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期

影像說書人 花子恆

花子恆,認為自己的功力還不足以稱為攝影師的他,自許為攝影玩家,平時白天是個在大型機械工廠上班的員工,下了班之後的時間與精力幾乎都投注在攝影上。

影像說書人 花子恆

記者 歐士豪 報導  2013/01/13

花子恆,認為自己的功力還不足以稱為攝影師的他,自許為攝影玩家,平時白天是個在大型機械工廠上班的員工,下了班後的時間與精力幾乎都投注在攝影上。晚上下班回家後就是整理之前拍的照片,進行修圖作業。周末除非天氣不適合外出,通常會安排拍照的行程,如果有多餘的時間,就會去書店翻翻新書、找找攝影集,「多看也是精進自己能力的方法。」他說。對花子恆來說,現在做的工作只是為了維持日常必需的開銷,生活的重心還是放在拍照上面。
 

重拾攝影夢

會踏上攝影之路,一小部分是因為家裡的影響。花子恆的父親是業餘攝影師,參加過各種攝影比賽。平時在家就能接觸到相機,讓花子恆在就讀高職的攝影課程上比同學們多了一點的基礎。另一方面是高職的課程引出興趣,從高職開始拍照,在大學中斷了幾年,退伍之後才又重拾相機,一直到持續到現在。

在大學時期一度沉迷於網路遊戲因而中斷攝影活動,因為當時在大學學的東西和原本所想的不太一樣,再加上自己的基礎沒有打好,導致很多科目被當掉,大學念得很不順利。學校注重的方向和他所期望與善長的能力不一致,讓他覺得選了一條不適合的路,走錯了方向。而在那時又和朋友玩起網路遊戲,約兩年時間都沉迷在遊戲世界裡。他說:「走錯路是一件很悲慘且辛苦的事,尤其是走錯路還不知道該回頭的時候。」

他認為大學應該是人生最精華、最寶貴的時期,但他卻將時間浪費在沒有意義的事上。雖然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後悔,但只能用後面的時間把錯過的一切補回來。那些荒頹的過去刺激他更加想把日子過得更充實,好將缺失的過去補回。這些日子來他發現日子過得太充實、太忙碌,身體變得有點差,「但現在已經掌握到節奏了。」


型塑個人特色與風格

花子恆拍照的主題以人和生活為主,除了工作之外,平常也會接受婚禮攝影和人物的外拍案子。他覺得結婚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通常一輩子只會有一次機會,就該好好的留下紀錄。如何感情真實地凝聚在畫面中,尤其是女生出嫁時,與家裡的不捨呈現出來,就是攝影者必須要思考的地方。好的婚禮攝影不應該造假,應該是以紀錄為主。當攝影者太過注重想表達的故事情節而干涉婚禮的話,拍出來的照片都是假的,不是真正的東西。他認為紀錄型的拍照最好是不要去干擾被攝者的動作、情緒,當然偶爾會需要些許推動被攝者的情緒,讓拍出來的成品更加完整。 

成就風格的期望就是能讓別人一看見照片就能連想到攝影者,這是他正努力達成的目標。想要建立自己的風格一開始並不容易,學習之初都是由模仿開始。等到自己看過的作品變多、思路變得廣闊之後,就能從中眾多作品中找出自己比較喜歡的類型,開始慢慢摸索風格,一點一點的試拍,嘗試且細微的調整的相片的風格。花子恆喜歡日式風格,色調較為輕柔,給觀看者比較柔和、舒適、輕輕淡淡的感覺,在整體顏色上偏淡,以清淡素雅為特色的一種相片風格。過去還在摸索的時候,無法準確掌握到合適的感覺,還有一次拍出來的照片還被模特兒嫌顏色太淡,等到照片拍多了才慢慢穩定下來。


偏淡的色調與充滿故事性的畫面是花子恆一貫的風格。(圖片來源/花子恆提供)
 

拍照之外學到的事

從事人像攝影的經驗讓他學習到與他人溝通的技巧,如何與不熟的人如何搭話、講述自己的想法。在人像攝影中,攝影者和模特兒溝通的深入程度,會間接影響照片成果。他的做法是找到願意被拍的人後,先約出來好好地聊天,掌握模特兒的外表、情緒,適合什麼樣的主題及願意配合的程度。事前先和模特兒多聊一下,打破彼此的隔閡,減少雙方的距離感,在拍攝的過程中模特兒就比較容易理解攝影師想要呈現的感覺,成功拍出好照片的機率比較高,合作起來也會比較愉快。有了多次的經驗後,溝通的技巧也改善許多。


相機幾乎花子恆是隨身攜帶的物品。(照片來源/歐士豪攝)

生活 旅行 紀錄

在花子恆踏入人像攝影之前,有一段時間是以風景照為拍攝主題。但是要拍漂亮的風景需要足夠的體力去跋山涉水找地點,還要有大量的時間等待大景的出現,現在開始工作後沒有這麼多時間可以到處跑。

從底片跨入數位後,因為不用再花底片的錢,於是開始用數位單眼相機來紀錄自己的生活和旅行。平時就會思考要如何將畫面的故事性呈現出來,他覺得就算是風景也是有情緒的,每個季節有著不同的容顏。季節的轉換帶動光照的變化,尤其在山上,植物的顏色也不同,光線每秒都在改變。他希望他的畫面和照片的給人感覺能蘊含一點故事性,所以他不會去拍只有畫面漂亮的照片,而是希望再畫面之外還能感受到東西,為此他還打算為九份拍下四個季節的變化。

雖然現在不會再去追逐壯觀的景致,或為一個畫面等上好幾個小時,但花子恆仍有著一個人四處旅遊的嗜好。他旅行的方式是定好一個地區,估算有多少的時間和預算,沒有明確的計畫和目的地,走到哪或往哪個方向都無所謂,走到哪都會有驚喜,任何地方都是好地方。一個人騎著機車,投宿於學生旅社或救國團,時常可以遇見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像是香港、韓國、馬來西亞各國的人,感覺很不一樣。雖然現在工作關係不能總是到處跑,但只要情況允許他還是會繼續這種無的旅行,趁著在自己的體力還能負荷的狀況下,能玩多少就盡量玩。

也許是急於彌補過去浪費掉的時間,不願虛度任何一天,可以感受到他非常「認真」地在生活、全心投注於攝影和旅行。攝影,做為他的興趣,也是唯一的生活重心,讓他覺得人生沒有浪費。不是為了工作的生活,而是為了自己所愛,一心只為攝影而努力,持續朝著業餘攝影師的目標努力邁進。

不擅於運用語言來表他想傳遞的訊息,所以他選擇用照相的方式來述說,他說:「我想要用影像說故事。」

 
記者 歐士豪
歐士豪,傳科系三年級生。 興趣雜亂,沒有專長。 正在尋找最完美的故事。  
記者 歐士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