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期

你們給的「原」本山滋味

如果人生還有一次機會,我會奮不顧身地再經歷這一切。在這裡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就感謝座落在這裡的這幾座山吧!我愛你們,所以我會珍惜。

你們給的「原」本山滋味

記者 謝昌錡 文  2013/03/17

如果人生還有一次機會,我會奮不顧身地再經歷這一切。在這裡要感謝的人太多了,就感謝座落在這裡的這幾座山吧!我愛你們,所以我會珍惜。
 

山原色的單純又繽紛

在大一加入山地文化服務團的我,全心投入社團裡每個大大小小的活動。而為什麼要加山服社,這不是其他服務性質的社團,因為原住民小朋友直率又單純,他們表達情感毫不掩飾,可能說了句「我好想你」後就馬上給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就是喜歡他們這一點。而平地的小孩不是不討喜,只是面對不熟的人,他們總不會像原住民那樣熱情。

還有他們的幽默也是超令人喜愛的一點,可能原住民身上就是帶有比漢人多一點的幽默基因吧,一種極大的魅力與活潑外向,與他們相處時只要輕鬆做自己就好,而且久而久之還會被幽默氣息感染呢。

原住民讓我想到光的三元色,最簡單的三種顏色,原住民就是三元色的融合,我將它稱之「山原色」,山原色造就他們膚色黝黑的美,山原色是最單純天真直率的,但比起其他顏色,反而卻更繽紛亮麗、更搶眼。真的很感謝有山原色的世界,繽紛了我大學的一切。
 

原本如此 我們都在學習

山服社平常主要的活動是每週的週末上山幫小朋友課輔,我們會帶自己設計的課程教小朋友。而部落小朋友較缺乏的是什麼,大家真的知道嗎?說教育資源,有時反而不缺少,因為外界有圖書等等資源不斷進來。是學校課程的加強嗎?不能說不需要,這其實也是重要的一環。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是,比較希望山服社帶的課程可以不必是學校已教過的,應該多一些學校沒講過的課,就算可能有點難懂,不過能啟發小朋友對於未來的想像,多讓小朋友看一點外面的世界與更廣的視野,這才是重點。


新奇的熱縮片課程。小朋友正在專心地著色。(照片來源/謝昌錡 攝)

台灣北部大學的山地服務性質社團每年都會舉辦「北山聯」的活動,讓每所大學的山地服務性質社團能夠交流,其中大家最常討論到的議題就是「究竟山服社帶給小朋友的是什麼?」與「『山服社』是否應該改名『原文社』」等等。在討論的當下當然有其他學校的不同想法有得到收穫,但有些議題就會有人很挑毛病,像是山服社是否改名原文社一題,癥結點在於「服」是服務,外人會把服務解讀成一種上對下施捨的感覺,不過我們完全並沒這個意思,只要知道自己的社團真正在做些什麼事情,問心無愧就好了吧。

在山上的穿梭的這幾年,帶給小朋友最多的是什麼?只能說陪伴吧!而且我覺得這也是最重要的,哪怕只是帶他們去操場亂跑亂跳都可以。陪伴究竟帶給他們什麼?我自己也還在找答案,就算可能沒有一個很完整的答覆,但這絕對是有意義的。又或者反過來說,與他們相處,有時候他們帶給我們還比較多。還記得曾經有個小朋友問我說:「大目哥哥,為什麼台灣要開發?這樣子就不用分原住民和漢人了啊!」就這樣一個簡單的問題,撼動了我整顆心,讓我認真思考許久。
 

你們 我的原動力

「有心的人,必然會有一些收穫。」是在山服生涯體會到的座右銘。除了平常的課輔外,我更重視的是其他特定場合與小朋友相處的時光,因為那個當下是絕無僅有且是最珍貴的回憶。記得去年六月義無反顧地在颱風天前夕和同學參加花園國小的畢業典禮,雖然現在回想起來好像真的太冒險了。記得五峰鄉運會那天天氣也不好,但還是上山一睹小朋友比賽的狀況;記得去年部落聖誕節報佳音活動碰上史上最大的霧,大到一度得停下車來,很恐怖;記得2013台灣燈會讓我們有機會能碰到好久不見的小朋友。就算有時候再累,只要想到每一次的有心,能帶來收穫,就會全力投入下一次,而你們就是我的原動力。


看到認識的小朋友在台灣燈會舞台上表演,自己也很開心。(照片來源/謝昌錡 攝)

除了特定場合的碰面,還有在山上最愛玩的遊戲令人興奮,這是什麼呢?就是巧遇。每一次在山林間和小朋友的巧遇都是種振奮劑,讓騎車騎到疲憊的我瞬間清醒,看到你們見到我很開心的模樣也就跟著有精神。那天在上坪萊爾富碰到錢豪,他馬上答應要來營隊聽了很感動;那天在桃山隧道口見到很久不見的孫勤的喜悅;那天在路上看到朱佳豪和她阿婆,還順路載他們到大馬路上搭車;那天在竹東夜市巧遇黃浩、戴姚傑,還請他們吃東西。每個巧遇都是個禮物,而這些巧遇都讓下一次的出發更有衝勁。
 

每個人心中都有思念的遠方

高三那年暑假和同學們去屏東泰武鄉的比悠瑪部落帶小朋友課程與當豐年祭志工,其實當初只是在準備指考,就隨意答應同學的志工計畫,沒想到一趟比悠瑪志工行改變我如此之多,沒有這趟志工行我想我大學生涯不曉得在做什麼吧!沒有比悠瑪就沒有交大山服,也不會有現在這群我深愛的人們和山林,與滿滿的感動和珍貴的眼淚。

每個人心中都有個思念的遠方,而屏東比悠瑪部落就像是我第三個家,我告訴自己,里程碑立得再遠也要記得起跑點在哪,就算每一次都不敢答應下一次會不會再回去比悠瑪部落看小朋友,但我每次寒暑假終究還是回去了,希望自己以後也能這麼神奇地做到很多事情。


相隔兩年半,終於帶第一次來的同學回來看小朋友。(照片來源/謝昌錡 攝)

看著三年前的文章,期待自己成為一個更有故事的人。

「當吉貝木棉的棉絮在思念的空氣中落下,我們也帶著超載的回憶回到了桃園,從來沒有想過會有如此強烈的思念,讓我14號的夜晚徹夜難眠,是他們的臉龐亂了我的思緒。但不停的是一群又一群的大哥哥和大姐姐,在他們年幼歲月中來來去去,或許他們真的記得住的我們又有幾個?對於我而言,我不奢求,其實,只要我們「永遠」記住他們可愛的臉龐就夠了。誇口的永遠一定可以對我們而言,但對他們,我卻絲毫不敢打勾勾保證,因為我了解原住民小朋友不隨便打勾勾的,一旦打了勾勾,就得實現承諾,那是一種信任、一種寄負期盼的心思。在華芯大聲說大家再見的同時,聲聲道別正撞擊著我的淚腺,像潰堤的水壩準備一發不可收拾,平時不求抱抱的小朋友們,直到我們要離開了才搶著要抱抱。忍住滿眶的淚水離開了武潭國小平和分校,吉貝木棉的思念瀰漫整車,以為他們的身影逐漸消逝就可以平復心情,沒想到沿路比悠瑪部落的街景才正是引爆點,我,要離開了。不爭氣的眼眶小的要死裝不下我滿眼的淚水,就這樣我成為催淚彈似的,後座的人也默默哭起來,那年夏天的潮州火車站很莫名,十個人在火車站裡哭起來了,正如吉貝木棉的棉絮灑落著大地,那樣親柔、那樣和漾、那吉貝木棉的物語。」

吉貝木棉之絮,正如夢想之序,開啟了在山林闖蕩的精采生活。而在大三課業加重的情況下有太多太多的人放不下,我只好努力試著緊握著,在還有時間能去陪伴你們的時候多去找你們,哪怕只是那麼一丁點或者是忙裡偷閒。你們給的「原」本山滋味太深刻,夢想也因你們而改變,那些小小的部落環島計畫也在萌芽,如果怕沒有機會再經歷一次這些感動的話,那就繼續下去吧!lokah!(泰雅語加油)

 

記者 謝昌錡
哈樓,I'm 謝昌錡 也是大目 是個憂鬱雙魚的兩極男孩 最喜歡寒暑假把以前密死的電影補齊 最喜歡上山找原住民小朋友們玩 最喜歡在FB上創一堆頭銜 因為每一個頭銜都是現在的興趣或者是想看齊的目標 而每一個頭銜都足以代表我的一小部分:)
記者 謝昌錡