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期

離開是為了再回來

旅行能把你從經常面對的人、事、時、地、物中抽離開來,讓自己處在一個全新的環境。有人曾經這麼說:「旅行是為了離開,離開是為了再回來。」這段話我從看到至理解,用了我好幾年的時間。

離開是為了再回來

記者 陳儀澧 文  2013/02/24

相同地方待久了經常會變得渾渾噩噩,整天汲汲營營導致暈頭轉向,對於這種現象最好的解決方法,我認為是旅行。旅行能把你從經常面對的人、事、時、地、物中抽離開來,讓自己處在一個全新的環境,藉由這樣的過程,重新檢視自己的習以為常。有人曾經這麼說:「旅行是為了離開,離開是為了再回來。」這段話我從看到至理解,用了我好幾年的時間。


旅行 屬於我的空間

旅行讓自己短暫抽離了熟識的環境,給自己一個不受干擾的對話空間,至於談話的對象毋庸置疑的還是自己。或許有人會覺得花了這麼多的時間甚至是金錢,有必要嗎?對此,我認為每個人,都是生活環境造就出來的獨立個體,因此每個人所遭遇到的問題也全然不同。問題不同,解決方式當然也不同。有人透過信仰、有人透過閱讀,對我來說就是旅行。

至於目的地的首選,不是大自然就是鄉下。都市的人潮洶湧令我不敢恭維,走在街道就有極大的壓迫感,沿途各式各樣的五光十色存在的目的,是為了刺激人們的購買欲望,都市的光鮮亮麗是亞當.思密所描述的那隻看不見的手所點亮。越文明的地方,人與人之間的交際應酬就越虛假,笑容裡藏了些什麼,沒有人看得透。人前稱兄道弟,人後各式各樣的閒言閒語。相比於大自然,山就是山、海就是海。單純已經變得難能可貴。

夥伴的選擇是極為重要的一環,價值觀相同是我唯一的選擇。出遊的本意即是遠離喧囂給自己一個清淨的環境,太多人一同出去,屆時對行程的安排,飲食的選擇甚至住宿的環境,一人一句話就夠鬧得人仰馬翻。與情人或是摯友三三兩兩的結伴而行,對我而言即是最好的方式。

至於行程的安排則是一種藝術,太過密集的景點只會令自己忙於東奔西走,還沒有仔細看完當前的景點,就得急急忙忙前往下個預定地,這樣的安排是種折磨。不急不徐有個大概的目標、彈性的時間安排、景點和景點間清楚明瞭的路線規劃,這樣的準備,就能有段難忘的回憶。


一段難忘的經歷

去了一趟蘭嶼,坐著船飄到台灣最東部的離島,在那裡看見好久不見的東西,卻也沒看見經常看見的東西。下了船,彷彿來到了與世無爭的土地。島上沒有任何紅綠燈,路上的騎士幾乎都沒有戴安全帽,唯一看見有安全帽的騎士是警察,路上的車子幾乎都沒有車牌,少數看見有車牌的車子是警車。這樣的一塊土地,不像台灣本島,路上的車子都有車牌、騎士也都有安全帽,卻也不像台灣三天兩頭發生酒駕致死、肇事逃逸。

到了晚上,海上的風吹了過來。抬頭望著天,是傳說中的銀河,都市長大的我這輩子第一次親眼看見。無法形容的震撼,不像都市看見的星星一樣,粒粒分明。星星不再是以顆為計算單位,是一坨一坨。儘管這樣的描述毫無美感,但是看著這片星空,有種彷彿將被吞沒的錯覺,那是種會讓你失去時間感的美麗。

整個蘭嶼環境相當和諧,居民們腳步不像都市一般倉促,當地的建設也不及都市繁華便利,醫療資源比起台灣本島更是無從比較。但是充斥社會版面的卻總是本島居民的叫苦連天,唯一會出現在社會版面的蘭嶼聲音,是抗議來自台灣製造的核廢料。發現這樣的事情,讓我反思,人是一種多麼不容易滿足的個體、是一個無法滿足的黑洞。

透過這趟旅行,看看蘭嶼的生態環境,再回來看看台灣的,令我對原先社會的了解有著全然不同的觀感,也激發了我一連串的問題。一定要努力奮鬥打拼才能過著幸福快樂嗎?一定什麼事情都要贏、佔有優勢才能幸福快樂嗎?一定都要考試高分獲得一堆證照才能幸福快樂嗎?一定要幸福快樂才能幸福快樂嗎?

這些問題困擾著很久,幾經思索,答案是很不幸的,的確是這樣沒有錯。至於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現象,仔細推敲下才發現,是環境的影響。於是我了解到,旅行當中的所有所見所聞不一定都能套用,生活不像是公式,能夠在別的地方所見聞到的經驗原封不動移到自身所處的環境,因為活著就是這麼現實。活著就是需要吃飯,就是需要有地方可以藏身,而這些行為都需要用到錢,錢也只能透過競爭才能夠獲得。


途中體會最多的是常識

儘管透過旅行才獲得了這些平常人所認知到的常識,但是就我來說,這是專屬於我的一手資料、是我個人的田野調查,透過了親身的經歷,對於這樣的體會,我能確確實實地永遠記住。我人生的價值觀,和我對於旅行的細節都有著某種程度上的相似。生活中時常會遭遇、處理許多細節以及事情,必須時常把自己的觀點抽離當下的情緒,站在遠一點的地方來觀看這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審視來龍去脈;交友也是,不一定要有很多朋友可以和你一起插科打諢,只需要幾個能夠推心置腹,危及時,可以為你、或是你為他兩肋插刀的朋友就已經足夠。

人生的目標與方向也是一樣,一個目標和一個目標要親自去了解其中的意義,並非盲目跟從所謂的潮流,隨著一窩蜂的盲從,導致的會是自身的無所適從。

透過旅行,我能感受心智的成長,親身看見的感動是一輩子的驚豔,親身遇見的美麗是一輩子的記憶。去過越多的地方,就越覺得自己擁有的一切是多麼的珍貴,多麼的需要好好珍惜。看過越多大自然的壯麗,就越覺得人是多麼的渺小,該有多麼的謙虛。

記者 陳儀澧
陳儀澧、台中人,就讀交通大學傳播科技學系三年級   我思故我在  
記者 陳儀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