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期

黑白戀 留住你愛的人

「我和德里克喜歡彼此,如果你覺得這樣不行的話,去你的!」 這是白人女孩莎拉,為捍衛自己和黑人德里克的愛情而說的話。不同種族間的戀愛,遭受各方的批評和取笑,就像嘻哈舞和芭蕾舞一樣截然不同。

黑白戀 留住你愛的人

記者 王紹容 文  2013/03/03

「我和德里克喜歡彼此,如果你覺得這樣不行的話,去你的!」

這是白人女孩莎拉,為捍衛自己和黑人德里克的愛情而說的話。不同種族間的戀愛,遭受各方的批評和取笑,《留住最後一支舞》用舞蹈元素點綴,呈現黑人與白人世界的差異,就像嘻哈舞和芭蕾舞一樣截然不同。


《留住最後一支舞》電影海報。(圖片來源/pastposter)


感情 生活很艱難

溫婉細膩的鋪陳,刻畫出深刻的情感,是《留住最後一支舞》中最吸引人的部分。影片一開始由莎拉回憶的方是式倒敘,她想起母親為參加自己的面試而開快車,在路上意外出車禍身亡,接到她說「我再也不跳舞了。」帶出故事的開端,也顯現個性堅強的莎拉不輕易哭泣。直至電影中後,德里克一再詢問莎拉母親的事,想幫助她走出陰影,莎拉才終於讓淚水潰堤:「當輪到我面試的時候,我媽媽還沒來,她在路上出了車禍,而我竟然還在生她的氣……」在德里克的安慰和鼓勵下,莎拉才重新開始準備下一次的舞蹈面試。

在莎拉的面試前一個禮拜,她和德里克一場吵架也令人動容,兩人為感情忍受旁人異樣的眼光,德里克揍了自己最好的朋友,莎拉也和侮辱她的人打架,面對朋友的質疑和不諒解,他們懷抱著憧憬以為擁有彼此已經足夠,卻發現原來兩人不是一條心,還隔著重重的文化背景差異,高度的期待換來失望,失望帶來沮喪,隨之而來的是憤怒,使德里克最後憤然離開。

另外片中包括對父女的感情、同儕的相處、未婚生子的小爸媽之間的糾葛,都用許多篇幅完整呈現,讓觀眾體會如德里克所說的:「生活很艱難。」每個人都有自己面臨的問題,不分年齡、種族和性別。


莎拉將母親的死歸咎於自己而痛苦不堪。(圖片來源/電影截圖)


萬黑叢中一點白

母親的猝逝使莎拉被迫搬家到黑人區和父親同住,莎拉以前在乾淨明亮的教室中跳芭蕾舞,現在卻在嘈雜的黑人夜總會,身邊擁擠的人群、俗豔的穿著、隨性的嘻哈舞,形成強烈的反差。在好友仙妮的幫助下,莎拉從在學校被訕笑的對象,成為充滿自信的嗆辣女生,她的變化是漸進而合理的,除了交黑人朋友、跳嘻哈舞;穿著上開始編辮子、包頭巾、大耳環;講話開始使用黑人較常用的詞彙,顯現她聰明且適應力強。

電影中不斷出現各種出現在黑人社會的問題,藉由莎拉目睹或朋友轉述,如偷竊、勒索、鬥毆、毒品交易、槍枝濫用、棄養小孩、青少年懷孕等各種行為,層層反映出一個不健康的社會,但身在其中的人習以為常,甚至莎拉也漸漸能接受這個社會。反而是其他黑人不願意接受莎拉,甚至嫉妒、憎恨她,因為她不但沒有這些問題,甚至搶了最優秀的德里克當男朋友。

這再次提醒了莎拉永遠都是白人的事實,一方面即使她再努力也不可能得到完全的任可;另一方面莎拉也不可能全盤接受黑人社會的價值觀,之前再各方面的努力顯得膚淺而幼稚,如果沒有放下成見真心去了解另一個文化,參加再多的活動、有再多的朋友也只是表面功夫。所以在醫院時仙妮生氣地叫莎拉:「拜託你打開你的眼睛,看看周遭的世界!」這時背景聲音拉大,莎拉才聽見周遭都是小孩的哭聲,看到四周坐滿了等著看病的孩子,而醫院的作業程序既緩慢又不公。


留住舞 也留住人

《留住最後一支舞》在人性上有有許多深層的描繪,在舞蹈方面反而欠佳。因飾演女主角的茱莉亞.史緹爾不是專業舞者,雖然有用替身補足,但許多上半身的特寫,卻明顯看出手臂的擺動僵硬沒有感情。在最後的茱莉亞學院的甄試上,第一支指定的芭蕾舞表現平淡,配合不上讓可以評審頻頻點頭的劇情,還好莎拉跳舞的畫面,和德里克在狂奔趕至現場、德里克的朋友在開槍鬧事的畫面交錯,加上氣派的交響樂襯托,彌補了技巧的不足。

忽略面試中途德里克衝上舞台,摸著莎拉的臉給她支持力量,而評審們都坐著不動的不合理處,第二支自創的舞蹈,莎拉的表現真的是令人驚豔,結合了嘻哈和芭蕾的現代舞,帶點玩樂性質又不失優雅,開創新穎的舞蹈風格,正適合離開白人世界,在努力尋找新定位的莎拉來跳。莎拉跳得好也就體現她真的接受了母親辭世,也接受了嘻哈的黑人文化。

舞蹈剛開始莎拉推出道具椅子,其實已經暗示德里克會來得及趕到,因為他們曾經一起練習用椅子跳舞。最後德里克留住最美的一支舞,也留住最愛的莎拉,皆大歡喜的背後,也是在鼓勵人們卸下心防去擁抱其他的文化,並勇於留住自己生命中重要的人。


莎拉和德里克曾經一起跳椅子舞,最後莎拉也用椅子當道具參加面試。
(圖片來源/
blackyouthproject


相信世界會更好

在2001上映的《留住最後一支舞》,不是第一個嘗試將不同舞風結合得電影,但其成果絕對是數一數二的,甚至是其他電影仿效的對象。2010年的《3D舞力對決》主軸就是街舞和芭蕾舞的衝突和結合,之後的續集也挑戰將街舞和國標舞的融合,但都是以跳舞的炫技場景為主,劇情反而為輔。

《留住最後一支舞》的特點在於他的劇情細膩,是大部分舞蹈電影所缺乏的,而以十六歲的青少年為主角,也是要更貼近黑人社會問題的核心,不美滿的家庭造就不快樂的青少年,但要不要造成下一個不美滿的家庭,卻是這些青少年可以決定的,德里克被媽媽棄養,但他很上進地考上好大學,甚至鼓勵莎拉繼續跳舞,讓她後來進入茱莉亞學院。

影片花大筆篇幅講述種族、親子、朋友間的相處問題,但最後都獲得適當的解決,適要讓觀眾相信在仔細了解問題後,終究會有解決之道的。環繞片中的種族議題,也在最後劃下圓滿句點,可見《留住最後一支舞》是一部極具教育意義的電影,充滿正面的力量,相信世界可以會更美好。

記者 王紹容
我是王紹容,綽號叫笑容。 除了大笑之外,我也喜歡大哭,或者大吼大叫。 我喜歡大起大落的人生:喜歡塞得滿滿的行程表,也喜歡難得的空閒下午;喜歡在人群中熱熱鬧鬧地狂歡;也喜歡一個人靜靜沉澱思考。偶爾太多思緒會腦袋會一片渾沌,但都是因為我太喜歡這個世界。
記者 王紹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