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期

政治模仿秀的虛實之間

全民大悶鍋到現在的全民最大黨 提供了民眾娛樂消遣的空間,但是這樣子的政治娛樂化有會衍生多少有趣的現象呢?

政治模仿秀的虛實之間

文/ 曾偉旻  2007/10/28

全民大悶鍋時期,每天都有一個台灣最悶的人物,坐在電鍋裡,這個人物上至總統阿扁到阿扁女兒女婿,甚至連管家阿卿嫂都曾是坐上賓。更別提合約案纏身的楊宗緯等知名演藝人員,都是該節目模仿的對象。

這樣的模仿秀,從2100全民亂講開始,歷經全民大悶鍋,到改版後的全民最大黨三個時期,該節目連續五年獲得金鐘獎最佳綜藝節目類的入圍,更在2005年時一舉拿下最佳綜藝節目的獎項,2006年又被廣電基金會評選為優良綜藝類電視節目。這樣誇張,揶揄,扭曲的表演手法,立即反應社會現況的節目形態,為不少看慣政論節目口水戰的觀眾,提供了一個新的選擇。

   猜猜我是誰?(照片摘自;全民最大黨)

「解悶救台灣,解悶救台灣!」這是悶鍋時期的節目slogan,但是全民大悶鍋真的救了台灣什麼?只有嘻,只有批,對於台灣政治有何提升呢?究竟這樣以詼諧時事編組而成的談話綜藝類節目,對台灣的政治界,影劇圈造成了什麼樣的新現象呢?

政治人物演藝化 作秀政客當道

維妙維肖的人物裝扮,有時可能過於誇張,甚至醜化。但與其說是醜化,不如說是「丑化」。有些政治人物,公眾人物,剛開始的時候,對於這樣的模仿,頗不高興,就以蘇貞昌為例。起初,對於郭子乾所說的衝衝衝,本來還很不高興,覺得被醜化了,還在媒體上大表不滿。但在後來,蘇貞昌覺得這樣子反而有助於接近群眾,開始用起衝衝衝的口號,所以才能看到分身郭子乾與本尊蘇貞昌,同台高呼衝衝衝的畫面。

當政治人物依賴起演藝人員助陣的時候,政治已經不再是過去選賢與能的政治了,反倒是一種心象政治。過於理想的政見藍圖早已被過度包裝掩蓋,政治人物在選民的心中產生何種形象才是現今政治人物的考量。所以政治人物也開始關注起這些模仿秀的演藝人員,如何模仿他們,如何形塑他們的形象。但是這樣一來,政治人物也流於一種丑化自己的情況,將自己演藝人員化,自己就是作秀的表演者,選民就是觀眾。理想的政治人物已不復見,媒體曝光率高的就是那些愛作秀的政客。

文化退化?衝突觀?

再者,該節目令人產生一種政治場域的錯亂感,活生生的將立法院、總統府搬到電視現場上,眾聲喧譁的批判聲音,卻以嘻嘻哈哈的批判模式呈現。嚴肅的政治議題,也以無厘頭、喜劇的方式討論。該節目再現政治人物的言行,表面看來詼諧令人發笑,但仔細探究,多是將政治人物誇張的言語或行為,不斷突顯放大。有些人可能不知道立法院真正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透過節目,他卻接收了一個政治人物戲劇化的人物形象。或者接收了簡單化後的政治議題訊息,對於幫助社會脈動的了解實在有限,甚至可能造成誤導。這種粗俗、沒深度的娛樂收視,更可能間接造成文化退化。

但是,另一種觀點則認為這是一種通俗文化與菁英文化的衝突觀。這樣的說法是,該節目的設立就是一種反菁英政治的表現,菁英政治被非菁英甚或是反菁英論者認為是一種可笑荒謬的,屬於一種政治批評的形態,是對政治菁英的種種可笑的行徑表達不滿。因此,當菁英論者越看不起這樣的節目時,觀眾卻在這種娛樂政治批評下哈哈大笑獲得快感。

怪異政治氛圍與怪異媒體生態

政治媒體共生的生態,加上媒介經濟不景氣,造就了這樣的媒介景觀。台灣的節目在前幾年開始走向低成本製作的方向,連續劇大多以棚內拍攝為主,過去大成本製作的古裝外景連續劇已被取代。環環相扣的電視圈同樣也影響到其他節目製作,談話性節目提供更低成本的運作方式,因此,除了娛樂談話性節目大興其道之外,政論節目也跟著這股風潮流行起來。全民亂講就結合時事,加上低成本的製作方式,在收視率上也有不俗的表現後,漸漸嶄露頭角。

台灣怪異的政治氛圍,加上怪異的媒體生態,產生了怪異的表演形態。政治人物演藝化,演藝人員充當政論節目主持人,兩者間的界線好像越來越模糊。有時候甚至分不清楚,到底這些話是誰說的,真實與否已經不再重要了,這些語言符號構成我們的超真實,符號凌駕於上,客觀真實與媒介真實界線模糊化了,因為這樣節目的呈現,閱聽人不必再受政治口水的疲勞轟炸,也不用盲目追求假象的政治真實。

全民最大黨這樣的節目,反應了台灣的政治,大眾媒體及通俗文化,都呈現一種拼貼、雜燴的特徵。不同的時空背景穿插於節目內,政治圈混雜著娛樂圈,政治主體在節目中零散化、娛樂化了,深度內容也在節目中消失。表現了一種短暫的,當下的、膚淺性的愉悅,訴諸感官而非訴諸理性的文化傳播形式,是一種強調差異化,但缺乏理性的虛擬真實的社會感官消費。雖然拉近了我們與政治人物或公眾人物的距離,打破了文化或政治的階層性,讓每個人都可輕易收視,卻是一種娛樂的逃避主義。

菁英與反菁英兩派不斷拉扯。但是這樣諧擬的模仿風格至少在現實生活中,不失為一個供人跳脫的方式,讓觀眾在混亂的政治情境、經濟蕭條、社會價值混亂的今天,得以獲得疏通管道。有時把嚴肅認真的角度稍稍轉換,在看待這些節目時,它就有很大的被欣賞的價值及不同的價值判準的產生。

 

該影片為全民大悶鍋時期,受CNN專訪畫面。(影片取自YouTube)

 

記者 曾偉旻
曾偉旻 E Mail:high221@gmail.com 我有一個新聞夢,一個新聞主播夢。這個夢要如何實踐,就是把握每一次採訪的經驗和每一次學習的機會。 電子報的應用不只是文字內容,聲音、影像的文本都是電子報的一環。因此,除了文字作品外,我會朝著影像或廣播聲音類型的作品發展,才能將電子報的特性發揮至極,也可將我的興趣和專長一一展露。 由於家母在啟智教養院工作的因素,在小時就接觸了許多歡喜兒,對於相關弱勢族群等相關議題,都相當感興趣。此外,我也熱愛去探索台灣原住民議題。我認為,我們不應當以文明都市人的角度進入部落,而是當以謙卑的心態去體會與理解原住民的智慧。 新聞工作何嘗不是如此?都是要以最客觀、最謙卑的態度去看待每一件事情,而非強勢主觀的詮釋。 在未來的新聞職場上,我希望自己能站穩一席之地,將所學發揮在新聞工作上。
記者 曾偉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