的將其製作成標本。

雖然是第一次製作,但是成品卻相當成功。從製作完成到現在,三十幾年的歲月都沒有讓鱷魚標本腐壞,只是有些縮水。對於郭聯成來說,這首次的作品是令他驕傲的,雖然做的不夠完美,但卻也是進步的開始。郭聯成說,抽真空的方法到現在還是很少人會,所以算是機密,不方便透露。「不過我也不曉得原來我年輕的時候就這麼聰明了呢。」他笑著表示。


標本師在臺灣

四歲時罹患小兒麻痺,其後又為僵直性脊髓炎所苦的郭聯成,雖然不良於行,但是對於標本的製作影響不大。他表示,比較困擾的方面,是處理大型動物時候會不方便,且容易腰痠背痛。標本製作師的工作時間很長,且不固定。有的時候動物的屍體太晚送到,解凍又要花上半天的時間,導致製作的時間相當緊湊,連夜趕工可說是家常便飯。且有些屍體經過兩次解凍,鮮度不佳,會變得十分難以處理,像是魚類可能就會有掉鱗片的現象。

一般人或許會認為標本師在臺灣是稀少的行業,不過郭聯成表示,其實臺灣的標本製作師不算少數,只是能夠接到生意的人卻不多。想要知道如何製作標本,可以經由看書或影片來學習,但是,看是一回事,實際操作又是另外一回事了。通常會想要做成標本的動物,都是珍禽異獸,如果標本師一個失手,把人家的寶貝弄壞了,那麼,誰還敢找他做標本?就算不管之後是否還接得到生意,若是曾經有把標本製壞的經驗,標本師或許會因此產生心理障礙,沒有勇氣在繼續接生意。

「在臺灣,做什麼事都要有個虛名,做的好不好是一回事,但是必須要讓人有個依據才行。」若是名氣不夠的話,客人是無法安心將自己的寶貝託付給標本師的,因為如此,所以才會造成雖然有為數不少的標本師,但真正能夠生存下來的卻不多。
 

標本製作 方法獨特

現今郭聯成製作標本的方法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傳統的剝製法,另一種則是整體保存法。剝製法,指的是將外皮和掌骨留下,其餘如胸骨、大腿骨、肌肉、脂肪等等就全部去除,之後體內在使用填充物填充。這種方法多用於野生動物,或是公家單位需要的標本。

而整體保存法則多用於寵物,作法是將能夠保存的部分通通保存,肌肉、骨頭、內臟盡可能地留下,僅將脂肪和血液去除。這種做法相當費工,所以很少標本師會採用,但是,為了那些愛寵物如愛親人的飼主,郭聯成會選用整體保存法,讓飼主不會因為感覺寵物往生後還遭受殘忍的對待而難過。

但是,即使是整體保存法,還是有一項器官無法保存,那就是眼睛。郭聯成解釋,其實眼睛的保存並不難,可是無論如何,到最後都會乾掉、皺掉,變得不好看,所以通常會使用義眼來取代真正的眼睛。


因動物的眼睛無法保存漂亮,所以使用義眼來代替真正的眼珠。(照片來源/鄭姿筠攝)

除了這兩種方法之外,製作標本的方法還有浸泡福馬林這一項,不過,郭聯成認為,那種標本是醫學或解剖用,對標本師來說,那並不能算是真正的標本。

製作標本,需要花費很長的時間,短則半年,有些甚至得花上一年多的時間才能夠完成。且實際上會想到要做標本的人並不少,郭聯成表示,一個月最少會有二十幾件標本要製作,也曾經遇過一個月上百件的驚人數量,所以通常會利用製作過程的階段性,同時處理多件案子。
 

一輩子的學習

十年前,郭聯成幫桃園海洋館為翻車魚製作成標本,當時這是一項困難的技術,尚未有人成功過;如今,翻車魚的製作對他來說已經不算什麼。這半年來,郭聯成又在蛇的標本製作上有所突破,原本製作的蛇標本,久放後,鱗片會翹起來,而現在的成品,鱗片不再會翹起,而是呈現平滑的狀態,非常漂亮。

「要注意,不是活到老學到老,而是活到死學到死。你沒有經歷過死亡,你怎麼知道死亡是什麼?」郭聯成說。在製作標本的歷程中也曾經歷空窗期,因為法律限制的嚴格程度提升,導致許多動物沒有證書,不能製作標本,因此在生意銳減的情況下,便想要從事別的行業。

原是讀美工相關科系的郭聯成,開始做寶石設計,並且在這方面投入了大量心血。不過,近來因標本製作的生意又有所恢復,所以沒有時間在繼續做珠寶設計。而且郭聯成感到有些灰心,因為在珠寶設計方面無法達到預期的理想成績。並不是指市場,而是指競賽成績。但也不是對自己灰心,是對評審制度沒有信心。所以雖然工具都還留著,自己也很有興趣,郭聯成還是暫時先將珠寶設計擱在一旁,專心一志的發展標本製作的事業。

憑著對動物的熱誠,和自己的摸索,郭聯成在動物標本製作上有著好成績。家人也都很支持,雖然一開始妻子會對一些動物感到害怕,不過漸漸的也就習慣了,甚至還成了好幫手。而他的小兒子也對標本的製作很有興趣,或許會隨著父親的腳步,成為一個出色的標本製作師。

記者 鄭姿筠
我是鄭姿筠。 以源源不斷的好奇心為動力, 以邁向專業為目標, 期許自己能成為獨當一面的記者。
記者 鄭姿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