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期

簡漢平 潮爸插畫熱血追夢

穿著打扮年輕的簡漢平,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他的責任心強,對自己的要求高,最高紀錄曾經同時一天兼三分工,為精進畫藝還考進台藝大在職進修。平常是個專職的插畫家,週末則在畫室教小朋友畫畫。

簡漢平 潮爸插畫熱血追夢

記者 戴子昀 報導  2013/03/03

留著一頭率性的紅髮,一身帥氣俐落的穿著,他是插畫家簡漢平。穿著打扮十分年輕的他,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爸。因為早婚,他的責任心特別強,對自己的要求也特別高,最高紀錄曾經同時一天兼三分工,為精進畫藝還考進台藝大在職進修。平常是個專職的插畫家,週末則在畫室教小朋友畫畫。

簡漢平並非科班出生,一畢業就投入平面設計,他經歷手工排版到電腦技術革新的過渡期。為跟上潮流,他自費學習電腦繪圖軟體,因此獲得公司賞識並獲得升遷機會,開始替公司繪製電腦稿,一做就是十幾年。他發現電腦軟體太聰明,以至於大部分的成品都能「模仿」出來,只要有點美學概念,幾乎人人都能勝任。遂在十七年前,選擇離開公司,重拾畫筆,成為人人欣羨的SOHO族。


簡漢平的插圖手稿十分精緻細膩,注重畫面的每個小細節,人物的髮絲和

衣服的紋都非常清楚。(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插畫二三事

簡漢平談起他的插畫工作生涯,只說了兩個字:「很累!」很多人以為當插畫家很容易,只要開心地畫畫圖,生活自由錢好賺。事實上,想成為一個插畫家並不簡單,要會的事情很多。一個人至少要具備十種畫風,每種風格都要勤加練習以維持手感,且熟悉各種藝術媒材。並保持閱讀的習慣,以提升對文字的理解力和想像力。而這些都只是基本條件,簡漢平認為要成為一個好的插畫家的關鍵是做人。

如果接了一個案子,就必須用盡全力去達成客戶的要求。他以近期接的一個案子為例,客戶要求他畫出他從來沒接觸過的國畫風格,讓他傷透腦筋。他攤開畫紙不斷地重複畫同一張圖,從白天畫到黑夜,再從黑夜畫到白天,然後從每張圖挑出滿意的部分,再把這些部分重新整合畫成一張圖。所以要完成一個案子,必須擁有強烈的熱情,支撐自己克服體力限制,和不斷追求極致的態度,更重要的是每一天都維持在這樣的狀態。


插畫家必須做很多功課,才能消化各種不同的插畫主題,這是簡漢平
繪製的螢火蟲系列手稿。
(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簡漢平坦言剛開始成為SOHO族時,心態尚未成熟,沒有積極地去約束自己和規畫時間。尤其是事業剛起步時,工作不穩定,有時候必須因應客戶要求熬夜趕稿,沒時間上床睡覺,只能在椅子上打盹一、兩個小時,醒來又提筆繼續畫。而沒工作的時候就睡到自然醒,帶家人四處遊山玩水,久而久之不僅打亂生活作息,心態上也變得懶散,不會主動去開發新客戶。

直到他開始親自接案子、安排工作後,他才警覺到生活與現實的壓力。會不會手上的案子畫完後,就沒案子可接的疑慮,讓他開始自省、自律,用心經營與客戶的關係。透過打電話和客戶們寒喧,或是請客戶們看看他的新作,討論是否需要修改,藉由這樣的互動,多方聆聽他人建議,也為自己爭取更多的工作機會。


簡漢平看著自己第一幅畫作,希望有天能把它翻畫成巨幅油畫。

(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簡漢平在剛開始接案子的時候,畫作好壞是依客戶出價高低來決定的,導致作品的品質參差不齊。他翻出自己歷來所有的作品,無論畫作好壞都是在右下角簽上本名,使得他無法檢視自己的畫作品質好壞。已經出版的圖畫不可能再回收,他只能任由這些畫作在市面上繼續流傳。他選擇一個篩選的辦法,認可的就再加簽英文名字,不滿意的就銷毀原畫,用這樣的方式把關作品品質。

他不諱言過去確實是為了五斗米折腰,現在的他寧可接不到案子,也絕不將就客戶的低出價而隨便畫。簡漢平並不排斥商業化,而且肯定適當的商業行為,因為在意作品的價值和品質,才會去和其他畫作做比較,不斷追求進步、砥礪自己,因此更渴望獲得客戶的同等尊重。

簡漢平現在的插畫重心放在兒童繪本。他畫過教材、自由時報插圖、APP動畫,曾替名牌精品設計過展示櫥窗,也有多次展覽經驗。而兒童繪本是其中最具彈性的,可以容許最多的抽象想像、變化和嘗試,和他帶點抽象、富動態、色彩豐富的畫風最為符合。過去曾有客戶批評他畫的人體結構比例不正確,但他認為那是一種風格,不一定要比例正確才是美。畫久之後他才領悟,要抽象、做變化,都必須建構在正確的比例結構上。由於讀者不一定會仔細地去感受插畫家精心佈局的圖案,常常只是匆匆帶過,所以如果比例不夠正確,就會很容易讓讀者產生「畫不好」的錯覺。


簡漢平只在自己認可的畫上簽上英文名字。(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兒子的功勞

簡漢平有兩個兒子,一個已經讀高一,一個正在讀幼稚園。他和兩個孩子的相處方式非常不同,對他的創作也有著很特別的影響。他喜歡和大兒子一起研究電動,簡漢平打趣地說為了能在大兒子面前炫耀,會偷偷上日本網站研究遊戲攻略,搶先一步把所有關卡破完。他認為這樣和大兒子一起玩的好勝心與相處過程,與孩子交流時下新事物的資訊,可以讓心態保持年輕,刺激思考與想像的活力。 

「『不准打電動!去發呆!』我會這樣對我的小兒子說」簡漢平對畫畫有興趣的小兒子有著一套獨特的教育方式,談起小兒子的繪畫天份,臉上露出十分自豪的表情。他給予孩子的天份很大的發揮空間,除了特地要求幼稚園老師不要指導孩子畫畫,以保持兒子天賦的「純淨」,還有很多的包容。他的小兒子會「審核」他的畫,偶爾趁他不注意時偷偷修改,把生氣的臉悄悄改成笑臉,或是加上裝飾。如果改得不錯,簡漢平就會把線條略做修飾,將兒子的小創作保留下來,變成父子共同畫作。


小兒子會拿著簡漢平的原圖,一邊旋轉一邊數數字,簡漢平喜歡觀察兒子的
閱讀情境,以做更多有趣發想。
(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發呆的力量

簡漢平承認自己很幸運,成為插畫家以來,從來沒有他畫不出來的圖,他覺得和自己的童年經歷有很大的關係。他的童年和阿嬤在南投的鄉下度過,兒時的簡漢平很喜歡趴在床下,看著從牆腳老鼠洞透進來的陽光,照射到空氣中的灰塵,一點一點的、閃閃亮亮的漂浮著,一邊看著一邊做著有趣的白日夢。看到忘了吃飯,看到太陽下山,甚至看到老鼠出現和他四目相接。

簡漢平笑說小時候的他堅信世界上真的有小人國的存在。他會用木頭做出小小的傢俱放在田裡,幻想小人們會在夜裡把小傢俱悄悄搬走,每天早上都會準時地到田裡查看東西還在不在,後來才知道是被阿嬤在整理田地時被清掃掉。他回溯過往,認為這段在鄉下純真又充滿想像的童年時光,把無聊變成有趣,沒事打打雞、追追鴨,甚至把雞逼到飛上天線桿,在田野四處探險、發呆、做白日夢的日子,對他日後的插畫靈感有很大幫助。

雖然簡漢平當年未能如願就讀復興美工,也曾在歷經事業挫敗後動過轉行的念頭。他用過人的毅力、超凡的熱情、對藝術的執著和對家庭的責任心,積極主導自己的人生,成功逐步跨越夢想的障礙。他一步一步規畫自己夢想,爭取每個曝光機會,把握每分每秒創作,時時刻刻準備好,迎向登上國際舞台的那一天。


簡漢平是個有天份、有熱情而且超努力的插畫家。
(照片來源/戴子昀攝)

記者 戴子昀
我是戴子昀,可以叫我紅豆,我喜歡塗鴉、製作西點和許多新奇有趣的事物。 就假設真的有世界末日,從進入喀報的此刻起,我會用文字記錄下每個動人的故事。
記者 戴子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