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期

歷史對我的意義

歷史,跟現實基本上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即使過了那麼多年,我還是很不解我當初為甚麼會想要接觸歷史,更不解為甚麼瞭解的部份既彆扭又不全面。

歷史對我的意義

記者 張睿文 文  2013/03/17

說實話,我現在很討厭歷史。歷史,跟現實基本上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即使過了那麼多年,我還是不解我當初為甚麼會想要接觸歷史,更不解為甚麼瞭解的部份既彆扭又不全面。


玩遊戲玩到歷史去

小時候,家裡沒電腦,整日找書看,偶然之下看到三國演義精簡版,那時連一點概念都沒有,書嘛!看過就好,不懂就等有興趣再來讀了吧。後來終於盼到電腦了,不過還是沒有網路,於是只好盤算,到底要如何才能運用這台龐大的計算機,直到後來得到一堆試玩版光碟,終於碰到第一套遊戲《三國群英傳一》。可是玩久了發現第一代似乎還不夠,於是我開始全面收集第二代以後的版本。

《三國群英傳》系列將我導入三國的世界,為了能有更多認識,只好把三國演義精簡版拿出來死K,總算開始清楚甚麼叫三國。不過,只有《三國群英傳》好像還是怪怪的,於是我把目光投到《三國志》系列。
 

從皮毛到精讀

對我來說,如果《三國群英傳》是入門,那《三國志》系列必定是「威力加強版」。我從《三國志七》起手,起步比起許多老牌玩家還要晚上許多,但這並不影響我熱忱。

《三國志》系列遊戲在數值安排上比《三國群英傳》更加精細,對還很懵懂的我來說,完全就是跨足到另一個領域,很多人物除人名之外,我根本就完全不知道他們應該要有怎樣的能力值和定位才合理。當時,我還真不敢相信我是不是瘋了,發狂似的拼命尋找三國的相關資料,更為此在短短一年內重複將三國演義原文版閱讀三次,就只是要將所有人物和事件記到滾瓜爛熟。想當然,《三國演義》並無法滿足我的貪婪,因此只好將觸手伸向正史《三國志》了。

說到這裡,我還真不得不先「表揚」一下《三國演義》,《三國演義》能將許多人物的形象深植在人心絕非空穴來風,我拿到正史,第一個目標就是翻閱〈蜀書〉,而後來能看完的也只有〈蜀書〉。那時候的我,是個不折不扣的「親蜀派」,在《三國演義》薰陶下,我對蜀國人抱著無比崇尚的心態,更是把關張趙諸葛等人視為大英雄。同樣,蜀國的敵對國家或人物就算再怎麼有好感,投射的眼光多少還是會有偏頗;而曹營的人,更是將《三國演義》的模版套上去,持著看反派角色的心態。


從精讀到反思

《三國演義》對我的荼毒,一直延續到高中時才幾近清除,我開始思考,到底在三國裡面,《三國演義》有參雜多少水份。如果想要更客觀的認識每個人,那對於給予的評價就要重新評估,因此,我把看蜀國的眼光調低了。這時,我才發現,三國中最亮眼的明星既不是劉備,也不是關羽張飛趙雲,更不是諸葛亮,竟然是我之前一直瞧不起的曹阿瞞。曹操的能力和功業,在中國歷史上可以說是站在最前線的第一流人物,就算撇掉這些不談,他的文學造詣也足以冠壓歷代群雄,這樣一個英雄人物只因為羅貫中《三國演義》的抹黑而被大眾所誤會,也實在冤枉了。

隨著接觸到的書籍越來越多,我也開始嘗試對某些戰役做假設,例如:假使孫權在關羽襲取襄樊的時候,不偷襲荊州,而是全力拿下徐州又如何?曹丕在彝陵之戰如果不是隔山觀虎鬥,而是同蜀漢夾擊東吳又會發展成怎樣的局面?蜀國真的會繼吳之後被攻滅嗎?雖然有著諸多假設,但其實個人對這類行為頗為反感。畢竟歷史已經過去了,這些假設再多也只能是假設,現實不會改變,我在這些假設中只學到一件事:歷史沒有回頭的機會,一旦做決定的事就沒有後悔的餘地。


從反思到擴充

「時勢造英雄」這句話用來形容亂世可以說是再適合不過,說簡單一點,戰場就像一個市場。市場上,有需求自然就有供應,而這些人物就如同商品一般,透過各種機會炒作自己的身價,進而找到值得的買家。自從用各種方式把我的「三國拼圖」完成後,我開始尋找還有哪些時代能如三國一樣具有龐大數量人物,格調卻又不低的時代。

歷史從不缺乏亂世,但哪些才能符合標準呢?唐朝李氏建國的對手王世充、李密等人雖能成一方之霸,但德不足以服人,膽識雄略也不如李建成、李世民等人。宋朝趙匡胤先是受英才大略的柴榮提拔,藉著兵權發動陳橋兵變而成為皇帝,他的對手除契丹人外,不是胸無進取大志,就是純粹跑龍套過場的花瓶。明末清初呢?叛臣數量和名氣遠比忠臣來得大,人人記得吳三桂、洪經略,但有多少人知道夏完淳和張煌言?

既然是從遊戲中找到閱讀三國的契機,那其他歷史也一樣可以,所以我將目標轉投到同為光榮的作品《信長的野望》系列。擁有之前的經驗,這次要建構出一個知識網就變得駕輕就熟,先從各地大名著手,再將枝葉往旁邊擴張,班底都知道後,打蛇隨棍上,將整個日本戰國的事件和人物串連在一起,就可以摸清整個日本戰國歷史的脈絡。雖然在這段歷史上還有不少空白,但隨著時間還是可以將後面的拼圖慢慢拼上。


這些遊戲推動我學習歷史的動力(照片來源/張睿文攝)


學歷史還是玩歷史

歷史,對我來說,弊大於利。有人說,可以從歷史中學到教訓,不過那是要看時代背景和環境因素,並不能同一而論,更何況我走的方向不只單調還很偏狹。

自從三國史讀到某種程度,我看到很多三國相關影視作品都哭笑不得,之前看到中視的「三國」,內中劇情多和歷史完全不符合,我不知道編劇出於怎樣的想法編出這樣的劇情,沒人可以告訴我田別駕為甚麼走上和歷史完全相反的道路;我也不知道程昱在歷史上應有的評價在劇中如此不值。

我在歷史中學到了批判歷史的能力,卻沒有足夠的腦力將其他成功的例子活用在生活中。我學了歷史反而變成蒙蔽雙眼,做事更鑽牛角尖的心態,讀了一堆和戰爭相關的歷史,卻又侷限於小部分,我的歷史或許小有成果,但就廣度和全面性來看,估計是不及格了。

從遊戲接觸歷史是一個特殊的管道,但如果熱情不夠,或受限於環境,那學到的東西對現實生活中有沒有助益就只能看個人資質。我不認同玩遊戲無法獲取知識,但如果再問我一次想不想用這種方式接觸歷史,我只能說:「遊戲跟學習是兩種截然不同的觀念。」剩下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記者 張睿文
我是張睿文,在某種因素下導致自身變得有點畏懼和他人說太多話的人,習慣用臉書上的名字「張獨行」當代名,上大學後正在用盡一切手段改變自己,另外在大學兩年宅生活的洗刷下有點掉入了2D的世界中,但請千萬不要把我當成一個完整的宅男喔!!!
記者 張睿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