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期

感嘆傳統陶藝凋零 李清標

一個遲暮之年的傳統製陶師,在製陶業待了七十年後,最終黯然的隱居在家。除了受到環境轉變、消費者消費習慣的影響外,這樣的結果給我們一個反思。或許政府應該要更重視傳統陶工藝文化與技藝的保存,不該讓市場經濟全然的決定究竟哪些陶工藝品可以於市場之中存留。

感嘆傳統陶藝凋零 李清標

記者 陳儀澧 報導  2013/03/03

走進鶯歌,這個有著兩百年製陶歷史的小鎮,街上隨處可以看見製陶的工廠及出售陶藝品的店家,即便是初來乍到的旅人,也能感受整座小鎮的裝飾及氛圍,透漏出與陶藝品不可分割的歷史情懷。


見證時代的轉變

近年來鶯歌的傳統陶藝品逐漸被卡通陶藝以及具有現代藝術元素的陶藝作品所取代。而這一切都被傳統製陶師李清標看在眼裡,陶藝品的欣賞價值被流行的風潮引領,在他的心中除了感到不捨也有著幾分無奈。


提到陶工藝品被流行文化引領風潮時,李清標難掩失落。
(圖片來源
陳儀澧攝)

出生於大正13年(西元1924年)的老陶師李清標今年已愈九十歲的高齡,對於自己年輕時的記憶已模糊不清,記憶中唯一鮮明的部分,是投入七十年時光製做陶藝品的經驗和心得,還有近年來傳統陶藝品逐漸被取代的感慨。

對於自己開始投入製陶業之前的人生,他約略只記得:出生在台北縣金仔山,十幾歲時來到鶯歌當挖礦工人。李清標提到:「以前鶯歌製陶的時候還是用柴來當做燃料,後來日本人來了之後就變了,日本人引進煤礦當燒窯燃料的技術,所以我到鶯歌的時後幾乎已經都是用煤礦來燒製。那時候鶯歌的煤礦場需要人來挖礦,也就是因為這原因我來到了鶯歌,一住就是七十幾年。」

因為在鶯歌當礦工,時常與窯廠裡的師傅接觸,在二十歲因緣際會下,被一間製作釉碗工廠的師傅發掘他的繪畫天賦,以及具有極佳雕塑力的雙手,進而進入工廠當學徒。從此之後的七十年,整天與陶藝品形影不離。李清標提到:「當時要是去別的地方當礦工,或許今天我還不知道什麼是上釉,什麼是燒窯。一開始來到這只是當個礦工,作夢也沒想到那麼幸運可以學到製作陶藝品這樣的技藝。」

進入製做陶藝品的彩釉工廠後,李清標經常在閒暇之餘構思陶藝品的草圖,利用紙和筆,繪出心中一閃而過的創意。這樣的過程也不斷累積他製陶功力和手藝。除了利用繪圖,李清標也經常閱讀歷史文書,藉由閱讀來尋找創作的素材以及靈感,這樣的習慣替未來精緻的作品奠定了基礎。


李清標家中擺放著各種傳統陶藝品,如:公背婆。(圖片來源陳儀澧攝)


技術轉變造成的影響

隨著現代工業技術發達,電子窯的出現可以讓製陶師們,把創作環境由工廠轉移到個人工作室,家裡就可以進行窯燒的動作。李清標轉為個人形式創作後,他不希望自己的作品用人名標記,於是就給自己起了個筆名「金峰四象」。李清標說:「家裡創作,只需要從外面購買基本的原料,像是調配釉藥的元素,以及捏塑的黏土。我自己也有個電子窯,產量不大這樣的設備就夠了。」
 

李清標家中的電子窯與其創作。(圖片來源陳儀澧攝)

從煉土開始,捏塑的成品從乾燥、素燒、上釉到進窯燒烤全都在老陶師自家的工作室中完成。工作室坐落在離鶯歌市區有點距離的三樓的透天厝,屋子的每個地方,除了吃、喝、拉、撒、睡,會運用到的位置以外,其他空間的運用都和陶工藝品有關。整間居家和工作室儼然融為一體。

工作室的環境雖然簡單,但每道製作手續卻毫不模糊。李清標說:「從一塊土變成一個成品要經過二百多個手續,從調配釉藥開始到上釉彩、放入電子窯進行烘燒,每個步驟都不能馬虎。」老師傅自豪的拿著手上的觀音菩薩塑像,解釋自己調配的釉藥上料之後,幾百年都不會掉色。


老師傅展示放在客廳的觀音塑像。(圖片來源陳儀澧攝)

甫一進門,即是李清標的展示空間,滿滿的全都是傳統歷史人物和精緻的作品。李清標自豪的說:「家裡一進來就可以看到:老子騎牛、觀音菩薩、公背婆,這些作品全都和歷史有關。」映入眼簾的作品,除了說明老師傅爐火純青般地手藝,也無奈的透露出,傳統陶藝作品的乏人問津。

頂樓的空間是老師傅進行煉土,進行胚體雕塑還有上釉的空間,桌上各式各樣的工具顯示了雕塑藝術的五花八門。構圖及尋找靈感的地方位在透天厝的二樓,李清標說:「這樣的環境規劃比較舒適,構圖有靈感了就先畫下來,整個想好了再去樓上成形。這樣就不會做到一半不知道要做什麼,一邊畫一邊做,弄的環境亂七八糟。」


時不我與的感嘆

當李清標提到現今傳統陶藝品的市場不斷的被壓縮,甚至沒有什麼人願意來學這門藝術時,他無奈地表示:「沒辦法了,現在鶯歌的那些作者,為了迎合消費者的品味,逐漸的將創作卡通化、融入現代西洋藝術的元素,但是我只堅持做有歷史典故的作品。」他更進一步說:「當初鶯歌博物館的第一任理事,來跟我買一些作品說要放在博物館內,但最後卻不了了之,沒有被放在博物館,我也沒辦法說什麼,因為人家都付了錢。」對於自己做的傳統陶藝沒有辦法留在博物館內展出,李清標難掩心中的失落。

相較於三十年前一個月可以賣出價值三萬塊的作品,消費者對於傳統陶藝作品的購買意願已今不如昔,往往數個月只能銷售幾樣作品。李清標說:「政府對於鶯歌陶藝的環境建設是基於觀光的需求,建立了博物館,保存了古法製作是很好的。但是對於傳統作品的製陶師傅們沒有鼓勵、幫忙,讓我們日子越來越難過,現在只能夠藉著以前的積蓄過活,然後等死。」

一個遲暮之年的傳統製陶師,在製陶業待了七十年後,最終黯然的隱居在家。除了受到環境轉變、消費者消費習慣的影響外,這樣的結果給我們一個反思。或許政府應該要更重視傳統陶工藝的保存,而不該是讓市場經濟全然的決定究竟哪些陶工藝品可以於市場中存留。對於傳統作品應投入更多的鼓勵措施,否則具有傳統特色的陶工藝品終究會敵不過消費者的喜好,在台灣消失。

 
記者 陳儀澧
陳儀澧、台中人,就讀交通大學傳播科技學系三年級   我思故我在  
記者 陳儀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