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期

時空中的不屬於 黃韋翔

Sense 30 紳士單車店以斑駁的灰作為店內的基底,明亮的落地窗讓店內擺設一覽無遺,一貫低調的路線,卻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彷彿來到了1960年代的老英國。店長黃韋翔,用自己獨到的眼光構築了這間不屬於。

時空中的不屬於 黃韋翔

記者 張芮瑜 報導  2013/03/03

彎進繁擾的台北信義區小巷弄中,這時的陽光灑落的很剛好。很有自信一樣,不同於其他五顏六色的店家,Sense 30 紳士單車店以斑駁的灰作為店內的基底,明亮的落地窗讓店內擺設一覽無遺,一貫低調的路線,卻讓人眼睛為之一亮,踏入店內更彷彿來到了1960年代的老英國。店長黃韋翔,用自己獨到的眼光構築了這間不屬於這個時空的精緻單車店。
 

紳士帽是基本配備

開幕不到一年的Sense30,雖然客人稀疏,但在網路上的虛擬店面卻有很高的知名度,更經常接受潮流雜誌的採訪。除了店內販售的手工單車偏向小眾,在台灣才剛剛開始嶄露頭角以外,紳士單車店內人員的穿搭更是店內的亮點,黃韋翔以外的另外三名手工單車師傅,上班時全都做英倫紳士風格的打扮,因此也經常接到雜誌社人物專訪的邀約。

依自己的喜好搭配考究的襯衫和西裝褲,一件跳tone的領巾,只不過是當天心情的寫照。黃韋翔身為紳士單車店的店長,對自己的穿著毫不馬虎。一派復古紳士的穿著,也並非一時玩玩而已,連自己的穿著都與店內的裝潢擺設同樣講究,給人整體一致的感覺。被激起了好奇心,細問之下才明白,一切穿搭靈感都源自於對英國文化的狂熱。

黃韋翔略顯遺憾的表示,雖然一直以來都沒機會去自己最喜歡的英國冒險,但由於周遭朋友的話題常常繞著英倫時尚打轉,一直在找尋屬於自己風格的他,也就慢慢愛上這種摩登的打扮,1960-1970年代的英倫風尤其令他著迷,「我自己有空會翻翻雜誌,上網看街頭攝影或摩登影集,就覺得這個風格很酷,嘗試一下感覺也還不錯。」標準的紳士性格──含蓄少言、習慣將空白留給他人填滿、言談中不摻雜太多的喜怒哀樂,然而不時的黑色幽默卻妝點的恰到好處,是黃韋翔給人的第一印象。然而自在地將紳士風格中拘謹的元素,轉化成休閒自適,卻是黃韋翔本身對英倫風格的演繹,從他身上看不出做作和違和感。他認為不一定要一味的模仿欣賞的事物,若是能夠將喜歡的風格運用在自己身上、成為自己的東西,是更重要的。


翻閱雜誌是培養黃韋翔的思考模式和穿搭風格的方式之一。(照片來源/張芮瑜攝)

「若是在台灣看到紳士風格打扮的人,大家會覺得很美很時尚,可是不可能想嘗試。」一語道出目前台灣社會對另類服裝風格的迷思。台灣現今對多元服飾的看法仍偏向保守,雖然近幾年來日韓潮流品牌進駐,潮流店家遍布台北東區等年輕人的聚集地,日系韓系風格的衣服也成為許多少女的最愛,但是大部分的人仍不敢嘗試更大風格的轉變,「平常穿成這樣人家會以為你瘋了,或在玩cosplay。」黃韋翔認為,局部片面的流行正是現今異國服飾文化進軍台灣的情形,牛津鞋的風行正是英國文化入侵台灣流行圈的例子之一。


走入老英國風格的店內,牛津鞋是不可少的。(照片來源/張芮瑜攝)

 

牛津鞋的逆襲

牛津鞋起初是英國大學生搭配制服的日常用鞋,但在最近幾年風靡台灣,無論男女都希望購入一雙牛津鞋,成為時尚的指標,然而多數人在不了解牛津鞋的情況下購買,只求外表美觀或顏色好搭配,造成市面上各類自稱牛津鞋的鞋型流竄,反而忽略了牛津鞋最初低調雅致的風采和長久以來塑造出的紳士典範。

在牛津鞋熱潮漸漸退去後,大眾又轉而風靡另一項外來流行鞋款,如此周而復始的輪迴。黃韋翔認為,沒有屬於自己的穿搭文化正是台灣目前的處境,他希望藉由Sense30 能夠對台灣社會有些改變─「吸收好的,並成為自己的。」

現今「潮牌」已被青少年奉為經典,跟著潮流走在流行的最前端是年輕族群的穿搭準則,潮店也充斥在大都會中,許多藝人以投資潮店作為副業,引領年輕人爭相朝聖,日系韓系港系美系琳瑯滿目,價格也大多高昂。外來品牌的進入除了沖淡了台灣原有的風格,也導致年輕人有嚴重的品牌迷思。

慶幸的是,近年的台灣設計師自創品牌相繼崛起,是因應外來文化強勢入侵的反擊之一,販售舒適方便的國民T-shirt,以網路為據點,再搭配平民的價錢和促銷手法,也造成熱賣,證明仍有人願意支持台灣本土的產品。
 

Sense在商品之外

店名取為sense 30,其實代表的是sense的諧音─「紳士」,同時sense也是品味的意思,黃韋翔說道,「Sense 30 不僅只是販售商品,更希望在商品的價值外,更可以讓消費者得到「品味」,這才是真價值。」

黃韋翔同時認為,30歲可以說是男人一生中的分界點,男人一到30歲大關,地位、權力和財富都相對穩定,但所負上責任也相對重要,必須著手打造自己想要的未來。

當現年22歲的黃韋翔被問及想像中的30歲會是怎麼樣,他毫不猶豫的回答,
夢想是到各地遊玩、體驗各地的文化,移民去國外更是上上籤,只要能離開台灣就好,他直率的表示:「不喜歡台灣,覺得太過壓抑。」

是該追求自己的喜愛還是跟隨大眾的眼光浮沉,每個人各有自己的看法,但瞻前顧後並不是個好選擇。從黃韋翔身上看到的,是挑選一條喜歡且適合自己的路,沒有對錯,無關是非。

手臂上的大片刺青,不注意也難,黃韋翔絲毫不在意圖騰刺青總是帶給人不好的觀感,面對鏡頭也大方地展示,「這是old school(老派)的圖案。」愛極了老派復古的一切,甚至將它永遠地帶在身上,這就是黃韋翔,一個穿梭在復古與時尚間的頑童,一個活在這個時代中的不屬於。


手臂上大片刺青就是黃韋翔的生活態度。(照片來源/張芮瑜攝)

 

記者 張芮瑜
我是Omi,有著自認典型的牡羊座個性,還有無藥可救的三分鐘熱度。
記者 張芮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