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期

幸福劇本 自己寫

〈My Cherie Amour〉是派特結婚時的主題曲,浪漫動人的旋律本該和美好的回憶相連,但在他親眼見到前妻偷情還放著這首歌時,他徹底崩潰,發狂似地把對方打到重傷,派特因此被判得進精神病院休養。

幸福劇本 自己寫

記者 王紹容 文  2013/03/17

〈My Cherie Amour〉是派特結婚時的主題曲,浪漫動人的旋律本該和美好的回憶相連,但在他親眼見到妻子偷情還放著這首歌時,他徹底崩潰,發狂似地把妻子的外遇對象打到重傷,派特因此被判得進精神病院休養。這首歌從此成了令他發瘋的一個關鍵按鈕。


精神病  只是分量問題 

精神疾病的患者在一般人眼中就是所謂的「神經病」、「瘋子」,人們既懼怕又鄙視這些不正常的人。當派特的母親私自將患病的派特帶回家時,父親看到的第一個反應是說 :「這是怎麼回事?」《派特的幸福劇本》展現人們對精神病患者的態度,也呈現出人們心理的多層面想法。

從一開始派特焦躁、快速的說話方式,到一天半夜他把海明威的小說《戰地春夢》扔出窗外,憤慨地批評「人生已經夠悲慘了!沒有人建議他應該寫一個好的結局嗎?」觀眾就和派特的家人一樣緊張,小心翼翼地看著這顆未暴彈又會做出什麼脫序的行為。但當鏡頭漸漸帶到其他人,不難發現每個人都有一些不正常,迷信、賭博、打架、亂摔東西,正不正常不再是用界線區分,而是分量問題。

派特的疾病爆發因為妻子的不忠,而女主角蒂芬妮患病的原因也令人不勝唏噓。丈夫因自己性冷感而費心去買情趣內衣,卻在回程路上出車禍橫死,蒂芬妮的愧疚轉變為性成癮,過著放蕩不羈的生活。若細看兩人精神病的原因,都是因為本來相信的理念被搗毀,失去感情的調劑而走向極端。兩人第一次談得來的話題是關於精神病服用的藥,也暗示了瘋狂是他們最能互相了解的一部分。


追求理想  不是瘋子 

《派特的幸福劇本》的原文是Silver Linings Playbook,其中銀色的邊線指的是烏雲雲端透出的光線,也就是派特一直相信的機會。盡管遭逢家庭劇變,但派特認為只要保持樂觀,烏雲離開後陽光就會出現,一切都會否極泰來,守得雲開見月明。可以看出精神病的患者其實很有自己的想法,打破之前派特憤世嫉俗的形象,他的暴躁來自於相信的世界太美好。

特別的是派特和蒂芬妮都不以精神病為恥,甚至勇敢的面對,派特跟心理醫生說:「我討厭我的疾病,我想要打敗它。」而當朋友指責派特和「瘋狂蕩婦」蒂芬妮在一起會被教壞時,派特挺身而出說自己也是接受藥物治療的人。 而蒂芬妮則是比派特更勇於面對自己的感情,她知道自己的過去,並完全擁抱自己的不完美,她在第一次見面就直接道破派特對自己有意思,也坦然面對自己的情感,自己找機會和派特接觸,在派特需要她的幫忙時要求相當的回報。

Playbook是劇中的雙關語,一是指兩人如何找到屬於自己的幸福劇本,另一個則是在說美式足球員的「戰略書」,指導球員在場上該如何走位應對,這除了呼應到派特父親最喜歡的運動,也呼應心理醫生告訴派特若要突破,「你一定要有策略!」 所以他跑步、坐伏地挺身舒壓,之後發現和蒂芬妮跳舞是最好的管道。


跳舞  帶來人生的轉變

一起跳舞是蒂芬妮對派特提出的要求,也為兩個人的人生帶來轉變。派特不再暴躁易怒,蒂芬妮也開始嶄露笑容。兩人在必須互相合作才能跳好的拉丁舞中,學會了彼此付出、幫助對方。而派特的黑人好友來探班時,為他們的舞蹈加入一些黑人的嬉哈和雷鬼,也是配合他們個隨性、但又充滿生命力和爆發力的性格。適合自己的舞蹈能調劑自己的身心,兩人也因為有參加舞蹈比賽這個共同目標而不再浮躁不安。

因為跳舞的時候會換上不同的衣服,漸接反映了主角們的心理變化,一開始蒂芬妮出場就穿著黑色風衣洋裝,酷酷的模樣中又不失勾人的性感,後來幾次約會她也都一直穿著黑色;派特則因為堅稱穿著塑膠袋跑步比較容易流汗,經常穿著一件大大的黑色塑膠袋,兩個人身上的黑就像他們正在度過的黑色地帶,要走出喪夫和失婚的傷痛。而在舞蹈教室裡牆面全部漆白,窗明几淨的好環境讓人一掃先前的憂鬱,兩人的衣著也漸漸明亮、彩色。

到最後舞蹈大賽時,不像其他舞者穿黑的紅的,他們穿著全白的舞衣亮相,象徵兩個人心理上的突破,派特嘗試了他以前都不會做的事,蒂芬妮則是做到了自己一直以來的夢想。而當回到場外兩人又穿回深色,派特像蒂芬妮告白:「只有瘋狂的我才能夠了解瘋狂的你。」顯示有所改變但本質不變,不是丟棄過去的自己而是接納。

片中舞蹈是兩個人搭起進一步溝通的橋梁,所以跳得好不好並不重要,即使最後十分僅拿了五分他們也歡欣鼓舞。不像《3D舞力對決2》或《龍之舞》中男女主角因跳舞而產生情愫,而後發展近一步關係;或是如《獨領風潮》那樣老師用舞蹈感動了頑劣的學生。《派特的幸福劇本》裡兩人早就看對眼,因為跨不過心理的障礙,真正感動彼此的是願意卸下心防、願意為對方付出,而不是舞蹈本身。


派特和蒂芬妮因為跳舞得了五分而雀躍不已。(圖片來源/msn娛樂)


幸福劇本自己找

若把《派特的幸福劇本》歸類在一般的浪漫喜劇是不公平的,他更細膩地呈現了人性的矛盾,演員的演技也十分專業,除了影帝勞勃狄尼洛演出的父親真誠感人外,演出派特的布萊德利庫柏也是喜劇的常客,他在《派特的幸福劇本》中的表現甚至比之前在《醉後大丈夫》和《他其實沒那麼喜歡你》當中更為多層次。飾演蒂芬妮的珍妮佛勞倫斯雖較少涉及溫馨的劇情片,但她在片中嗆辣突兀的的個性反而適合該角色,成為片中的亮點。

在角色豐富又極端的個性中,人們細細反思自身的問題,執著不是神經病,但若能掌握對事物的狂熱所帶來的不穩定情緒,對人生才是一大幫助《派特的幸福劇本》提供了一個瘋狂範例,激勵人們也去尋找自己的幸福劇本。

 

記者 王紹容
我是王紹容,綽號叫笑容。 除了大笑之外,我也喜歡大哭,或者大吼大叫。 我喜歡大起大落的人生:喜歡塞得滿滿的行程表,也喜歡難得的空閒下午;喜歡在人群中熱熱鬧鬧地狂歡;也喜歡一個人靜靜沉澱思考。偶爾太多思緒會腦袋會一片渾沌,但都是因為我太喜歡這個世界。
記者 王紹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