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期

Richard Schechener-創新的老靈魂

介紹戲劇界大師理查‧謝喜納(Richard Schechener)以及他的理念。

Richard Schechener-創新的老靈魂

文/ 蘇芳儀  2007/10/28

謝喜納為國際知名的頂尖戲劇理論家、劇場導演及雜誌編輯,雖然擁有享譽國際的盛名,但他本人卻十分的親切,即使來台行程緊湊,他依然爽快的接受訪問,在樸實的外表下,謝喜納有顆創意十足且熱情的心,他爽朗的笑聲如那天午後的陽光,讓嚴肅的議題也多了份溫暖。

    謝喜納生於1934年,1960年代初期,開始從事戲劇評論,1976年,他受聘於紐約大學戲劇戲,將原先在突蘭莉雜誌的戲劇評論工作轉往紐約,並易名為戲劇評論 (The Drama Review),為當代十分重要的戲劇雜誌,也是表演研究領域的重要先驅,同年,他也創立了自己的劇團The Performance Group(日後改名為Wooster Group),在日後有許多極為創新的演出。

    前衛劇場起源的很早,從十九世紀到末二十世紀初,很多戲劇家開始希望在劇場領域找到新的方向,作為對寫實主義和表現主義的反動,並以表演作為改善社會的工具,從早期亞陶的殘酷劇場、布萊希特的教育劇場和葛羅托斯基的貧窮劇場等,開啟了二十世紀充滿實驗性的劇場形式,到1960年代,受到前人啟蒙的謝喜納開創環境劇場,以創新的戲劇理論及表演手法,不僅引發對日後戲劇界重大的影響,也影響到社會街頭運動。

    環境劇場的特徵是打破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關係,謝喜納認為,在他的表演場域中,觀眾是直接參與在戲劇裡面,與演員面對面的交流,表演場地可以是任何地方,而非受傳統舞台的侷限,在戲劇中也不特別突顯某個劇場元素,焦點是多元靈活的,謝喜納重視的是觀眾參與的經驗,藉由表演讓演員與觀眾彼此有更多迴響。

    1968年,謝喜納執導的《Dionysus In 69》在紐約上演,他捨棄舞台選擇格林威治村的一個車庫座位表演場所,他說:「這是我的第一齣在紐約上映的劇碼,想透過這齣戲改變演員與觀眾的關係,劇中也融合了巴尼島的傳統儀式,希望帶給當時的觀眾一個不同的視野」,此外,劇名本身帶有的性暗示以及劇中出現的許多性暗示的動作等,也都造成當時社會極大的震撼,雖然當時在《時代雜誌》上曾出現過批評的文章,但《Dionysus In 69》的確轟動一時,也造成極大的迴響。

我的想法不受拘束,時常在改變 

謝喜納說「我的想法不受拘束,時常在改變」,勇於嘗新的個性也顯現在諸多他執導過的戲裡,例如謝喜納為了呈現懷孕女性的真實,曾經在前妻懷孕期間,以她懷孕的肚子為模型製作舞台道具,在妻子產後再戴上「懷孕的肚子」參與演出。

此外,謝喜納在演員訓練的過程中著重於形體及聲音的訓練及探討形體與語言的關係,他認為將語言與身體分開時所產生的不一致感,可以引發演員更多潛能,並讓觀眾有更多的聯想空間,因此,謝喜納時常賦予傳統戲劇角色新的形象,來達到這種擺脫傳統束縛的效果。例如在這次隨他到上海來的《Hamlet》戲中,深愛Hamlet的Ophelia一反原先在愛人與父親間掙扎的乖女兒的形象,成為隨父奔走的幹練女性,在謝喜納的劇中,Ophelia對父親的愛勝過對哈姆雷特的,但最後卻又親手殺死父親。   

在這次來台的五場演講之中,有四場的內容著重在謝喜納的戲劇表演上,只有一場在探討跨文化表演與文化帝國主義,他說:「前幾場是大多數人想聽,而且比較有趣、吸引人的,但跨文化的主題卻是我最想與大家分享的,它不一定很有趣,卻希望聽完能夠改變一生的想法。」對謝喜納來說,演戲是他畢生熱愛的志業,是他一生熱情的奉獻,但在跨文化研究領域表先出色的他,更是希望將這類文化與人類學領域的理論傳達給社會,將和平與包容的世界觀和理念落實到生活之中。

    曾經數度探訪印度與中國的謝喜納,對於古典中國與印度文化有深刻的了解,並時常將不同文化的元素融入戲劇之中,特別是儀式的部份,也因此他的劇場也被稱為「儀式劇場」。他認為,雖然近代東方受到西方殖民文化的影響,但越來越多當代藝術家開始來到亞洲尋找表演的元素,如法國的Mnouchkine、以及葛羅托斯基等,「殖民的同時,西方也受到東方極大的影響,甚至最後表演的元素還是回歸自亞洲」。

      謝喜納提出四種跨文化的分類,分別以時間、空間、混合和觀光的方向來探討,他認為以時間與空間作為批判文化的背景並不適當,不見得年代越久遠的東西會越接近真理,不同地域的文化也會有相同之處,受到好友葛羅托斯基的影響,他認為世界存在著一種放諸四海皆是的普世標準,因此,要清楚劃分文化間的界線是不可能的,「人類藉由『混血』讓自己更進步,已經沒有什麼東西是『純種』的。」

     謝喜納表示,人類其實都來自於東非的古老大陸,隨著時代遷移,發現彼此間的不同,但是在未來,全球化的影響會讓人們又再次重新思考彼此間的相似之處,最後終究會回歸到同一點,「相同比相似重要。」

     他曾向學生提出兩個發人省思的問題:「你希望從這世界得到什麼?」,「你要如何改變世界?」,他給所有青年學梓的建議是:從生活週遭開始改變,例如發起「便宜票運動」,讓藝術不只屬於金字塔頂端的人們,社會大眾也可以以負擔的起的方式共同參與。歸納謝喜納的長久以來在戲劇界的貢獻,不斷的可以看到他將自己的理念放入作品及著作當中,讓改變世界的熱情與信念透過表演傳達出去,對謝喜納來說,表演不僅是生活的一部份,更具有教育大眾、改變世界的力量,他用自己的生命演出許多發人省思的課題,不僅是過去,未來,謝喜納也會繼續譜出一齣齣動人的戲。

記者 蘇芳儀
  姓名:蘇芳儀 筆名:大花 E-mail:p9939@hotmail.com Blog:http://www.wretch.cc/album/megansu2001       從小因為活潑話又多,我就常被人家說很適合走傳播這行,但真正開始摸索這個領域是到加入傳播系之後,雖然不像大多數同學有文科深厚的底子,但自然組出身的我正積極培養對文字的敏銳度,並努力開發潛能,以不同的思考模式來面對傳科系帶來的挑戰,這才發現要成為一名好記者,必需先經過傳教般的道德教誨。       我很喜歡旅行,從找尋旅遊資訊當中,豐富自己對各地文化的了解,也因此培養出不少興趣,如藝術、設計、攝影、音樂等,許多神奇有趣的靈感也是在旅行途中蹦出來的。        我有雙不安分的眼睛,對於週遭事物有獨特關懷之處,喜歡藉由攝影來反映自己關注的世界,用小小的鏡頭捕捉每個千變萬化的瞬間,曾經掛著單眼相機,在夏日的泰晤士河畔,從日出拍到日落;也曾自己進過暗房,在一片黑暗中,吹毛求疵的尋找每張照片最好看的樣子。        
記者 蘇芳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