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期

熱情種子繪夢想

「POP?那是什麼?跳舞的?」每當別人問起我加入什麼社團,我的答案常常引起很多人的好奇。POP是POINT OF PURCHASE的簡稱,對於一般人它可能只是一門畫海報的技巧,但它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指引。

熱情種子繪夢想

記者 戴子昀 文  2013/02/24

「POP?那是什麼?跳舞的?」每當別人問起我加入什麼社團,我的答案常常引起很多人的好奇。POP是POINT OF PURCHASE的簡稱,通常大家聽到POP最直接想到的是海報製作。事實上,POP有非常豐富的內容,最常見的即為用麥克筆書寫的正體字與活體字,還有用水彩筆或毛筆寫出的變體字,以及剪貼和插畫四項基本技巧。若輔以排版和色彩學等視覺設計理論,便可以廣泛應用在生活中。


方方正正的正體字是POP的正字招牌。(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萌芽 不服輸的熱情

第一次接觸POP是小學五年級的美勞課,還記得初次握著美工筆的情形:它看起來像是麥克筆,聞起來卻沒有任何一點刺鼻酒精味兒,筆桿是普通原子筆的三四倍粗,加上刀形的筆尖設計,非常不好駕馭,想要寫出完美的直橫筆畫真的不容易。稟著一股不服輸的精神,央求母親買一組美工筆和相關書籍給我,每天放學寫完功課,就拿著幾支筆,攤開幾張大大的廢紙,模仿書上的字形,一筆一筆地練著、畫著、寫著,力求每個筆畫飽滿、字形結構平穩。

這股傻傻的熱情帶著我一頭栽進POP的世界,老師開始教我繪製海報的技巧,很快地我就成為班上畫海報的小達人,負責製作節慶或活動海報和教室佈置。然而因為升學壓力,POP的學習就此中斷,直到上大學有機會參加社團,才再次與POP結緣。再次提起筆,感覺卻截然不同,POP社的課程內容相當的專業,不僅字體有一定的書寫規則,連筆和紙的色彩都有系統的編號,注重色彩搭配的每個細節。更令人意外的是POP的內容涵蓋之廣,除了比較技術性海報製作,它還包含了行銷與品牌的層面。


海報視覺效果活潑,全拜配色公式所賜。(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種子 回歸再迸發

由於國小打下的紮實基礎,寫起社團老師口中的「正體字」十分地駕輕就熟,老師對於我的表現有些驚豔,向他解釋過國小學習POP的經驗後,他說十年前他曾到台北縣各小學免費教小學老師們POP,希望透過這樣的方式讓更多孩子認識POP、及早培養興趣。他開心地說:「妳是我收回的第一個種子!」而我也偶然發現,小時候常常對照練習的書本作者,正是這位社團老師。

升上大二後,我接下社團幹部,擔任美宣一職,主要的工作是替社團設計出兩面展版,並帶領社團參加比賽。在交大POP社算是規模非常小的社團,幹部加上社員不過十來個人,每個人不僅要在課餘時間抽空完成個人作品,還要共同合作完成代表社團的展版,展示整個學期的學習成果。作品審查前夕,幾個人就擠在狹小的社窩裡,用心地完成被分配到的部分,一刀一刀仔細地剪下紙上的圖案,熬夜製作到深夜一兩點,因此大家培養出十分深厚的感情。


大家一起熬夜完成的展版,是我親自設計的喔!(照片來源/戴子昀製圖)

 

另一扇窗

對我而言POP還有另一個意義,它給我一個重新學習畫畫的機會。我從小就很喜歡畫畫,但一直沒機會接受正規的美術或繪畫教育,畫出來的東西充其量只能算是「不錯」、「有天份」,還稱不上完整的「作品」。因為缺乏立體結構、比例等概念,所以畫出來的東西看起來總會覺得有點「怪怪的」。而插畫系列的課程補足了這項缺憾,老師利用模板定型,深入淺出地講解動物與人物的立體結構,搭配簡單的裝飾方式,只要一支筆,在短時間內就可以完成一幅精美的小插畫。

這對我來說就如同做夢一樣,剛上完插畫課的我,就像孩子剛得到新玩具般興奮,一有時間就在紙上、書本空白處隨意塗鴉。不但如此,我還抓緊了每個能夠插畫的機會,甚至把腦筋動到了母親節禮物上,除了自己親手做餅乾送給每位家人外,更在餅乾透明包裝袋外,畫上了專屬每個人的個性塗鴉,是我有生以來最自豪的作品也是最棒的禮物。


每個插圖都是為禮物主人量身打造,是世上獨一無二的禮物。(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開花結果再播種

去年暑假偶然得到一個教學機會,是一個補習班的五日暑期營,我和朋友共同搭檔,因為是第一次當講師,我們如臨大敵,開了好多次會,做萬全準備,終於安排出我們認為最適合孩子們的課程。在五天的課程中,雖然扮演老師的角色,卻比在台下當學生得到更多的收穫。從被喊第一聲老師起,內心開始面臨很多衝擊。早在在踏進教室前,朋友和補習班主任就提醒我,一定要記得要用一個老師的身分去面對孩子,同時也必須要求孩子稱呼自己為老師。

從那一刻起,我意識到自己身分的轉變,被喊了一聲老師,我自覺有責任教導這群孩子們,不只是教會他們POP的技巧,同時要導正他們在課堂上不正確的想法和行為。就算我只是豐富他們暑假的一個過客,也希望能給他們一點東西,也許不是現在,或許得等到未來某個片刻,他們會突然想起我的所說、所做,並且在他們未來的人生發揮一點點小功用。第一次心裡有這樣的渴望,看似很簡單卻很難達到的理想。


我的第一批學生,作品很有個性。(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過去看到報章雜誌提到「童心、創意、初衷」等詞彙,對於這些文章內容有些嗤之以鼻,因為我認為對事物的興趣、創意是自然的,是活生生的,像是食慾一般,並不會因為任何外在因素影響而消退。但是看到孩子們的作品,內心也不得不嘆一聲:「我老了!」看著孩子們作品的瞬間,終於領悟到什麼是「生命力」。在POP社上課的期間,我太急於學習,太過渴求完美的結果,就是完全喪失自己的特色。為了在最短時間學會老師課堂所教,我幾乎是完整、精準拷貝老師的畫法,那一刻我終於瞭解在作品裡看不到自己的原因。

每次回頭想想,總會覺得學習POP的這段經歷很特別。曾經,我是老師播下的種子,熱情牽引著我再次找回沉睡的夢想,帶給我更多的學習與成就,刺激我思考,也讓我擁有「給」的力量。如今我的夢想也算開花結果,現在我珍惜每個教學的機會,希望我也能為某個人撥下他的夢想種子。

記者 戴子昀
我是戴子昀,可以叫我紅豆,我喜歡塗鴉、製作西點和許多新奇有趣的事物。 就假設真的有世界末日,從進入喀報的此刻起,我會用文字記錄下每個動人的故事。
記者 戴子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