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期

民間信仰 國片另一道風景

近來台灣許多新銳導演取自生活經驗或在地故事,拍攝帶有濃厚鄉土味以及人文關懷的電影,情感細膩、貼近生活。而說到台灣鄉土民俗,就不能不提到豐富多元的道教文化。

民間信仰 國片另一道風景

記者 王蒂鷹 文  2013/03/17

自2008年電影《海角七號》推出成功,台灣電影開始擺脫票房委靡不振的形象,漸漸在國內受到觀眾的喜愛。近來許多新銳導演取自生活經驗或在地故事,拍攝帶有濃厚鄉土味以及人文關懷的電影,情感細膩、貼近生活,也使越來越多觀眾願意進電影院觀賞國片。

說到台灣鄉土民俗,就不能不提到廟宇、道教文化。不論是大小鄉鎮都會見到的福德正神廟、擁有廣大信眾的媽祖廟,乃至道士、廟會、陣頭,儼然是台灣民間最普及的信仰。

採用傳統信仰元素在電影中已不算新鮮。1998年動畫片《魔法阿媽》,故事發生在七月鬼門開,內容正是有關台灣傳統的鬼神信仰; 2008年的《流浪神狗人》更是一部探討宗教與心靈的電影,幾個生活壓抑的人,在流浪的過程中尋找自己的信仰,嘗試在其中得到解答;2012年推出的電影《陣頭》,改編自九天民俗技藝團的真實故事,主題即是關於傳統藝陣;2013年初的《天后之戰》,同樣改編自嘉義的真實事件,將棒球運動的熱血與媽祖結合,描述一個棒球隊靠著不斷努力而成功的故事。

 
《流浪神狗人》電影中有許多宗教的元素。(圖片來源/褪色的稿件)


廟宇 作為故事發生的場域

在這些電影中,「廟宇」是故事發生的重要場域,就像電影《一頁台北》裡,引爆主角與反派產生追逐戰的事發地點就位於廟口。在台灣,因為廟宇十分普遍,提供拜拜、進香的功能之餘,常會見到老年人在廟口泡茶、下棋;婆婆媽媽們閒嗑牙的場景,「廟口」遂成為社區民眾信仰與活動的中心。甚至某些香火鼎盛的廟宇,吸引大量進香團與觀光客,集結小吃、童玩攤販,成為當地人的收入來源。


廟宇是台灣傳統信仰的一個重要意象。(圖片來源/天后之戰官網)

因此,廟宇成為傳統信仰的一個重要意象。雕梁畫棟的建築、張牙五爪的一對石獅、與總是緲緲飄著煙的大香爐,因為與民眾的生活經驗相符,呈現在電影中更能令觀眾感覺共鳴。在《天后之戰》一開始,棒球隊成員在廟口一字排開,告訴觀眾這就是一個與媽祖有關的故事。隨著劇情推演,不論是介紹角色,或是當地信徒爭論不休地討論棒球隊的存廢,甚至在全劇高潮,棒球隊員們與教練團結一心準備前進比賽時,都是發生在廟宇。

而以藝陣為主題的《陣頭》中,故事的背景就是廟宇。並且在許多夜晚寺廟的場景,燭火閃爍映照在的神明像上,更是在全片歡樂的步調外,營造出主角與父親對陣頭觀念不同、父子衝突的肅穆氣氛。


神明的答案 擲筊

在佛、道教信仰中,人們相信藉由擲筊所擲出的答案是「聖筊」、「笑筊」,可以略窺天意。由於擲筊具有機率的不確定性,因此所擲出的答案總帶著那麼一點神秘的色彩,彷彿藉著這樣的動作能夠得到神明的首肯,以踏實自己心中的想法。在電影中,則是利用擲筊,營造「冥冥中自有天意」的氛圍,並作為戲劇重要的轉折點。

例如在《天后之戰》中,棒球隊的成立於否,就是取決於棒球教練所擲出的筊,當棒球教練擲出聖筊後,原本鄉親們劍拔弩張、各持己見的爭論,一瞬間便消弭於無形。相同的,在《陣頭》中,極反對兒子接手自己陣頭的父親,也因為一個聖筊,而不得不讓步,彷彿只要神明同意,一切就拍板定案。將所有的成敗都取決於簡單的一個擲筊,似乎過於誇大,甚至荒唐,但這樣的情節卻很容易被觀眾接受,使故事得以推展。

在擲筊的安排上較貼近現實的,是2004年的國片《豔光四射歌舞團》,描述一個身兼扮裝皇后與道士的男同性戀的故事。作為道士的主角想要將已故的戀人的魂魄分靈帶走,便藉擲筊詢問戀人願不願意跟著他。起初兩筊都是代表不願意的笑筊,直到他問了句「你是不是要離開我?」一怒之下丟擲才出現聖筊。

與前面兩部相比,同樣是影響劇情重大發展的轉捩點,在這裡擲筊作為與鬼神溝通的唯一辦法,卻更為合情合理。因為在現實裡,人們為了得到想要的答案,為了讓心中安穩,而一次又一次的擲筊,就像在《豔光四射歌舞團》裡面,男主角一遍遍地確認戀人的心意一樣。


電影中的信仰

《陣頭》故事著重於對於陣頭文化的創新,因此,全片的立場多是站在反叛、推翻迷信的思維。對於傳統信仰的著墨,則全部落在老父親的身上,然而伴隨著老父親與兒子一次又一次的叫囂、爭吵,似乎不斷地加強兩者間的對立。又在最後一刻,因為老父親被師傅教訓的一個唐突的安排,父親開始認同兒子,代表傳統向新世代妥協。可惜的是,在片中並沒有處理傳統與新世代衝突的解決方法。在電影最後,成就兒子所翻新的陣頭表演型式。

但在電影的安排裡,兒子卻從未真正了解陣頭文化。原本應該是全片高潮的大表演,安排了大鼓、三太子等元素,結合電吉他、LED的視覺效果,是一個炫麗好看的表演。但驚豔程度卻比不上電影中段一場「安營」的戲,鼓聲伴著燒紙錢的熊熊火光,配合家將步,閃爍光影映在人臉上,帶著神秘詭譎的氣氛。《陣頭》電影對於陣頭表演的處理,捨棄宗教的部份,而少了一點根深於民間信仰的深度。


 「安營」類似軍隊的歸營,是擺陣法將五方位的神明歸位。(圖片來源/電影劇照)

《天后之戰》以棒球為主題,加上媽祖信仰,兩個本土的元素結合很能得到觀眾的共鳴。電影中,棒球隊的成立必須仰賴媽祖廟的出資,反映在台灣社會中,地方信仰除了是人們心靈憑藉之外,有時甚至是一個具號召力、財力的單位。

電影最後的比賽,兩個棒球隊背後支持的媽祖廟,甚至安排媽祖出巡到場加持,看似極為不合理的事情,放到台灣的地方鄉鎮中,配上篤信媽祖保佑的鄉親們,卻又顯得可能。因為片中所呈現的,不論是鑽轎腳祈福、或是能治百病的樹,都是真真實實發生在台灣的故事,相比起來,動員全村信徒請出媽祖,也反映台灣人之間,因信仰、地緣而緊密結合的關係。

記者 王蒂鷹
我是蒂鷹,認為自己笑起來比較好看,所以經常以璨笑面對別人。 叮叮噹噹~腦子裡作著遙不可及的夢,說著言不及義的話。 大二到大三的我是一個段落,打定主意了,要用新的自己來擁抱這個世界。 "啊!終於輪到我們了嗎?"是懷著這樣的心情來到了大三。
記者 王蒂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